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李的女婿中,同李智云关系最好的,当属赵慈景和柴绍两个人。

这其中,赵慈景关系更亲密一些。

无他,主要是赵慈皓是自己小弟。

他对长广公主说的也不假,只要赵慈景恪尽职守,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动赵慈景的。

听他这么说,长广公主放心不少,嗔怪道:“你小子,竟敢拿阿姊开玩笑,真是不同以往了。”

李智云抱着长广公主肩膀,拍着她,说道:“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阿姊的弟弟,这一点是不会变的。阿姊不妨告诉姊夫,只要他勤于王事,其他的,不用担心。”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骗阿姊。”长广公主抬头看着弟弟。

“我说的。”

长广公主满意一笑,拧了拧李智云脸颊。

“好啦,快放开阿姊吧,你现在是监国楚王,里里外外多少人看着呢,也不知道庄重点。”

“哈哈。”李智云笑着道:“我还记得,儿时阿姊不是最喜欢抱着小弟吗?”

闻言,长广公主一笑,“你也知道那是儿时呀,行了,不与你多说,我去看看你娘子,好些日子没和她说话了。”

“好。”

送别长广公主,李智云立在廊下,久久未言。

权力滋生带来的,可能就是亲情的物质化。前有母后,后有长广公主。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人。

想到这里,他长叹一声。

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还远没到可以放松警惕的时候。

便在此时,李珍来报。

“殿下,李大亮与张镇周已至长安。”

“知道了。”

王府后院。

楚王妃拿着长孙氏送过来的小鞋子看了又看,最后放下,对着众女笑着说道:“我所见之人中,当属韦妹妹与二嫂的手艺最是精巧仔细。此等女红,我苦学不成,可见还是看天赋的。”

长广公主掩嘴轻笑,“王妃这话可有些谦虚了,方才见吾弟之时,他身上的长衫可好看的紧。”

楚王妃微微一笑,“那也得多亏韦妹妹给我指点。”

韦珪含蓄一笑,显得端庄沉静。

长孙氏在旁亦是笑着聊天。

不远处,宝娘带着李丽质四下里扑蝴蝶,两个小娘银铃般的笑声引得众女连连侧目。

立政殿。

“臣李大亮,张镇周,拜见楚王殿下。”

“两位爱卿免礼,赐坐。”

“谢殿下。”

李智云在他们坐下后,先是赞赏他们扫平张善安谋反,接着又和他们聊了会儿洪州、安州、舒州等地的风俗人情。

一来一去,初次见面的生硬缓和许多。

同时,李智云也在观察这俩人。

李大亮话语清晰,往往李智云抛出一个话题,他可以顺着聊很多的东西,但是又不会故意附和,大多会利弊共说,陈清当地的好事与坏事。

张镇周话较少,李智云问什么,他便答什么,言之有物,又不会故意展现自己。

到此,李智云基本上确认,这俩人都是干吏。

说起来,无论是李大亮还是张镇周,此二人在历史上都是主政一方的好官。

历史上,李大亮文武双全,清廉自守。他一开始不是李世民的人,所以李世民将他打发到交州担任都督。后来李大亮做出成绩,李世民又将他调去凉州,之后又随李靖破吐谷浑。担任灵州总管之时击败薛延陀。

房玄龄称赞其有周勃之节,可倚大事。

后来李大亮故去,因其廉洁,家里拿不出珠玉给他含在嘴里。

而张镇周史册纪录较少,并未单独立传,不过从地方府志可窥一二。

即,收复琉球之猛将,公私分明之好官。

聊了一会儿,双方都对彼此有了初步的印象。在李大亮的眼中,楚王殿下无疑是年轻的,年轻的过分!

今年的楚王殿下只有二十岁!

弱冠之龄!

可他却不敢小觑之位年轻的监国楚王,因为方才聊到地方的人口户数,劳作细节,往年雨水变化,这位楚王居然能够如数家珍的给他说出来。

这在李大亮看来简直离谱!

他甚至想,即便是皇帝,恐怕也不可能对地方知道的如此仔细。

正因如此,他更不敢大意。面对李智云的问题,每一次都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不敢有丝毫欺瞒。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数据看起来非常繁杂,但是在李智云的面前,一张表格,以及一串阿拉伯数字,加上各個后世单位,能够轻而易举的俱现化。

论内卷,谁卷的过曾在圆明园职业技术学院学习过的李智云呢?

相比较复杂的物理数学公式,这些基本的死数据,在李智雲看来相當容易记住。

张镇周则是小心侍奉,不敢大意。他倒是没有李大亮那么多的心思,是故显得较为轻松。

李智云道:“二位卿家皆有大功,本王向来有功必赏。”

旋即,李智云宣布,任命李大亮为凉州道行军总管,柱国,领安州刺史衔。

凉州总管本是杨恭仁,李智云见他作为相國,诸事繁多,便帮其减负。

目下,长乐王是凉州都督,李智云不放心这个废材,打算让李大亮过去帮帮场子,以免西北不稳。

闻言,李大亮拜谢。

随后,李智云又命人带他下去领赏。

此刻,殿内仅剩下张镇周与李智云。

“捷报上说,张卿在彭泽铁锁横河,大败反贼,想必张卿对水师有些了解,不知可否说一说?”

水师?

张镇周有过出海扫平琉球的经验,是故想了想,回答道:“臣见识浅陋,略通一二。”

“请试言。”

张镇周道:“目前而言,我朝战船承继前隋,以运兵人数而言,当以五牙战船为最,此船由前隋杨素打造,可纳千人左右.......”

到底是行家,张镇周很快给李智云普及了一遍目前天下最先进的战船种类。

這其中自然是五牙战船最强。

攻击力强,载运人数还多。

听完后,李智云思忖道:“张卿以为,此船可否远航?”

“敢问殿下要去何处?”

李智云问道:“最远能抵何处?”

张镇周考虑片刻,说道:“臣曾听闻,前隋炀帝曾派人乘五牙战船改建的货船,出使倭国。”

闻言,李智云一怔,那不就是裴世清么。

“可有更远的地方?”李智云又问。

张镇周摇摇头,“恕臣浅陋,臣不知道。”

闻言,李智云也没失望,而是继续问道:“张卿,以伱的经验而言,你觉得何地可为造船之地?”

张镇周道:“我朝水系发达,沿河、沿海、皆有多地,以东南之地为最。臣知道最多的,当是扬、湖、苏、杭、越等地。”

果然么,李智云暗自颔首。作为后世人,他自然知道张镇周说的这几个地方都是建造渡口和船厂的最佳地点。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