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天子 >   第三十六章 七夕

杨士贵府宅位于升道坊,靠近延兴门,同时也靠近曲江池。别以为靠近曲江池风景好,实际上每到下雨天,第一个被淹的就是升道坊。没办法,老李带着小弟打进长安城,土匪进村,好地方都被划拉进碗里面,哪轮得到杨士贵挑三拣四。

这里和崇仁坊的楚王府肯定比不了,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住房。

七夕这一天,长安到处都飘散着石楠花的气息,发情的男女躲在草垛里面互啃。路过的李纲看见这一幕,大骂斯文扫地,然后写折子给李渊,希望圣人制止这股不正之风。

老李当天没看见奏折,因为采风使带回来几个胡女,说圣人好学,想要学习异族语言。

听说,当夜烛火一夜未熄。

李纲气的抓住李建成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敦敦教诲,阿巴阿巴说一大堆废话,核心意思就是;小老板,你以后当家作主,一定不能助长歪风邪气。

天公不作美,这一日下起瓢盆大雨,更给了狗男女们在室内深入交流感情的机会。

李纲看着大雨,蹲在角落画个圈圈诅咒斯文败类。

马蹄溅起水珠,谢叔方极度无语的看着水过马腿的升道坊。

长安居然有这种鬼地方,这是认真的?

“大王,前面被淹了。”

车帘掀起,李智云看着变成‘河流’的升道坊街道,一时之间感觉自己到了龙宫。

“叔方,你确定我们还在长安吗?”李智云幽幽道:“一日千里是吧,咱们是不是在江南。”

我的大王,这个时候您还开玩笑。

“大王,现在怎么办?”谢叔方无视自家大王的冷笑话。

由于距离杨府已经不远,李智云便让阿珍阿强带着人先回去,他和谢叔方直接走过去。

刚下马车,下半身就被泡在水里。

这特么是认真的?

修长安的时候难道没通下水道?

李智云觉得自己很尴尬,今天是去见未婚妻的,结果弄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邋遢。

一行人抵达杨府。

哦豁,杨士贵带着一家子人在门前等候,早已淋成落汤鸡。年纪最小的那个八岁小男孩,完全就是在水里游泳。

双方相见,颇为尴尬。

杨士贵自己也没想到忽然就来了大暴雨,然后日常被水淹的升道坊直接沦陷。

为了缓解尴尬。

李智云说;‘曲江池要扩建了’。

杨士贵说;‘水是上流堵住的’。

好特么尴尬,好想回家。

还是杨士贵的妻子卢氏有眼力见,连忙命人带着李智云去换一身衣裳。

偏厅。

“玉娘,此子如何?”杨士贵一边用干布擦着脸,一边问老婆。

对这个问题,卢氏一度想锤杨士贵两拳,这刚见面,话没说两句,谁知道此子如何,她又不是看相的。

卢氏沉吟道:“看面相,倒也正派。”

“那可不是,圣人四子,除却太子和秦王,便属楚王最有风采。害,多亏圣人第一个为齐王求亲。”杨士贵感慨之余又有些庆幸,虽然齐王身份更高一些,但那家伙风评太差,而且长得不好看。萧相国这次也是栽了,想到这里,杨士贵蚌埠住了,发出一阵鸡贼的低笑。

卢氏无语,想起什么,招呼侍女嘱咐两句,而后那侍女匆匆而去。

“你做什么呢?”

“没什么,让月娘见见她未来夫君。”

杨士贵点点头,惆怅道:“月娘自小孤苦,若是楚王能待她好,我也算是对她死去的父亲有个交代了。”

卢氏生有两子,长子杨福目前在同州担任朝邑县令。次子杨誉早年病逝,留下一女,便是李智云未来妻子杨氏。

房中,两名杨府侍女送去衣裳,替李智云换下湿衣。

一女戴着面纱,动作颇为迟钝。不过,其身材曼妙,面部朦胧之间可见其姿色不俗。

艹,现在一个侍女颜值身材都这么高吗?

果然是万恶的封建主义。

李智云有些奇怪,唐初的女子貌似没有轻纱掩面的习惯,论开放程度,唐初绝对高的一逼。

毕竟,吃醋吃醋,房玄龄的老婆敢直接把李老二送上的‘毒药’一口闷。

这还不算什么,以后李智云还有个妹妹,直接和侄子偷情。好巧不巧,这个侄子就是杨师道的儿子,算起来,和李智云未来老婆还是堂兄弟姐妹。

当然,和房玄龄那个名传千古,绿帽大王房二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那哥们真是‘好丈夫’,老婆跟和尚啪啪啪,他给人看门。

就俩字,牛逼。

“这衣裳还挺合身,是杨侍郎的?”李智云看着身上的白色玄纹长衫,觉得做工手艺还真不戳,不比宫中尚服局的绣娘差。

戴面纱的女子眨眨大眼睛,偷笑道:“阿郎何来这般身样。”

“你胆子挺大的嘛,敢揶揄你家主人。”李智云打趣。

似是发现自己失言,那女子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给他理顺身上衣裳。

“就这样吧,赏你的。”李智云随手送去几粒金豆子,带着谢叔方前往偏厅。

另一个没戴面纱的侍女说道:“娘子,你做的衣裳正好合身唉。”

戴面纱的自然就是李智云未婚妻杨氏,先前她得到祖母卢氏消息,说未婚夫已经登门,让她去瞧瞧。

杨氏胆子也是大,直接扮作侍女过来。

当然,李智云眼更瞎,这点蹊跷都没看出来。其实,李智云心中虽然奇怪侍女戴面纱,但是完全没想过未来妻子会扮作侍女偷看他。这种玛丽苏剧情,李智云觉得只有电视剧才会有。

正常人,谁会这样玩。他还以为这是杨府婢女的个人行为艺术。

然而他忘记了,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唐玄宗时期,唐人妇女奴婢追求潮流,玩烟熏妆,吓坏不少人。再说,杨广以前还用丝绸绕树,李智云觉得杨士贵身为宗室,家里面的侍女有独特个性很正常。

“哼,赏你的,少说话。”杨氏将金豆子塞给小侍女,顿时让小侍女眉开眼笑的闭嘴。

那道身影已经消失在转道的游廊,杨氏默默一叹。

再度和杨士贵见面,卢氏眼前一亮,她可是知道李智云身上穿的衣裳是谁做的。让她惊讶的是,居然正好合身。

奇了怪了,月娘之前可没和这位楚王殿下见过面。

难道,这二人真的有缘?

杨士贵混到老就是个工部侍郎,这还是老李要拉拢前隋旧臣赏赐的,可见他能力匮乏。

是故,李智云和他聊天的内容大多避开朝堂,只论闲杂文学。杨士贵能侃,侃的李智云都不知道怎么接。原因无二,这人崇拜魏晋风流,张口闭口就是玄学。

大隋亡的不冤啊。

“智云可要尝尝仙丹?”

“不用不用,不敢夺人所好。”李智云连忙拒绝。

开玩笑,他还想多活两年呢,没事吃什么水银啊。

瞎扯了大半天,卢氏便让人去请杨氏来和李智云见个面,吃个饭,一起赏花.......不对,是赏雨,顺便交流一下感情,如果能拉拉小手亲个嘴,倒也无妨。

结果,杨氏说自己病了。

李智云当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他猜测,要么是杨氏害羞不敢见他,要么是对这门婚事有抵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