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室大臣之中,影响力举足轻重的不多,和李智云相善的,莫过于长平王李叔良、长乐王李幼良、任城王李道宗、淮阳王李道玄,以及身在荆州的赵郡王李孝恭。

而淮安王李神通、襄邑王李神符两兄弟,和李智云交情泛泛。

在这种情况下,李智云自然要用李叔良这个长辈来压制宗室。

隔日, 在和杨恭仁等人商议过后,李智云册封李叔良为宗正卿,检校侍中,入政事堂。

原本的宗正卿是淮安王李神通,李智云反手就剥夺了李神通的这个职位。

不为其他,就为张婕妤曾告诉他,裴寂曾奏请圣人, 敕封李神通为摄政王的事情。

这件事情, 是真是假, 李智云没有询问裴寂,因为没有意义。反正,他的目的在于彻底掌控朝政,李神通不是他的人,迟早还是要被送走。

真假不重要。

而李叔良进入政事堂,他左翊卫大将军的职位自然空缺出来,李智云顺利兼任。

如此一来,十六卫仅剩下左武卫大将军李神通,右骁卫大将军柴绍,其他诸卫府全在李智云手中。

至于被剥夺宗正卿的李神通,有苦难言。若是换成其他人担任宗正卿,他可能会不服,但这个人是李叔良,他不服也得服。

他们两个人同辈, 而且互相谁也不敢说在功绩上胜过谁, 但是李叔良有李道宗等人支持, 而李神通却没有。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和弟弟吃了太多败仗。

李神通自己就不说了, 被突厥人射掉一只耳朵,沦为笑柄。李神符在刘武周南下的时候救援河东,大败逃窜。

丢人!

在此情况下,矮个子拔将军,李叔良居然还算不错。

而李智云这一手,彻底让李叔良归心。他原本就和李智云关系不错,当年干朱粲的时候,好侄子按着朱粲给他捅刀子,后来搞香皂,李叔良赚的盆满钵盆。

在此情况下,这次李智云又提拔他做相国,李叔良能不归心么。

宗室稳定,关陇稳定,到这一步,李智云才算彻底坐稳关中。

八月,一封急报抵达长安。

洪州总管张善安造反!

政事堂。

“这个张善安为什么造反?”李叔良懵懂的问。

这几年,李叔良在长安无所事事, 长得大腹便便,一副富贵态。

李智云放下奏报, 说道:“不重要,本王也不想要知道什么原因,既然他敢造反,那就得镇压。”

杨恭仁思忖道:“可遣舒州总管张镇周将兵以击之。”

李智云道:“这还不够,宣州刺史周超、江州刺史裴世清、鄂州刺史段偃师几位俱在洪州四方,令他们发动民夫,转运粮草。

另外,命安州刺史李大亮,率军南下,进驻江州,与张镇周一道进攻张善安。”

“遵命。”

圣旨快马加鞭,送往东南。

虽说去年打突厥把粮仓打空了,但是今年还算是个丰年,虽然还有一个月才能收获,但是基本上能缓过气。

关中、巴蜀,这两地丰收的粮草,足以重新填满部分粮仓。

至于河东、河北、中原、江淮等地,由于战争频繁,元气大伤,目前还未恢复,朝廷对此,一直采取减免税赋的政策,用以当地尽快重回正轨。

是故,除却关中和巴蜀两地,其他地方,不用想着收粮食了,否则会激起百姓愤怒。

不过,由于窦琎的一通骚操纵,老李当时从窦抗那儿拿了不少粮食。

对此,李智云心有计划。

神策府。

“该是时候让扫平林士弘了。”

杜如晦迟疑道:“殿下欲两线作战?”

“算不上两线。”李智云冷静道:“张善安疥癣之患,不必在意,有张镇周和李大亮,他翻不起什么风浪。”

“是。”杜如晦接着问道:“殿下欲以谁为主将进攻林士弘?”

李智云道:“赵郡王。”

南方一直是李孝恭负责,无论是萧铣还是其他什么反贼。朝野共知,南方叛贼是赵郡王碗里的肉。

杜如晦想了想,提议道:“臣觉得,不妨以襄邑王为荆州道行营总管,配合赵郡王共同进攻林士弘。”

李智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可。”

顿了顿,他看向褚遂良,“登善,可愿意去一趟荆州?”

闻言,褚遂良脑子飞速运转。

去荆州很明显是殿下给他机会镀金的。

而随着襄邑王一起......

太府卿!

李神符的职位就是太府卿。

如此说来......他全懂了。

“臣愿往。”

李智云拍拍他肩膀,“好好干,本王看好你。”

闻言,褚遂良低头,郑重道:“殿下放心,臣绝不会让殿下失望。”

这样的好机会,不把握住,那真是太傻!

趁着楚王现在还没登基,赶紧捞资历,将来等楚王登基,他说不定有机会进入中枢。

荆州。

李孝恭立在河边,目光掠过正在操练的水师。

不多时,司马李靖走到他身边。

“总管。”

“药师来了,你看看这个。”

李孝恭将圣旨递给他。

李靖打开看完后,沉吟道:“此时剿灭林士弘,却也正是时候。”

剿灭林士弘,什么时候都可以。李孝恭找来李靖,主要目的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另一件事情。

“药师,太子谋反的事情,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我不看行不行。

李靖暗自翻白眼,他没别的想法,也不想高官厚禄,就想平平淡淡的活下去。

他知道自己得罪过李渊,不会得到李渊的信任,所以一直持身中立,仔细做事。

长安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想知道。

“邸报说太子谋反,那应该就是谋反,末将没有别的想法。”

李孝恭笑了笑,问道:“我送你的那几斤茶叶怎么样?”

闻言,李靖莫名的觉得很奇怪,不是说太子谋反么,怎么又扯到茶叶上了。

“末将很喜欢。”他老实的说。

“楚王说了,这次打下林士弘,他会送你几十斤茶叶。”

李靖:“???”

这怎么又扯到楚王了?

李孝恭接着道:“楚王告诉我,他很看好你,药师,这是你的机会,千万别错过。”

闻言,李靖好像明白什么,抱拳道:“我知道了。”

李孝恭点点头,感慨道:“楚王向来敬才爱才,药师兵略,胜我十倍,将来必为朝廷大将。”

他一直和李靖配合,自然知道李靖用兵如何,说天下第一有些过分,但天下用兵能超过李靖的,一手之数可能也没有。

“不敢,末将定会竭尽全力,辅佐总管。”李靖说道。

李孝恭颔首不语。

这些年,他虽然少有待在长安,但是和楚王的联系却始终没断过。

茶叶收益,他也是有参与的。

不过,想起襄邑王李神符,李孝恭脸色有些古怪。他可不觉得李神符是楚王的人,那么让此人来地方,就是打压了。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