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贱!

王德发顶着黑眼圈,恨不得拔刀捅死那个素未谋面的贱人李智云,问问这个王八蛋为什么要打得这么贱。

“你们盯着,老子去睡一会儿。”王德发一拍墙垛,吩咐身边同样顶着黑眼圈的马仔。

“遵命!”

王德发回府刚躺下,甲胄都没来的卸,马仔匆匆来报;唐军貌似要攻城!

不得已,王德发只能忍着困意再度冲上城头,然后他就看见在弓箭射程边缘疯狂试探的唐军。

这特么是要攻城?

几只零星的箭矢落在地上,段志玄嘿嘿一笑,挥舞着马槊像个猴子一样大吼。

他身后的几千唐军也像个喜剧演员,疯狂横跳跑马,就是不进攻。

折磨!

这么折磨到午时,段志玄回去恰饭,轮换的谢叔方带着兵马在城下开始修筑防御工事,那摸样,大有一举进攻的意味。王德发无奈,只能招呼马仔们放箭。

但是唐军在射程以外,根本不能对他们造成威胁。

一连好几日,唐军就是不进攻,疯狂在城下制造各种噪音,以及要进攻的假象,折磨的南郑士卒寝食难安。每当他们要吃饭或者休息的时候,唐军这时候肯定来骚一波,然后快速后撤。

王德发算是看出来,李智云根本没打算攻城,他就是要折磨死自己。

可偏偏他还不敢放松警惕,谁知道这是不是李智云故意玩的花样,等自己放松警惕,他直接攻城。

这么贱的打法,不仅王德发无语,窦静也十分无语。

聪明人都能看出来,楚王这是摆明要心战。

折磨,拖延,折磨,拖延,再折磨。

有人要问了,唐军自己不折磨吗?

还真不折磨,唐军没有进攻压力,李智云也没让他们限时破城,反正每天就是日常操练,放开嗓子吼,谁会觉得这是折磨。

反观南郑守军,他们守着一座孤城,没有援兵,没有后勤,再加上唐军天天这么折磨,这才是真的心力憔悴!

南郑守军自己都搞不明白,守着南郑有什么意义。

进入第六日,唐军终于开始有动作,他们的骑军出动,张弓搭箭朝着城头就是一轮急速射,然后快速撤退。刚刚抵达城头的王德发还没看见唐军大纛,就看见溜的不见踪影的唐军骑兵留下的烟尘。

艹!

王德发大吼,气的不行。

“将军,这是箭上附带的纸片。”

王德发接过纸片,看见上面是劝降书,里面许诺种种好处,要南郑守军去当大唐顺民。

玛德,他原本就准备当个大唐良民,现在看见这份劝降书就像是吃屎一样难受。

可他还不能投降,因为独孤怀恩要他坚持守城。

“传令下去,命所有人上交纸片,不准私藏,违者立斩!”

这种事情,不是禁止就能禁绝的,总有一些人私藏。南郑马仔一看纸片上的内容,顿时觉得我艹,好有道理!

他们又没有效忠的君主,守着一座孤城,还被唐军日夜折磨,不如投降算逑!

当夜,李智云正在吃饭,顺便跟杜如晦讨论汉中一带的风土人情。

“如此说来,汉中倒有几处铁矿。”

“不错,靠近毂水一带,有几座前朝开发的大矿。”

“值多少......咳咳。”李智云压下对小黄金的渴望,把饭扒拉完。

不多时,谢叔方来报,有十几名南郑守军前来投降。

“好好安顿他们,明日让他们上去劝降。”

“遵命。”

杜如晦笑道:“殿下的计策已有成效。”

“这算什么计策,欺负小孩子而已。”李智云一点也不得意,南郑就是孤岛,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小孩子?”杜如晦不解。

李智云叹道:“是啊,小孩子闹脾气,咱得陪他玩玩。”

王德发是傻逼吗?

这个问题貌似不需要多问,王德发和老李家又没有深仇大恨,他也没有需要效忠的朝廷君王,他为什么不愿意投降?

他头铁?

不,他根本就没有头铁的资本。

他要自己创业?

他创个屁,就南郑这块地方,他拿头赢大唐啊。

思来想去,江户川智云觉得,只有一个可能,王德发背后的人不想让他投降。

不久前,孙华可是被灭口了。

杜如晦是何等的聪明人,立刻就明白老板的郁闷。

“殿下打算怎么做?”

“克明,你觉得本王应该怎么做?”

我尼玛你问我?

这种踏马的事怎么能说出来,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杜如晦又不是嘴上没把门的八婆,当然讳莫如深。

“殿下神目如电,一定早有打算。”

李智云斜睨他一眼,“克明啊,前言不搭后语,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

杠上了是吧,杜如晦抿抿嘴,低声道:“殿下不若再和独孤使君商议商议,看看能不能劝降王德发。”

商议个屁,狗日的给老子增加游戏难度,为什么要装孙子。

“来人,去请独孤使君过来。”

闻言,杜如晦一度觉得自己是楚王的饭后糕点,专门用来把玩消食的。

不多时,独孤怀恩踏步而来。

双方略作寒暄,李智云直接道:“表叔啊,如今南郑守军已有投降迹象,表叔不如再走一趟南郑?”

靠,你搞的我很没面子,还想我去南郑给你收小弟?

所谓没面子,是指孙华那件事。独孤怀恩相信,李智云绝对看出了什么猫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追究。

按照正常剧本,他应该立即承情。但问题是,他是大唐皇帝的老表,连老李都不怎么重视,何况李智云这个黄口小儿。

“大王,王德发若是愿意投降,绝不会苟延残喘至今,他心有死志。”

王德发要是听见这话,绝逼一刀劈了独孤怀恩的臭嘴。谁特么怀有死志,杨老板没把老子当人,老子对谁怀有死志?

给脸不要脸,这是你说的,淦!

李智云心想老子都这么给你脸了,你特么给脸不要脸是吧。

“好,本王要活捉这个王德发,问问他为何要对抗大唐!”

李智云豪气云干的表态。

独孤怀恩撇嘴,南郑城内有独孤家留下的粮仓,王德发完全可以凭借城池坚守几个月。

几个月打不下南郑,看老李到时候怎么打你屁股。

小屁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