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了!」

看到吕海振的举动,杜连金当先冲了出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公安,一下子从四面八方蹿了出来。

那港商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看着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公安,那还敢动,大气都不敢出地举起了双手。

「快,别让吕海振跑了,留下两人看着他,其余人给我追!」

杜连金吩咐了一声,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已是中年,身当局长之职的人,还有那么生勐的一面。

可不像后世有了一官半职就大腹便便,走路都喘笨气的家伙。

他身手之敏捷,速度之快,就连一些年轻的部下,都望尘莫及。

王明远则愣了下,一下子被抛在车旁,他还有些不适应。

关键是留下来也不是,追也不是。

不过,在一想到只要能将吕海振逮到,那司机就能被放出来,那批电子表也能取出,他没有再犹豫,跟着追了出去。

这一跑,他是真正体味到了经过强化后的身体的好处。

充满力量,让他的奔跑变得无比强劲。

跳动得强有力的心脏,在持续提供着所需的力量。

视觉、反应都变得非常灵敏,能轻易捕捉到挡在前面的一切。

而柔韧的身体,更是能让他做出一些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动作,轻易避开。

在林木间的穿行,似乎一下子变得简单起来。

一时间,他在林中穿行,灵活矫健得如同一只豹子,很快便超过了一众公安,追到了杜连金旁边。

杜连金有些诧异地看着王明远一眼,见王明远脸不红,气不喘,比起他这个老手更显游刃有余,不由暗想:不愧是战斗英雄,这伸手不得了!

前方,林木窸窣响动,吕海振也在疯狂逃窜。

哪怕身上背着十数公斤的黑节草西枫斗,也在不断地拉开和杜连金的距离。

不愧是经常上山的人,对这些山林,他显然是非常熟悉的,加之年轻力壮,速度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展现出的身手,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不少沟坎,对于一般人来说,到了面前多少有些心惊犹豫,他却不同,奔行纵跃,灵活如同一只猴子。

王明远就远远看到,他纵身一跃,拽住一根从树上垂下的藤条,轻易越过宽达七八米的深沟。

眼看着吕海振越跑越远,杜连金停了下来,大口地喘着气:「帮忙抓住他,无论是他回到寨子,还是远走他乡,都是不小的麻烦,也总得给死者瞑目的机会。」

说着,他将自己配备的手枪递给王明远。

王明远摇摇头,将他的手枪推了回去,转而取出自己的:「我有枪,放心,绝对不会让他逃脱的。」

「那就拜托你了!」杜连金认真道:「必要时,可以用枪,但一定要留活口,不然有的事情不好处理。」

….

王明远点点头,当即蹿了出去。

他知道杜连军特地交代留活口的意思,关系民族,有的事情,在处理上,必须占理,要能服众,不然,哪怕是公安局,被人打上门都正常。

既然接了杜连金的委托,王明远也就彻底放开了。

他不断地尝试加速,然后稳定在自己所能适应的一个范围,朝着吕海振追赶出去。

十数分钟后,他终于追到了吕海振身后,相隔不过十数米。

吕海振很慌,终于,他不敢再犹豫,将身上背着的背包给扔了。

少了这个负担,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逃脱,殊不知,王明远不但将他

扔下的背包重新捡拾起来,速度再一次爆发,没几下蹿到他身后,一个虎扑,将他扑到。

顺着山坡翻滚中,稳住身形的吕海振,在站起来的时候,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凶狠地瞪着比他先站起来的王明远,胸腔急剧起伏,大口地喘着粗气。

看得出,再跑下去,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最好老实点把石头扔掉,你跑不掉的!」

王明远眯着眼睛,看着吕海振:「有些事情做了,就该承受相应的后果。」

「我是真没想到,还有人能比我在这山林里还快,尤其是你,在你出现在那洒,我就连夜进城,观察了你许久,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个山里人,也不像是公安的人……作为局外人,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否则,杀一个是杀,多杀你一个,也就那么回事」

吕海振盯着王明远,恶狠狠地说道。

王明远却是笑了起来:「我知道你跟踪我,但你却不知,你在离开招待所后,我也一直在跟着你,包括你跟那港商在饭店会面。还有,我不觉得你能杀得了我!」

王明远说着,抬起的手里,一把精致的手枪指向吕海振:「是你的石头厉害,还是我的枪更准,你可以试试。」

「你究竟是谁?」

吕海振神色变得惊恐起来,大声问道。

「我有一个帮忙拉货的司机,撞见了你杀人的事情,就是那个把车开到山沟里的司机,是他报的桉,也正是因为这事儿,他和我的货物,都在公安局,我必须得让他们早点出来,不能影响了我的生意不是。想让他们早点出来,就必须把事情给解决了。」

王明远将身上的背包取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正是黑节草西枫斗,而且,都是些特等品。

「放过我,这些东西值大钱,你找个地方藏起来,不会被人发现的。还有,我这些年赚到的钱,全都可以给你,你是个生意人,既然都到寨子里找人收购了,自然也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我是个身无分文的人,或许我会考虑你这个建议,不过,可惜的是,我现在不缺你这点钱,而且,说起黑节草,就你背包里这些,在我眼里,真算不得什么,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见王明远油盐不进,听到后面公安也渐渐跟了上来,吕海波也是发狠了,也不管王明远手里的枪,甩手就将手中的石块砸了过来,在王明远躲避之际,转身再次飞逃。

王明远摇摇头,他懒得再玩这种追逃游戏,也不想近身跟人缠斗,所以,他再一次快速冲到吕海振前面,将他拦下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接连开了两枪。

子弹没入吕海振一双大腿,血珠子飞溅出来,吕海振惨叫一声栽倒在地,双手抱着大腿哀嚎。

但在这哀嚎中,更多的是绝望。

他很清楚,自己没法再跑了,躲不掉了!

王明远走了过去,一脚将他踹翻,蹲下去在他身上一阵摸索,他除了随身带着的一把短刀,别无他物。

将短刀取走,王明远将背包扔在地上,然后在一旁坐了下来,等了一会儿,杜连金领着一众公安赶到……

呜哩哇啦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