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浣溪接通了视频通话,很是意外。

“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啊?”何浣溪好奇地问。

萧珏正坐在一辆车里,手机被固定放在了一处,能完整地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以及一点上半身。

他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西装,配的同样是宝蓝色的领带,领带处还别了个小夹子。

许是有些热,他将西装脱了下来,露出了内里的白衬衫。

何浣溪的注意力又被他手臂上的袖箍吸引了。

同样是宝蓝色,有一些字母印在上面,看不清写的是什么。

何浣溪忽然走神地想,萧珏在穿衣方面似乎有些强迫症。

他喜欢规整方正,能穿套装就穿套装,并不怎么自由搭配。

萧珏垂下眼眸,从何浣溪的角度只能看到他半阖的眼眸,衬得黑色睫毛长而俏。

——[精致]

这个词形容在他身上,一点都不突兀。

萧珏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拿着的平安福结,想到了刚刚从护身符那儿传来的异动,忽而抬起眼眸,问道:

“你那边没出事吧?”

何浣溪怔了怔,“出事?”

她追问:“出了什么事吗?”

萧珏细不可察地挑了挑眉,看向何浣溪疑惑的眉眼,与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眸对上。

他忽而轻轻一笑,随意道:“没事,记错了,我本来是想问子琛的。”

何浣溪“哦”了声,眼神有点儿飘,倒不是在走神,而是控制自己别去看萧珏。

她发现,上一世在夏朝时,看见萧珏的脸,只觉得此人“眉目如星,面冠如玉”,是妥妥一等一的美男子。

夏朝时,萧珏哪怕如此冷着脸,浑身气质凶神恶煞,但还是有一大堆世家小姐前赴后继地凑上去。

那时候,她对这张脸还有抵抗的能力。

是后头跟萧珏相处的越深,才不知不觉陷了进去。

这一世,他已没有了前世记忆,也不曾与她有过许多互动交集。

可何浣溪却发现,许是她心底的爱慕比较浓烈,重新遇见他很是欢喜,所以越发对着萧珏这张脸……

没有抵抗力。

她心底无奈,心想什么时候找块豆腐撞一撞,将自己的花痴掩一掩。

不管何浣溪如何掩饰,她的嘴角都是抑制不住地带着笑的。

萧珏很快察觉到,反过来饶有兴致地问:“有什么好事吗?”

何浣溪朝他眨了眨眼睛,颇为无辜地说:“有这么明显吗?”

萧珏定定地看她,想开玩笑地说一句“嘴角都能挂吊瓶了”,但话落在嘴边,却没说出口。

他沉吟,觉得这么说会有些冒犯。

何浣溪并不懂他心中的想法,高兴地跟他分享三个平台都想要找她签约的消息。

何浣溪高兴中又带着点不可察觉地嘚瑟,只有面对萧珏和父母,她才会显露出真正的小女儿情态,真实地表露出自己的想法。

再稳重的人,也会有开心毛躁的一天,没有人能一直维持一副表情到永久。

除非那个人得了僵硬表情综合征。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签约,没有相关的经纪团队为我把关,真要签时我还要另外找律师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条款不行,得改。”

这就是单打独斗坏处了。

一天没有签团队,或者构建自己的人手,一天就有操不完的心。

这也算是另外一种幸福的烦恼。

萧珏静静地听着她分享自己的喜悦,然后在她说完之后又恰当地提一句:“需不需要我帮忙?”

何浣溪眼眸微睁:“嗯?”

萧珏淡定自若,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子琛很多相关的合同文件都会拿来给我过目,我有相关的团队处理合同的事,让他们弄一个标准模范的合约版本很简单。”

何浣溪有些意动,但考虑许久,还是拒绝萧珏的好意。

在视频剪辑上,她已经麻烦萧子琛很多了。

如果在合同方面,还让萧珏帮她把关,就等于继续欠下萧珏的人情。

何浣溪知道,萧子琛那种性子,如果不是萧珏那边打过招呼,他不一定会帮自己。

一直让人家帮忙也不是个事儿,她不想总是依靠别人,想要在圈子里混下去,她总得有自己的渠道,自己的人脉。

何浣溪浅浅地呼了口气,摇头,眼神和语气都很坚定:“萧珏,我想要自己来试试。”

萧珏眼眸微闪,没在这件事上坚持,转而提出另一种方法,“你今晚有空吗?”

何浣溪没多想,“有啊。”

[水中洛神]刚推出没多久,她觉得这一星期先暂停拍摄视频,让[水中洛神]再飞一会儿。

萧珏:“刚好今天我要回东城休息,要不我去你那儿一趟,帮你看看合同?”

何浣溪下意识道:“你会看?”

问出来才觉得多余,萧珏之前就说过他会帮萧子琛看合同,于是她立刻补充了一句话覆过去。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你忙碌许久更想要休息吧?”

萧珏风轻云淡道:“没事,看个合同不碍事,刚好我把一些常见的陷阱标出来,以后你看到了就会有所警惕。我有很多合同,都是我自己亲眼过目的。”

何浣溪心里炸起了一朵朵小烟花,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她听见自己回复的声音很愉悦——

“好啊。”

让别人出人帮忙是一回事,别人亲自过来帮忙又是另一回事。

何浣溪一边觉得这一世的萧珏脾气真的好许多,比上一世平易近人的很,还很爱笑,希望他多多发扬乐于助人的传统美德。

一边又觉得这样的性子有点吃亏,找个时间,还是得跟萧珏提一提,别朋友一有事就尽心尽力的帮。

这得有多忙?

人还是自私一点,才没那么大的负担和压力。

挂完了视频通话,何浣溪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通话聊得全是自己的问题。

明明是萧珏打过来的,但她只顾着说自己的事了。

她暗暗想着:下次要多多抛出跟萧珏有关的话题,哪怕听他说无聊的行程也好。

总比他什么都不说的好。

微信群里,何浣溪的[水中洛神]视频,无疑又引起了一阵热烈讨论。

班级群里像是过年那般热闹。

许多同学艾特何浣溪,一直没得到回复。

但哪怕正主没出现,他们也聊得津津有味,就连导师也出来凑趣。

同学A:【奇思妙想啊,我怎么就从来没想过在水中跳舞?】

毕正峰:【你想不到不出奇,毕竟就连你们温文尔雅才学丰富的老师也没想到】

同学B:【现在收集何浣溪同学的签名或者跟她要个签名,还来得及吗?】

毕正峰:【我不用要,一堆作业名签名我还放在学校办公室里[得意]】

同学C:【现在跟何浣溪交朋友,当她男闺蜜还有机会吗?】

毕正峰:【别做梦了,以前没机会,现在更没机会】

众位同学齐吐槽:【老师你就是泼水机,专门给人泼冷水!】

何浣溪跟萧珏聊完后,心情很激动,又没什么事情做,便打开微信,于是看见了以上这一幕。

她笑了笑,在班级群里冒泡了,大方地表示只要是同学来找她签名,来者不拒。

众位同学:【感谢何浣溪同志亲手把我们被老毕泼掉的火焰,重新点燃了!】

【泪奔,在老毕的魔掌下,我们终于要站起来了吗!】

【有啥事尽管喊我,我一定随叫随到,只要何大美女不仅给我签名,还给我合照[狗头]】

班级群里一片喜气洋洋,何浣溪又很大气地发了几个大红包。

群里喊何大美女喊得更欢了,一片热闹。

王雪媚倒是有几条发言,很正常地说【恭喜】、【真棒】、【谢谢啊】。

何浣溪的敌人探测器发动,将她的发言都挑出来看了一遍,摸不准这位的平日里总得撕几句的人打什么心思,干脆没有理睬。

以前撕不赢她,这次她的视频成绩起来,王雪媚更加撕不赢。

王雪媚打的主意很简单,班级群里她还维持着“女神”的形象,也不想当面跟何浣溪闹得太难看,免得全班同学都知道她俩有矛盾。

于是王雪媚一边混班级群,一边把何浣溪的[水中洛神]视频发给了罗晶晶。

王雪媚:【她好厉害,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样的数据,岂止是爆了啊,简直是大爆!】

罗晶晶点开了视频,原本散漫的神色变得极其认真了起来。

何浣溪拍摄构思和处理,都很厉害。

罗晶晶也知道王雪媚发来是什么心思,她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久,不会连“不安好心”还是“无意而为”都分不清楚。

她心里对何浣溪极其警惕,一边回复道:

【你们都是同学,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她能想到这么好的构思,你怎么不行?】

罗晶晶:【[害羞]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们不是好朋友吗,跟人多多学学】

王雪媚不软不硬地被罗晶晶呛了个冷丁子,不由轻呸了声。

她就不信,罗晶晶还能忍得住!

五点时,何浣溪又接到了叽哩叽哩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合同可以再次详谈,她想要的短视频播放权可以给她。

对方着急,何浣溪反而不急了,采取跟短视频平台同样的方法,让人先把合同发过来。

发完后,她也不急着看,而是去刷新了下各个平台的视频热度。

经过下午的发酵,视频热度再次飙升。

叽哩叽哩单平台突破到了15W浏览,其他两个短视频各自突破了10W浏览。

哦豁~

何浣溪眉宇飞扬起来,眼神光彩夺目,这下她更加不着急。

——时运在我!

吃完饭,她立刻去洗了个澡,在浴室里放空思绪,走神地想萧珏什么时候过来。

萧珏来的速度比她预料的要快很多。

她才刚换好衣服出来,打开门下楼,就看见萧珏与父母言笑晏晏地客厅沙发上坐着,宾主尽欢地聊天。

何浣溪眼睛微睁:!!!

父亲怎么也在?

等等,萧珏怎么跟父母聊上了?

一时之间,何浣溪想要倒退回去,心有点慌。

母亲李晓雯看见了她,喊了声:“溪溪!”

何浣溪眼睛一闭,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