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欲谷设被擒,结社率硬着头皮,率领兵马救援。

但是,在重甲步军两翼,第一层侧翼是轻板甲骑兵,第二层侧翼是段志玄和谢叔方率领的数万普通骑兵。

严丝合缝的保护,让结社率原地打转,根本无法突围,只能眼睁睁看着欲谷设被尉迟恭一把掐住脖子。

“将军,此人身份不俗,生擒最好,或许对大王有用处。”程名振在旁提醒。

尉迟恭觉得有道理,反手铁拳挥出,将欲谷设打得鼻血横流,眩晕倒地。

便在此时,一支利箭穿越人山人海,穿越混战的唐军和突厥军,直取尉迟恭面门!

尉迟恭豁然回头,只听得‘咔’的一声,箭矢卡在面甲的眼睛缝隙,再难前进半步。

他的瞳孔,甚至能看见箭头距离他的眼睛仅仅只有一指距离。

尉迟恭吓得背后流下冷汗,一把将箭矢拔掉。他摸摸铁面具,发现毫无损伤,不禁嘿嘿一笑。

“他娘的,宇文儒童那小子还不错嘛。”

重板甲的防御力之强,尉迟恭现在认可了。

紧接着,他抓起陌刀,再度开始劈砍撕杀,一时之间杀的突厥军人仰马翻,遍地哀嚎。

百步之外,什钵苾难以置信的看着依旧在冲杀的尉迟恭。他缓缓放下弓箭,不可思议道:“唐军居然有如此利器?”

以往的唐突,隋突,战争之中,什钵苾从未见过这种甲胄。就算是重甲,他也是见过的,可绝对没有眼前这种甲胄如此夸张的防御力和杀伤力。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大王,那兵器是斩马剑?”杜如晦不可思议的看着上斩人头,下砍马腿的陌刀,眼中尽是震惊。

李智云嘴角一勾,摇头道:“不,那是陌刀。”

有重板甲在手,李智云岂会不把陌刀打造出来。

作为斩马剑的究极体,陌刀的威力自然不用多说,经过李智云的改造,加上水力锻造锤的千锤百炼,陌刀的锋利,堪称削铁如泥。

重板甲步军手持陌刀,基本上能做到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只要体力能够坚持住,两翼保护好,基本上能够做到一路平推。

什钵苾根本不知道李智云有这样的杀器,所以现在只能看着千军万马之中,横推百万兵的数千陌刀军一往无前的屠杀突厥兵马。

“何谓陌刀?”薛收问道。

李智云傲然道:“上斩人头,下砍马腿,一刀见血,一剑封喉,谓之陌刀!”

眼下这支陌刀军还只是雏形,真正究极体的陌刀军,三万人一往无前的冲锋,能够将十万大军杀的血流成河。

重甲在身,无视敌方刀枪箭矢。

陌刀在手,砍杀一切。

双方打到现在,基本上是见招拆招。但是陌刀重板甲军的出现,什钵苾破不了招。

他没见过这玩意!

岑文本若有所思道:“前隋时,已有形似此刀的兵器,但是眼下的陌刀,只怕已经达到完善地步。”

陌刀从斩马剑演变而来,历朝历代都有相关的冶炼经验,李智云站在历史的长河上,轻而易举将此刀彻底完善。

褚遂良恭维道:“殿下有此利器在手,何愁突厥不破。”

实际上,战争打起来的时候,他们这些谋士都觉得楚王殿下这一次有些托大。

虽说他们有八万大军,但是对方可是十万突厥大军,不乏七成的骑兵。

这不是拼命么!

可是现在,他们要说打得好!

后方的人觉得打得好,前线的将士们觉得杀的爽。

尤其是重板甲军的士兵,他们感觉自己能够拎着陌刀从南杀到北,直接杀穿整个草原。

没办法,太猛了,无视刀剑弓矢,每次只要挥刀,清脆的咔嚓声必然响起,紧接着敌人一定会死。

他们宛如洪流,一路向前推进,丝毫没有掣肘。由于重板甲军是步军,所以速度比较慢,护卫在两翼的骑兵们能够非常完美的为他们解决侧翼敌军,保证他们能够一直往前冲杀。

万千箭矢从天而降,重板甲军的士兵们视若无睹,无所畏惧,举刀就杀。

森森板甲之上,流满鲜红的血液。

结社率几番营救不成,看着‘箭头’重板甲军和轻板甲军,以及两翼的数万骑兵,心头发颤。

逃!

不逃就是死!

谷痰结社率放弃了欲谷设,疯狂后撤。

不多时,他狼狈逃回什钵苾身边。

“可汗,挡不住唐军的铁人!”

他不知道如何形容板甲军,只能用铁人来形象的形容。

什钵苾狠狠瞪他一眼。

“欲谷设还在他们手里。”

“或许他死了也说不定。”结社率说。

“闭嘴!”什钵苾心在滴血。

他不仅为欲谷设滴血,还为自己麾下的突厥勇士滴血。这些兵马可是他的大军!

眼前的唐军像割草一样,疯狂收割突厥勇士的性命,而他们自己却毫无还手之力。

“可汗,他们要来了!”结社率看着越来越近的唐军,语气都出现颤抖。

他害怕了。

唐军的那些铁人未免过于恐怖,他们毫无破绽!

“撤!”什钵苾恨声下令。

他不甘心,但是又不敢打下去,唐军这一招他没有防备,根本挡不住!

随着突厥撤退号角吹响,突厥骑兵们狼狈逃窜。

见状,李智云大喝:“全军冲杀!”

“杀!”

大纛发令,全军冲杀。

全部兵力,一齐压上!

这是一场追杀,一直杀到一个时辰以后,追杀足有十余里!

直到皎月攀上高空,唐军停止追杀。

尉迟恭脱掉面甲头盔,长舒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累!

累的他不想动手脱掉身上的重板甲。

在他周围,重板甲士兵们体力耗尽,大口喘息,不少士兵更是力竭昏迷。

穿着重板甲,一路步行追杀,体力根本无法坚持多久。

秦琼和程咬金来到尉迟恭身边。

“黑贼,没死吧。”程咬金别扭着脸问。

尉迟恭哼哼道:“死不了!”

闻言,秦琼点点头。他和程咬金率领轻板甲骑兵作为侧翼,护卫重板甲步军,自然知道方才的战斗多么激烈。

虽然重板甲把士兵保护的很好,但是重板甲的重量可不是开玩笑的。更别说,他们还要挥动陌刀杀敌。

秦琼感慨道:“殿下料事如神,重板甲步军虽然所向无敌,但是只限制于正面撕杀,一旦侧翼被包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甚至还会被敌军生生磨死。”

他们训练的阵型,就是要保证重板甲步军的推进,不能让敌军在侧翼骚扰,打断重板甲步军的推进节奏。

现在来看,成效卓著。

尉迟恭嘿嘿道:“杀敌的滋味,太美妙了。”

那种无视对方攻击,只要一心杀敌的感觉,让他难以忘怀。虽然很累,但是很爽。

看着人头斩落,马腿砍断,那是一种全身心的舒爽体验。

程咬金道:“下一次,我也要试试。”

尉迟恭嘿道:“有我在,你没机会。”

“放屁,你少得意!”

看着尉迟恭和程咬金吵起来,秦琼无奈一笑。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