不得不说,史金这个富二代,眼光与思路,还是要比大舅妈和表弟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毕竟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家族公司副总,除了拼爹外,要一点本事没有,也是不可能的。

史金算是看明白了,梁田很厌恶史丽丽和田乐,但对田建还是很有感情的。

所以他只要搭上了田建,就相当于搭上了梁田。

为此,拿出行业的一些核心资源与技术,拉田建入股,衡量之下还是很值的。

对于史金这种再明显不过的讨好,梁田并没有直接回答什么,而是对田建道;

“大舅,您公司生意上的事,您做主就行了,但您只需要记住,如果谁再为难您,我第一个不饶他!”

这句话,虽是对大舅说,却是说给史金、以及大舅妈听的。

田建手里攥着四百多元钱,还懵着呢,听了梁田的话后,也只是机械般点点头。

最后,梁田又提到,自己变有钱这件事,不要透露出去,尤其是其他的亲戚。

因为梁田深知,要是让亲戚朋友都知道自己变有钱了,那麻烦事绝对不少。

毕竟人性这东西,都是经受不住考验的。

在离开大舅家前,大舅妈和表弟对梁田的态度,已经发生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小田……我的好外甥,其实大舅妈之前的那些话啊,都是跟你开玩笑的,咱都是实在亲戚……”

史丽丽笑面如魇的率先开口,只是这话她自己都不信吧,之前冷嘲热讽最狠的人就是她。

紧接着是田乐;

“表哥……我其实一直都拿你当榜样、很崇拜你,刚才那些话也都是一时糊涂。”

“求求你,能不能给我史金表哥说几句好话,让他别撤我区域经理的职位,我可是你亲表弟啊,打断骨头连着筋……”

对于这母子俩的求饶、说好话,梁田理都不理,撂下一句;

“回头看我心情吧。”然后就离开了。

骑上电动车,行驶在路上,梁田很开心。

今天这件事办的,属于意外之喜,以后大舅便不用受史家的牵制,更不用受大舅妈的气了。

在这之前,梁田还真没想到,自己变有钱后,还可以这么操作,挺爽的。

而他更不知道的是,这个操作,对他未来有着更深远的影响。

他给大舅的那四百多元钱,虽然他说是白给的,但大舅可记在了心上。

未来的某天,当大舅把史家家族企业都吞并了后,拿出一份合同,交给了梁田。

那是一个上市企业很大一部分股份!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在的梁田,还是一心只想努力送外卖挣钱。

忙完了一天,又挣了将近三百元,这时梁田接到了温晓柔的电话。

“梁田,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美女相邀,梁田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便答应下来,马上向着相约地点驶去。

温晓柔这一次选的饭店,明显比上次高档不少。

窗明几净的西餐厅靠窗位置,美丽的姑娘一袭白色长裙,早已静静的坐在那里。

与前阵子相比,温晓柔变化很大,虽然依旧是那样恬静、美丽,但如今更多了一分高雅气质。

梁田还穿着外卖服,坐在温晓柔的对面,感觉有些不伦不类。

见此情况,梁田有些尴尬的扯了扯身上的外卖服,小声对温晓柔道;

“晓柔,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这次选了个这么高档的餐厅啊?”

“我还以为和上次吃饭的地方差不多,都没什么准备……”

见梁田尴尬的样子,温晓柔莞尔一笑,道;

“没关系啊,我觉得你这样子就挺好的,是我有些浮夸了,只是今天并不是单纯请你吃饭。”

“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比较正式,所以我才选了这个地方,郑重一些。”

听到这里,再看着温晓柔越来越认真的模样,梁田不由脸红了起来,莫名的开始紧张。

“晓柔,你、你难不成是要对我……”

不怪梁田胡思乱想,毕竟上次去温晓柔家,温成俊就说过,希望温晓柔和梁田以后多联系。

话里话外的,是个人就能听出来,温成俊是希望女儿能与梁田的关系更进一步。

对此,梁田要说心里一点期待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

但等温晓柔拿出一个文件夹,递向他时,梁田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梁田,谢谢你上次帮了我和我父亲,渡过那次难关后,我们家的生意很快就周转过来了。”

“现在,我们家也算是东山再起,父亲特意叮嘱我,让我务必把这份股权合同交给你。”

“以后,你就是我们温佳公司的股东了,父亲还说,希望你别嫌弃我们公司目前的小规模。”

听着温晓柔这番话,梁田接过了那个文件夹,打开一看,里面竟写着他将持有温佳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这些股份,其价值绝对远远大于王良当初拿出的那五元钱,温家这是在报答他啊。

可是,梁田的心里却是失落大过喜悦。

“晓柔……我当初帮你和伯父,真没有要你家公司股权的这种打算,我……”

温晓柔笑着打断他;

“梁田,我明白,但这是我父亲的一份心意,也是他早就对你约定好的承诺。”

“我父亲这个人呢,就是比较执拗,所以你收下吧。”

“还有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温佳公司的股权,不敢说帮你挣多少大钱,至少不会让你亏钱的,嘻嘻。”

望着温晓柔的笑脸,梁田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

‘晓柔,其实你不明白啊……’

话已经到这里,梁田不得不收下了这份股权合同,接下来两人就是吃饭、聊天,气氛重新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然而愉快的时光没能持续太久,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安宁。

“温晓柔。”

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响起。

转头看去,只见是个面容阴翳的男子,正一脸冷笑的走过来。

男子穿着一身名牌,尤其是腰间的那条腰带,大大的驴牌标志特别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