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很好,但是有些事情,往往会出乎李智云预料。

佛堂。

“姨母,孩子究竟是谁的?”楚王妃跪坐在杨牡丹面前,粉面含煞,不怒自威。

佛像静谧慈祥,矗立台上, 香火袅袅升起,却无法使人静心。

无论是杨牡丹还是楚王妃,两个女人,现在一个愤怒,一个慌乱的不行。

“我......呕.....”

话还未说出口,杨牡丹便用锦帕捂嘴干呕。

郎中说她年纪大了, 怀孕反应比较明显。甚至还告诉她, 不调养好身体,有可能会一尸两命。正是因为如此,还未足月,她便有些怀孕的反应,而且还很强烈。

是故,楚王妃才会得知自己姨母居然怀孕了!

更可怕的是,姨母一直在王府佛堂修行,她是怎么怀孕的,她怀的是谁的孩子?

楚王妃内院,来来往往都是女眷,便是护卫也是李智云挑选的女护卫,少有男人进来。

唯一能自由出入内院的,只有一个人。

楚王!

每每想到这里,楚王妃胸口怒火燃烧。

“是谁?”她质问。

哪怕到了现在,她也希望自己猜测的是错的。

杨牡丹有苦难言,只是悲凄不语, 不敢去看侄女。

她越是这样,楚王妃越是笃定自己心中猜测。

“是不是大王的。”

杨牡丹含泪道:“月娘,别说了,别说了。”

偷男人,偷的还是侄女丈夫,这让她脸上实在无光,更不敢在楚王妃面前承认。

果然是大王!

楚王妃心口隐隐作痛,大王怎么如此糊涂!

她并非是个擅妒的女人,她也知道自己不能有妒忌之心。将来大王登基,三宫六院,那么多女人,她如何能全部排斥在外。若是她不准大王纳妾,到时候不仅会让大王不痛快,甚至朝臣也会对她有大意见。

可是,大王怎么能和自己姨母.......

有些话,她甚至不好吐槽,姨母可有四十多岁了!

大王怎得如此饥不择食!

她生气不是没道理的,大王要女人,她并不反对,只要大王张口,她身边的陪嫁丫鬟,自可任由大王采摘。

但是, 大王千不该万不该和自己姨母野合。

虽然姨母看起来像是三十出头,但她的的确确有四十多岁了,这一旦传出去,不是有损大王英名么!

这才是她真正生气的地方。

李智云爱她敬她,她又何尝不是对李智云爱如潮水。

在王府,李智云一切以她为主,给予她最大的权力和尊重。在个人,李智云从未冷落她,凡出征回府的第一夜,一定是在她房中休息缠绵。

更别说,初成婚那一两年,大王和她的恩爱往事。

凡此种种,都让楚王妃将李智云当成自己的情郎、丈夫,甚至是天。

可现在,自己丈夫居然和自己姨母偷情,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事情,这让她如何能不生气。

“你打算怎么办?”她压下怒火,沉声问杨牡丹。

杨牡丹喏喏道:“我打算离开王府。”

“孩子呢?”

“我......”杨牡丹哭道:“月娘,你别逼我了,这都是我的错,和孩子没有关系,我愿意一力承担。”

“你怎么承担!”楚王妃怒道:“你这是在给我找麻烦你知不知道。这孩子是大王的,岂能放任自流。可若是大王因此将你纳入府中,你让朝臣如何看待大王,你让天下百姓如何看待大王!”

历来皇室,甚至是世家大族,不是没有这种污糟事,但是根本没人敢暴露出来。

若是因此让杨牡丹进入王府,明日长安就会议论纷纷。

楚王妃是知道眼下丈夫处在关键时刻的,她不希望这个时候有什么事情影响丈夫的大计。

闻言,杨牡丹默然不语,过了一会儿,言道:“月娘,那你说该怎么办?”

楚王妃一顿,阖目道:“此事,吾要和大王商议一二。”

不管她心中再怎么生气,她也不敢背着丈夫处置杨牡丹。

“你好好休息,等我消息。”

说完,她起身回了自己院子。

杨牡丹看着侄女离去,手掌轻轻抚摸小腹,低头抿嘴。

这个孩子来的,让她也没有想到。原本,她觉得自己四十许岁,应当不能再生,所以和李智云合欢的时候并未顾忌太多。可是万万没想到,她还是怀孕了。

现在,该怎么办?

她迷茫不知所措。

当晚,楚王妃在自己院子里来回走着,等待着消息。

不多时,侍女来报。

“王妃,大王今夜在尹侧妃院休息。”

闻言,楚王妃深深吸口气,言道:“去告诉大王,吾有要事与他商议。”

“是。”

王府的几个女人,愿意放下矜持和李智云玩情调的只有尹氏。其他三个,都是不肯,只有偶尔情到深处,才会愿意配合李智云。

当李智云被叫到王妃院子的时候,一脸被打扰兴致的不高兴。至于尹氏,则在房中满脸的不高兴。

她觉得楚王妃在敲打她。

房间内,只有李智云和楚王妃二人。

李智云打着哈欠,问道:“娘子,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不行么?非得今晚?”

“不行!”楚王妃严厉的说。

闻言,李智云睡意去半,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家娘子。

娘子很少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的。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楚王妃没好气道:“我怎么敢生气,更不敢生大王的气。大王现在是监国楚王,将来是至尊圣人,我不过一个小女子,如何敢对大王生气!”

李智云哑然失笑,“还说没生气。”

说着,他伸手抱住娘子,调皮道:“宝贝,要不今晚我让尹氏过来,咱们仨.......”

“够了!”楚王妃挣脱他,怒目而视,“大王,你怎么能如此荒淫!”

李智云皱眉,收回手。

“你到底要说什么。”

楚王妃质问道:“姨母怀孕了,你知不知道。”

闻言,李智云呆呆站着。

啥玩意,杨牡丹怀孕了。

“这.......”

“大王,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她冷笑着问。

解释?

这玩意要怎么解释。

李智云坐下,伸手端起茶盏喝了口水。

“没什么可解释的。”

敢做就敢当,李智云向来不怕这些。可能是因为手中权力越来越大,以及自己越来越接近至尊之位的缘故,李智云现在没有任何顾及,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甚至,不在乎这种事情泄露。

“那请大王告诉妾身,姨母怀的孩子是谁的?”

“是本王的。”

“你.....”楚王妃气苦。

他怎么可以这么坦然无所谓,他怎么可以这样,他甚至连装一下都不愿意吗?

他眼中还有自己吗?

想着想着,楚王妃眼眶就红了。

她原本以为,丈夫听说事情后,至少会认个错,可是他现在这副样子,分明是毫不在乎。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