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年关之际,长安百姓在准备喜乐过年,然幽州百姓却听说突厥自檀州南下,

正在劫掠密云。

总管罗艺当即命大将薛万均率精兵五千,驰援密云。

若非此前掣肘于窦建德,罗艺其实早就能打趴下盐贩子高开道,现在突厥也想摸自己一把,这能忍?

薛万均在密云以西遭遇突厥骑兵,双方短兵相接,杀的有来有回,不分胜负。

人嘶马吼,终归是薛万均占据主场更胜一筹,击退突厥骑兵。

然而,没等他喘口气,便得到记室参军卢承思消息。高开道遣大将张金树趁火打劫,进攻雍奴。

“吾弟在那边,参军不用担心。”

野外,薛万均坐在雪地里,招呼士兵埋锅造饭。

卢承思若有所思道:“盘踞在幽州以北的突厥乃是突利可汗什钵芯,他此番携奚人南下劫掠,只怕是因为天冷牛羊冻死,不得不来抢食物。”

“这有甚奇怪?”薛万均笑道:“年年都是这样,突厥一日不灭,幽州一日难安“薛将军豪迈。”卢承思嘴角微笑,叹道:“只可惜,凭借幽州一地的力量,打不过什钵芯和奚人。”

薛万均沉默少许,说道:“还有朝廷,参军不用担心。”

“薛将军真的以为朝廷会派遣兵马来帮助罗艺吗?”卢承思冷笑着说。

“你什么意思?”薛万均擦拭宝剑。

卢承思道:“薛将军,你难道看不出来么,朝廷从不往幽州派遣一兵一卒,只予少许粮食,很明显只是为了让幽州军拦截高开道。所以在我看来,朝廷是不会派遣兵马帮助幽州消灭奚人的。”

薛万均沉默,不赞同也不反对。

他们几兄弟已经暗中效忠长安的新太子,根本不在乎幽州将来会如何。

“参军说这些,不怕我告诉总管吗?”

“不怕。”卢承思道:“我死,罗艺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天下已归大唐,

然则有人仍旧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终归会化作一捧尘土。”

薛万均看了他一眼,望着漫天风雨,以及远处的大雪山。

“雪很大,今年突厥会死不少牛羊,看样子,我得在密云待一段时间了。”

卢承思负手道:“总管让我辅助将军抵挡突厥,还望将军多多指教。”

“自然。”

雍奴。

“杀!”

薛万彻马槊旋转,踏雪追杀,一骑来往于乱军之中,手起刀落,敌军血浆进发,

灼热之气弥漫。

幽州军在薛万彻的以身作则杀敌之下,士气高涨,一路追杀张金树所率兵马。

“薛万彻!”张金树恨声一骂,看着肆意屠杀自己兄弟的薛万彻却无可奈何。

幽州精兵要比他手底下的士兵更强。

此前,之所以能沾罗艺便宜,主要是因为幽州粮食短缺,而今却不行了,他们缓过气,自己这边立马原形毕露。

张金树也搞不懂高开道到底图什么,难道还想以一地之力,对抗整个天下吗?

“撤!”

军令下达,张金树率军远遁。

见状,薛万彻纵马狂笑。

“弟兄们,看见了吗,威武!”

“威武!”

幽州军大吼。

张金树逃了一个多时辰,在确定没有幽州追兵后,让剩下的弟兄们下马休息。

他一个人走到结冰的河边,看着银芒大地,心里骂了无数遍高开道。

当年他造反,那是因为没饭吃。现在天下渐渐被李唐统一,高开道很明显不可能再翻身,他也开始反感日复一日的和幽州死磕。

他想不明白,李唐又不是杨隋,投降李唐不好吗?

就算没有高官厚禄,那也好过这样天天在辽东打生打死。

“将军,还剩一千三百人。”副将来到他身边禀告。

张金树点点头,问道:“石头,你说我们这样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2副将咬唇道:“末将也不知道。”

“真不知道主公再想什么,凭我们辽东一地,如何会是幽州的对手,更何况幽州背后还有個唐朝。”张金树叹道。

副将左右看看,低声道:“将军,我听说主公好像在想办法联系高句丽。”

什么?

“你确定?”

“我听说的。”副将道:“前几天,末将和几个兄弟喝酒,他们说主公府上来了几个高句丽人,说话也听不懂。”

张金树倒吸凉气,“他和契丹合作,现在还要联合高句丽?”

“末將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是這样。”

“愚蠢!”张金树骂道:“有突厥人支持,他都争不了天下,高句丽人能成什么事,病急乱投医!”

现在,张金树对幽州的未来越来越担忧。

在他们二人说話之际,远在卢龙的高开道正在和几名来自高句丽的使者见面。

高开道自己也有自知之明,他想立足辽东,一来要联合契丹突厥甚至奚人,二来就是要联合高句丽,对付营州总管邓嵩。

火盆燃烧,高句丽使者正色的说道:“我们可以帮助大王,在辽东立朝,但是作为交换,你要帮助莫离支大人统治高句丽!”

莫离支是高句丽的首相称呼。

高开道反问道:“你们的莫离支不是乙支文德么,我听说他在高句丽地位稳固,

怎么需要我来帮助他?”

使者面色一寒,“乙支文德不配作为我们的莫离支,先代莫离支指认的继承人乃是渊盖苏文大人,不是乙支文德,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不管你们什么情况,我只问你们,可以给我多少兵马?”

使者道:“一万!”

“一万?”高开道笑了。

这点人,塞牙缝都不够。

似乎是看出来高开道很不屑,使者道:“我们的一万大军,足够抵挡百万汉人!

你们隋朝皇帝派遣百万大军来攻打我们,但是都铩羽而归,你不知道吗?”

这话说的,饱含自信。

但是高开道却是不屑一顾,“一万太少,最少五万,我还要十万石粮食。”

使者怒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这场谈话,不欢而散。

在高开道看来,没有五万人,他挡不住李唐的进攻。而高句丽拿不出来这么多人给他,那他为什么要和高句丽合作?

只为了高句丽一个地方‘东部大人’的声援?

在辽东这些年,他也知道一点高句丽的内部情况。

自渊太祚死后,高句丽王趁机将莫离支职位交给了乙支文德。而渊太祚心仪的继承人,即他的长子渊盖苏文却没有继承他的职位。

而今,渊盖苏文盘踞高句丽北方,自称‘东部大人’,但实际上不过和他一样,

是个地方割据军阀。

他脑子坏了,要他们口头上的支持。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东部大人,是高句丽部族首领的称呼。渊太祚活着的时候,是高句丽北方的‘东部大人’,同时也是高句丽的莫離支。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