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王大军在三日内抵达恒州井陉,开始陆陆续续穿越山脉,进入并州太原。

上一次刘武周南下,秦王支援太原,走的也是这一条路线。

对大唐来说,河北可以丢,但是太原绝对不能丢。

原因很简单,并州相当于大唐的北翼。如同汉中巴蜀是大唐的南翼一样。

保住并州,唐军随时能从太行八陉进军,攻打河内和河北。从战略地势上来说,自并州出兵攻打河北,可攻可守。

相反的,如果丢掉河东道,这就意味着失去北翼。到时候河北就算打下来也守不住,这是地形决定的。

同样的道理,当初李孝恭和李靖之所以能那么快的剿灭萧铣,还是因为一部分的地形优势。

巴蜀汉中在大唐手中,唐军随时可以出巴蜀,顺流而下,直捣江陵。

此外,并州太原是李唐龙兴之地,政治地位向当于大唐北都,丢掉太原,对大唐朝臣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以及会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

更重要的是,太原是北疆重镇,一旦太原丢失,突厥兵马长驱直入,直接威胁关中。

到那个时候,唐军的战场就得放在关内三辅地区。这是李渊以及唐臣们不能接受的。

是故,无论如何太原都不能丢。

这一次李智云就算没有打败什钵苾,李渊也必然会让他放弃河北支援太原。

而李智云既然决定夺嫡,自然要把格局打开。他不仅要支援太原,他还得想办法尽量维持河北稳定。

目前而言,他做的还算过得去。

只是他也很清楚,这次若是让颉利赢了,河北道、河东道,两道之地,大半个北方,将会全部沦陷。

再加上秦王战死,他肩上的担子很重。

勒停战马,薛元敬立在矮坡上,看着井然有序进入山道的唐军士兵默然不语。

“你在想什么?”薛收骑马来到他身边。

薛元敬道:“我在想,大王为何不学太子和齐王。”

“什么意思?”

“如果大王放缓行军速度,是不是可以借颉利之手,再除掉太子和齐王呢?”

闻言,薛收诧异,旋即摇头道:“不现实。”

“不现实?”薛元敬愕然,旋即道:“秦王都挡不住颉利,遑论太子和齐王。”

薛收道:“不是这个意思,你要明白,秦王不是输给了颉利,他是输给了自己人。而太子和齐王也不是秦王,他们没有秦王的胸襟和气量。

按你所说,大王拖慢行军速度,等颉利杀死太子和齐王,那是不可能的。你要知道,太子和齐王不是秦王,他们不会在胜利无望的情况下继续死守太原。

如果大王支援的慢了,太子和齐王见情况不对,很可能会直接放弃太原,逃回长安。到那个时候,我们孤军留在并州,会将自己置于险境。

而且,很有可能我们会走上秦王的老路。太子和齐王一旦放弃太原后撤,我们的后勤粮草会直接断绝。”

说到这里,薛收整理思绪,接着道:“更关键的是,就算颉利真的能杀掉太子和齐王,大王打败了颉利,回京之后,事情也不好处理。因为到那个时候,所有人怀疑的对象就会变成大王。

圣人已经失去秦王,倘若再失去太子和齐王,你觉得,他会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大王在背后主导呢?

更关键的是,到了那个时候,大王是朝中唯一拥有兵权且成年的皇子,一举一动都会被朝臣注意。

而现在,大王在朝中的布局还未完善,仓促之间举事登基,后患无穷。”

闻言,薛元敬脑门上流下汗水。他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谷掌“或许,到那个时候,圣人会觉得只能依靠大王稳定朝廷,这也说不定。”薛元敬提出另一种猜测。

薛收一笑,“不是没可能,只是你要明白,事情发展到现在,大王输不起,我们也输不起。赌圣人的态度,太不智了。”

早在一开始,李智云就提出过这种谋划,不过杜如晦和薛收在第一时间反对,所以作罢。

杜如晦给出的理由很让人信服。

如果太子、秦王、齐王,三人全都死掉,楚王确实可以趁机抓住大部分兵权。

但问题是,根基不稳。

朝中只有一个杨恭仁表明态度支持,这是不够的。如果李智云有李世民的优势,他这么干或许没问题。

但是李智云没有。

背后没有世家支持,一半以上的朝臣都不会对李智云效忠。就算将来登基,底下的官员们也会阳奉阴违,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更关键的是,皇帝李渊那一关就不好过。

所以,这是个异想天开的计划。

薛元敬也不傻,很快想明白,于是将这个念头打消。

“说得对,我们走到这一步属实不易,确实应该小心。”

薛收笑道:“你能这么想很好,不过也不用太担心,现在秦王已经死了,太子和齐王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而且齐王自己还有野心,我们只要按照计划一步步来,大王终究会登顶。”

薛元敬重重点头,“我明白了。”

薛收感慨道:“终有一日,你我二人,将会辅佐明君,振兴薛氏门楣,名垂青史。”

说到这里,薛元敬咧嘴一笑。

他们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帮助楚王夺嫡,要的,求得,不正是这个么。

胜利,已经很近了。

而在另一边,李智云驾驭着战马,不发一言的率领大军穿越井陉。

他很清楚,进入太原以后,就是整个‘局’的收尾了。能不能把这个局做好,全在他。

七月中旬,楚王军杀入太原,三日之内,连破寿阳、榆次,斩杀万余突厥兵马。随后大军进驻阳曲,直接威胁突厥侧翼。

因为楚王军的到来,颉利大为光火。

他感觉什钵苾是个废物,居然没能击败李智云,还让李智云率军杀入太原,坏了他的大好局势。

面对李智云,颉利没有坐以待毙,更没有撤退,他立刻率领大军反攻阳曲。

李智云又不傻,自然不会依靠阳曲小城坚守。他在进入太原的时候,第一时间和李建成取得联系。

面对突厥大军的进攻,李智云率军维持正面战场,李建成和李元吉率军偷袭骚扰。

半月内,唐军数次攻打雁门、天门、百井三关,歼灭数千突厥兵马,造成突厥内部人心慌乱。

此时,颉利在正面战场碰上李智云这个硬茬子,心里恨得滴血。

他万万没想到,李唐除了一个李世民之外,还有一个李智云居然也如此的难缠。

他在进入太原的时候,没想过什钵苾会从河北撤军,更没想到李智云会来支援太原。

由于兵马分散驻守各个关隘,在正面战场,他一时之间无法击败李智云。反倒是被李建成和李元吉屡屡在后方偷袭得手。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