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就点开一个聊天对话框。

是一个群。

群聊里,他的昵称赫然是——青青子衿!

他倒是没跟谁聊,而是点开一个灰色的头像,正是乔念在群里的头像,女生的头像灰扑扑的,一看就是没上线。

但风毓还是看到那个头像,半天没挪动眼睛,也不知道他想到什么,手指敲着鼠标,又笑了笑:“这日子过的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在关掉电脑之前给对方留了一条留言。

因为乔念没在线,风毓也没久等。

他留了言就退出了软件,又打开第一研究所内网,去看时傅跟他提起过的季子茵道歉的那个声明。

*

此刻,季家。

季鸿远一路从研究所回来,脸色就极差,何林都不敢跟他说话。

等回到季家老宅,季鸿远直接去找了季凌风,也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等他从季凌风那里出来,他原本只是难看的脸色已经差到极点,眼神里也全是锋利之色。

他回到惩罚堂就让人去调查了乔念这些年的成长背景,还有这一次来独立洲的原因。

季鸿远的人脉和手腕绝不是季肖、季子茵能比得上的。

他很快就拿到一份资料。

关于乔念的成长经历很简单,就是外面流传的那些。

季鸿远主要查到乔念这一次为什么会来独立洲,怎么来的,来干什么……

他坐在红木沙发上翻看着手中的纸,翻到最后一页,他神色肃穆,面沉如水:“绕城神医?”

“南天逸找了她给谢听云看病?”

季鸿远有些惊讶,惊讶之余就是发笑般的声音,只不过是皮笑肉不笑,紧接着,他就迅速冷下脸,凛冽的说:“她一个刚上大一的学生,学过几天医术而已…南天逸还真敢相信季南的话把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找来看病,看来谢听云是真的要不行了!”

南家现在还有余威,很大程度上依赖着这位唯一活着的武器制造第一人——谢听云。

一旦谢听云死了。

南家的精气神就没了。

南天逸出了名的爱妻如命,谢听云一旦去世,南天逸也会废了大半,能不能活下去都不好说。

季鸿远实在搞不明白乔念作为他们季家的血脉,怎么就偏帮着外人,胳膊肘往外拐。

不过自从他弄清楚乔念是冲着调查季情的死来的以后,他已经不再对这位流落在外面的嫡系血脉抱希望。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出手打压对方的气焰。

他绝对不会允许谁损坏家族利益!

季家嫡系血脉也不可以!

“过几天拍卖场有一个拍卖会要拍卖肉灵芝?”季鸿远气定神闲的提起这个话头。

显然心里已经有打算了。

何林低下头:“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只是不知道拍不拍您说的那个灵芝。”

“呵呵。”季鸿远笑了下,不以为然的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淡淡地说:“肉灵芝是一味珍贵的中药药材,谢听云病的那么严重,南天逸肯定想要这味药材,乔念既然是冲着谢听云来的,也会想要买到这个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