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李建成很担心李智云因此猜出什么来。因此说完后,很关注李智云的态度。

便是刘文静也有些担心李智云看出来什么。

“颉利愿意和谈,看样子他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李智云说。

见李智云完全不在意谁出使突厥,李建成和刘文静暗自松口气。

当然,其实李智云心里都懂。

“不过........”

此言一出,李建成再度紧张起来。

李智云接着道:“不管谁出使突厥,我们的底线不能改变,颉利必须无条件退出河东道,否则决不答应他。”

王珪小心翼翼道:“楚王殿下,若是能使突厥退兵,化解河东道危机,适当的让步,不是不可以。当前要务,还是要保住河东道。”

软骨头!

李智云斩钉截铁道:“绝对不行,此番若非实力不济,本王绝不会放过突厥。不能为二哥报仇,乃是我唐军之耻,岂能给突厥人得寸进尺的机会,此事,不容再议!”

他的态度很坚决,一锤定音。其强硬的风采,令李建成颇为不适应。

于是,李建成婉转道:“智云,不可操之过急,若是逼迫太甚,突厥人很可能会狗急跳墙,到时候我们得不偿失。”

李智云摇头宽慰道:“大哥不用担心,现在优势在我们。只要什钵苾待在草原,颉利就不敢全力攻打我们。只要我们坚持下去,颉利只能无奈退兵。

突厥人可以走,但是他提出任何的附加条件,本王绝不容许任何人答应。否则,休怪本王无情!”

王珪沉声道:“楚王殿下,还请你顾全大局。如果颉利拼死一搏,我们也会死伤惨重,这不是朝廷想看见的。”

闻言,李智云冷笑道:“王珪,我二哥的血债没还,你却让我向突厥摇尾乞怜?

我告诉你,绝无可能!”

言罢,李智云怒气冲冲而去。

见状,杜如晦朝着李建成拱手道:“还请太子殿下见谅,楚王他时时刻刻心念手刃颉利,为秦王殿下报仇,此番失态,恳请太子殿下谅解楚王。”

李建成颔首道:“孤知道。”

随着李智云离去,李建成和刘文静等人也返回自己的居所。

王珪气愤道:“怎么能这样,现在眼看着突厥就能退兵,稍微让一让又有何妨,难不成要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和突厥拼的你死我活吗?

楚王未免太过狭隘自私!”

在他看来,只要能让突厥退兵,让一些东西给他们也无妨,总好过突厥直接打下河东道,威胁关中的要好。

可是楚王的强硬不讲理,让他颇为气愤。

韦挺劝解道:“稍安勿躁,楚王此番如此强硬,主要还是因为秦王的缘故。”

说起这个,李建成等人脸色微微变化。

刘文静咳嗽道:“不管如何,楚王说的也有道理。颉利自然愿意和谈,那么这就表明他是担心草原局势的。如此一来,倒是不必过于软弱,否则会让颉利以为我们软弱可欺。”

“若是颉利提出退兵要求呢?”王珪反问。

刘文静道:“尽量拒绝。”

“只怕不好拒绝吧。”王珪说。

“好了。”李建成打断,旋即说道:“这样罢,刘公,你去见颉利,看他怎么说。赔偿钱财可以考虑,若是割土,不容商量。这是孤给你的底线,明白吗?”

李建成也很清楚,秦王战死,他支援不力,圣人那边本就不好交代,如果和谈割地,只怕会更不好过。

“老臣明白。”

紧跟着,刘文静说道:“楚王今日态度,殿下不可不防。”

谷怸闻言,李建成深思片刻,言道:“而今颉利未退,其他的,暂时不做考虑,等将来再说。”

“遵命。”

翌日,刘文静带着十几人前往突厥大营和谈。

李智云得知刘文静前往突厥的消息,招来薛元敬等人。

“你们觉得,此番颉利会提出什么要求?”

薛元敬略作思忖,言道:“如果颉利以事要挟,只怕刘文静会让步。”

薛收直接道:“殿下,只要能保住太原,将来就有机会收复故土。恕属下直言,现在不宜对颉利逼迫过甚,万一他孤注一掷,我们也讨不到好处。”

“你的意思是,太原以北都可以让给颉利?”李智云语气微微不善。

薛收沉默,态度鲜明。

见气氛不对,杜如晦站出来,拱手道:“殿下,其实我倒是觉得,如果刘文静态度能稍微强硬一些,颉利并不敢要挟什么。虽然刘文静和颉利有勾结,但是并没有多少证据。

再说,万一颉利真的派人把事情告诉圣人,那也是太子和齐王该头疼的事情。

现在的问题是,太子和齐王都想结束这场战争,殿下不可因小失大,在此关键时刻和他们对立。

此外,虽说此前朔州等地都在我朝掌控之下,但是殿下其实也十分清楚,每一年突厥都会南下劫掠。就算我们能掌控这些地方,还是免不了被突厥人打劫。

殿下的雄心,属下是清楚的,但是殿下,现在不仅是您要韬光养晦,以待时变,便是朝廷也要韬光养晦,以待时变。

突厥之患,已有百年,若想要根除,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希望殿下能够明白。”

李智云默然,他承认杜如晦说得对,但是他心里对割地赔款非常的反感。

“不行,本王绝不会答应。”

闻言,三人惊愕,这还是楚王少有的坚持。以往,楚王都能听得进他们的劝谏。

李智云解释道:“克明,正如你所言,突厥之患,已有百年,若是突厥再次强大,那我们丢掉的东西,将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重新夺回来。不瞒你们说,本王并不想看见有朝一日,朔州等地的百姓自命突厥之民,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颉利既然派人和谈,说明他也担心草原局势,只要继续耗下去,他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这场战争打到现在,本王已经失去二哥,绝对不能再让突厥人满载而归!”

失去二哥?

这话在杜如晦三人耳里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薛收问道:“若是太子阻止您呢?”

李智云淡漠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现在还不能暴露我们的目的,更不能和太子起冲突。但是你们别忘了,二哥已死,太子和齐王身上的嫌疑根本洗不干净。

本王猜测,此番我们班师回朝之日,必有风波。值此之际,本王若是听命太子,只怕会被圣人所疑。”

闻言,三人顿时沉默。

楚王这话,说的也没错。

太子支援不力,这是事实,圣人必然会怀疑。若是这个时候楚王和太子浓情蜜意,圣人那边必然怀疑。

杜如晦最先反应过来,他笑着道:“殿下英明,秦王战死,殿下失去理智,想必圣人不会有所怀疑。”

李智云满意的点头,到底还是杜如晦懂他。

他心里本就不想给突厥人任何的东西,这一次,他正好借秦王之死疯一把。

死了二哥,作为小弟的他发疯,很正常。

不听大哥的话,合情合理。

如此,老李对他的怀疑也能减到最少。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