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浅,还有你杜雪,回去收拾一下,带上小豆子……晚柔,你还愣着干嘛?”

疯狗一伙人被白彻干翻逃离后,白彻平静开口。

“白彻,你这是要跑路吗?”

唐晚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白彻。

“唐姑娘,你这是什么脑瓜子?这不是在侮辱白大师么。”

玄虚子虽说有点不理解,但肯定是不认同唐晚柔所说,白大师这种绝世人物,怎么能跟跑路这个字眼联系在一起。

“功夫高但也怕菜刀!”唐晚柔瞪了一眼玄虚子。

还别说,杜雪还真上心了,提议说是要不要她跟她父亲说一声,调动点人员过来。

白彻心中摇头,也懒得解释什么。

毕竟女人胸大无脑,这话总是有点道理的……

以他现在踏入仙海的武道战力,除非装甲出动,就算是寻常的枪火,哪怕是大口径的那种,在他面前也都是摆设。

气息锁定之下,连银针术都不需要,再多的人在面前,也只有挨干的份!

“是要‘跑路’……”白彻调侃一声。

唐晚柔闻言一脸得意,刚想怼一声玄虚子,白彻已经打断她。

“这边的线索已经差不多捋清了,如果小灵通的情报无误,我得赶紧去一趟黑江,也许我师尊的事情,跟那个走山客家族周家有关系,就算没什么收获,最起码这周家也不是无辜的……”

说着,他看向小豆子,走过去抱了下小豆子。

很多话他没说出来,但思路一直是清晰的。

柳家遭遇灭门,周家就算不是主谋也逃不开干系,且极有可能跟他师尊下落不明一事有纠葛。

拨云见日!

白彻交待好这些之后,正要拨通颜冰的手机,问及曌州的那边情况,一见玄虚子还在,忍不住叹了口气。

“玄道长,我留在店里候着就行,你得去跟着她们几个。”

“白大师,可是……”

玄虚子表现的有点反常。

这也是白彻有点不理解的地方。

以他对老道的了解,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他提醒才是。

“可是什么?”白彻皱了下眉头。

“您现在身上不是有伤么?我担心……”

玄虚子倒也不是真糊涂了,而是担心疯狗这边的背后主子组团过来报复,有备而来的话,未必就是那么轻松对付的了。

“去吧!真要是能逼得我加重伤势的,起码也得是叶欢这种实力,通玄巅峰之下,我随便杀!”

白彻笑着解释一句。

玄虚子老眸流光溢彩,大为震撼,微微躬身这才快步离开小店。

……

秦城某城投单位一楼会议室。

西装革履的西爷满面春风,他跟他的投标团队谈笑风生,正准备赶往星级饭店聚餐庆祝。

此人俨然是大忙人一个,在秦城这头黑白通吃可不是闹着玩的,刚结束的这个标会,对手几家都是实力强劲雄心勃勃,且背景也是十分过硬,但笑到最后的,仍然是西爷。

过亿的项目,在秦城这座小城市,不算小了。

自然,心情不错的西爷,也没忘了疯狗这边的事情,刚想打电话过去询问,就已经有电话打进来了。

“西爷,情况不好了,我们是遇到狠茬了……疯狗哥受伤住院现在,我刚办好住院手续,这才赶紧给您打电话报备……”

“你们几个人?对方呢,啥来路弄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