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知道全部事情的只有三人。李智云,杜如晦,薛收。其他人都不是很清楚,似半途入伙的薛元敬也只是知道卧底的事情。而魏征则连卧底的事情都不知道,甚至他一直以为,楚王都是被动的夺嫡。

现在太子率先露出邪恶的心, 李智云三人正好顺势隐瞒,让一切看起来都是被动的,楚王殿下被逼到绝路上的反击。

因为,无论是为李智云的形象考虑,还是为了卧底薛德音的安全,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听完杜如晦的话后,尉迟恭直接道:“原来是这样,我说东宫的人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给俺送钱,原来是想要让俺做个叛徒!

殿下,既然太子无情无义,你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俺不会说什么好听话,俺愿意为殿下赴汤蹈火,殿下,你下令吧,俺今晚就去杀了太子!”

每当尉迟恭焦急的时候,他就会自称俺。

听见尉迟恭表态,虽然言语粗俗,但是众人都很满意,便是李智云,那也是闭眼偷笑。

秦琼也没让众人失望,他说道:“殿下,现在东宫已露杀心,殿下若是不反击, 只怕会被东宫谋害, 甚至将来在史书之上也会被太子污蔑是反贼。

下令吧,秦琼愿为殿下效死!”

“哈哈哈哈。”段志玄放声大笑,走上前,和秦琼、尉迟恭,狠狠抱了一下,并朝着他们胸口各自锤了一拳,“我的好兄弟,殿下没看错人!”

“那是。”尉迟恭昂首挺胸。

秦琼话少,说完就没说话,只是目光笃定的看着李智云。他向来不喜欢说漂亮话,只将忠义二字放心中。

自归顺楚王以来,他受到楚王深切关照,无论是立功,还是帮助他救下单雄信,恩情都让他无法偿还,自然不存在背叛。

更何况,他秦琼素来重情重义,深恶卑劣小人。

而今太子欲害自家殿下,他又岂会临阵脱逃。

李智云睁开眼, 走上前, 拍了拍他们二人肩膀, “这毕竟事关身家性命,你们若是有顾及,本王也能理解。”

“末将没有任何顾虑!”尉迟恭道:“殿下只管下令,你让末将做什么,末将就做什么,哪怕你让末将现在就去拧掉太子脑袋,末将皱眉一下,殿下只管杀了末将。”

“末将也一样。”秦琼拱手。

“好!”

得到尉迟恭和秦琼答复,李智云彻底放心,“有二位将军相助,纵敌千万,吾亦不惧也!”

开玩笑,有两位门神护持,李智云敢拎着菜刀从朱雀大街一路砍到明德门。

紧跟着,秦琼说道:“殿下,程咬金、李君羡、罗士信等人交给末将来说服。”

“有叔宝,本王放心。”

“褚遂良交给臣吧。”薛元敬拱手。

杜如晦道:“至于其他人,殿下放心,臣一定会办妥。”

“好,有劳诸位。”李智云抱拳环视。

“臣等愿为殿下效死!”众人齐应。

随后,李智云下令,密切注意东宫动向。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更何况李智云在李建成和李元吉面前还不算是真正的狮子。

众人又商议一番,最后还是决定让段志玄和谢叔方前往河北。这是无奈之举,因为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露出马脚。

段志玄和谢叔方虽然不愿意,但是也不得不去。好在,有秦琼和尉迟恭留下,他们倒是放心不少。

在众人走后,李智云一夜未睡,至第二日晌午,薛收归来,并带来薛德音消息。

“东宫确实准备动手了,不仅如此,东宫很可能还掌握着一些隐藏起来的兵马。而齐王也准备在杀死太子之后,对殿下动手,甚至他已经决定,在万年动手的同时,命死士袭击东宫,秦王府,楚王府。”

薛收说完后,李智云冷笑,“他在做梦!”

玛德,他就知道李元吉这王八蛋没安好心,果然是这样!

旋即,李智云提笔在纸上写下‘东宫隐藏兵马’‘三千死士’‘两万齐王军’。

这是他目前已知的对手底牌。

尽管如此,他也不敢大意,因为太子也好,齐王也罢,他们都是抱着杀掉另外两个人的打算,说不准还有什么隐藏的底牌没被发现。

与此同时,秦府。

秦琼将瓦岗的弟兄们找齐,将太子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警告众人:“你们若是不愿相助也无妨,但是谁若敢泄露此事,秦某他日身死为鬼也绝不会放过他!”

李君羡脸色郑重道:“叔宝,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为楚王殿下效死,你们别忘了,当初可是我先投奔殿下的。”

“叔宝,咱们俩可是兄弟,你都去了,我岂能不去。”程咬金大大咧咧的说道,“楚王殿下对咱们没得说,给他卖命是应该的,我干了!”

牛进达道:“愿意。”

罗士信点头哼了一声,说道:“东宫无情无义,吾辈自当追随殿下共进退。”

说服武将,李智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这些人都是跟着他一路厮杀过来的,他非常有信心。

至于文臣,那也不用担心,神策府众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杜如晦出马,他也不担心。

三日内,李智云连续接见神策府文武大臣,与他们逐一交谈,并成功获得他们的全力支持。

似褚遂良、褚亮,根本不用李智云过多言语,直接送上效忠血书表达忠心。而独孤瑛、杜淹、杜楚客、宇文儒童、苏世长、苏勖、韦思齐等人也是如此。

戴胄和岑文本也无二话。

武将这边,瓦岗降将在秦琼带领下迅速表忠心。后进神策府的武将,如张士贵、程名振、苏烈、高雅贤、薛万述等人也没有废话,直接跪下效忠。

没有一丝丝意外发生。

这一切如此顺利并不奇怪,李智云早有夺嫡之心,这些年早已将笼络人心的手段发挥到极致。

而且他所选择的人,基本上不存在二五仔。

议事堂。

李智云顶着两个黑眼圈,同杜如晦、魏征、薛收三人商议要事。

“殿下,目前齐王的所有兵马,我们已经尽知,有德音在齐王府,若有变故,我们也会第一时间知道,现在齐王这边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那三千死士。”薛收语气凝重。

杜如晦道:“根据德音的消息,按照齐王的打算,东宫,秦王府,楚王府,将会分别派遣一千死士袭击,我们只要留守一部分人,挡住这些死士便足够。”

李智云想了想,说道:“关于这一点,我倒是有个想法。”

“殿下请说。”

“在离开长安前,我会嘱咐王妃,让她带着本王家人进宫和阿娘在一起,如此便能万无一失。”

杜如晦迟疑道:“这样一来,万娘娘和王妃那边.......”

他的意思是,如果李智云要这么做,那就要和万贵妃以及楚王妃道明情况。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