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他面前那个比他年轻十几岁,也就五十出头的男人眉头紧锁,垂眸想了许久。

要是有研究所的人在这里,一定会认出他来——正是几乎不在研究所露面的8级实验室负责人,时傅!

“你不记得了?”风毓打开桌子上摆放的电脑,刚要自己查一查。

杵在那里的时傅总算想起来了,抱紧手里的刚找的材料,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名字:“乔念。”

“曹严华跟我说过,那个新人的名字叫乔念。”

曹严华也是8级实验室的人,他手底下的一个学生。

之前季子茵还邀请过曹严华去观海阁吃饭,只不过那一天他们也没吃成饭,就被观海阁的经理赶了出去。

曹严华更是直接回了研究所,就没去第二个地方继续吃饭了。

时傅也只是听自己实验室的学生提过一次,不过他一直记性好,属于过目不忘的类型。

所以哪怕他只听过一次,想了一下还是想起来了。

风毓搭在鼠标上的手一顿,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望向他:“你说那个新人叫乔念?”

时傅点点头:“嗯。她不是独立洲的人,好像是Z国人,之前一直在Z国生活,没来过独立洲,她在黑火药方面似乎有点天赋,具体天赋如何,我也没接触过,还不清楚。”

风毓从最初的惊愕中已经回过神来,一张黝黑脸庞还隐隐有没有散去的惊讶之色。

不过他已经逐渐镇定下来,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忽然笑了笑,将手放开,往椅背上面靠去,仰头跟时傅说:“…研究所以后要热闹了!”

“?”时傅不明就里的看他一眼。

风毓也没过多的解释自己话里的意思,仿佛只是没头脑的随口说了一句而已。

他本人已经岔开话题跟时傅聊起这一次给第一研究所供应稀土材料的‘供应商’最近忽然断了第一研究所供应链的事:“你联系一下那个人,我要亲自见他一面。”

风毓也好,时傅也好。

两人都是轻易不会露面的人。

但这一次对方突然一声不说的断了实验室材料的供应链,弄得第一研究所措手不及,损失巨大。

他作为研究所的主人,当然要出面跟对方谈一谈。

别的不说,他们起码要弄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切断了供应链。

风毓是个办实事的人,不喜欢过场上的那套,他睿智的眼睛又看向时傅,跟他吩咐道:“另外你联系一下京市叶家那位叶老爷子,跟他们说一下稀土的交易。”

京市叶家手里头也有一部分的稀土资源。

只不过叶家的资源没有一直跟他们合作的那位神秘人的资源多,品类也没有神秘人的齐全。

但眼下第一研究所遭遇的困局也由不得他们挑剔,风毓也只有先做两手准备。

时傅颔首,话不多说,直接转身带上自己的东西,出去办事去了。

风毓等他出去带上门,这才登录了自己电脑上的账户密码,登入一个聊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