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府。

活到独孤震这个年纪,死也能死了,但是他真的放心不下独孤家。

眼下在朝中,太子和秦王争斗不休,未见胜负,独孤震真担心未来独孤家的继承人走错路。

榻上,独孤震弥留之际,痛苦的挣扎着。

“下一任家主,由独孤晟接任。”

声音落下,围着独孤震的一众独孤家子弟面色各异。

按理来说,独孤晟现在是吏部尚书,确实适合担当独孤家家主之位。

可问题是,独孤武都和独孤机都在,这就有说法了。

独孤武都是独孤信长子独孤罗之子,他的哥哥独孤篡也曾担任过独孤家主之位,以年纪而言,他在同辈之中较为年长。并且,独孤武都的妹夫是萧瑀。

而独孤机则是独孤藏的长子,在家族同辈之中也比较出众。

独孤晟是独孤顺的儿子,虽然和独孤武都、独孤机属于同辈人,但是他年纪小一点。

“你们听到了吗!”独孤震大喝,一口浓痰卡嗓子眼,让他喊不出来。

独孤武都心底自然是不爽的。原因很简单,他所在的一脉,才是独孤家的嫡系,他的耶耶独孤罗是独孤信嫡长子,他的哥哥要不是死的早,家主之位轮不到独孤震接任。

现在独孤震要死了,难道不应该是他来接任家主吗?

凭什么是独孤晟,就因为他是吏部尚书?

独孤机则比较失落,但心底想法也不多,因为他刚从洛阳回来不久,知道自己没有多大的优势。

独孤晟就是高兴,没其他想法。

听不见他们说话,独孤震直接说道:“不奉独孤晟为家主者,立即逐出独孤家!”

闻言,众人连忙开口答应。

“谨遵家主之命。”

“很好,独孤晟和独孤武都留下,其他人出去。”

“是。”

待众人出去之后,独孤震让独孤晟扶他坐起来。

独孤震靠着独孤晟臂膀,枯死灰败的脸,注视着独孤武都,“我没让你接任家主之位,你是否不甘?”

“没有。”独孤武都连忙否认。

独孤震虽然要死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他一眼就看出来独孤武都不服。

“你听我说,你方归大唐不久,李渊不会信任你。而今李唐一统天下在即,李渊一定会引入其他世家,以此和关陇家族对抗,譬如杨坚曾经做过的事情一样。

现在独孤家要修养生息,避开李渊目光,慢慢发展。等将来天下稳定,各个世家进入朝堂,到时候李渊一定会重新起复关陇人,以此制衡其他世家。

尽管他不喜关陇人,但是他很清楚,李唐立足关陇,根基在关陇,他一定会用关陇人。

独孤晟升任吏部尚书,我独孤家就能在长安站稳,假以时日,你再出手,走得更高。”

独孤武都抿抿嘴,抱拳道:“是。”

现在说什么都是废话,独孤震已经当着众人面将家主之位传给独孤晟,还说那些干嘛呢。

说完后,独孤震遣退独孤武都。

他看着独孤晟,说道:“独孤武都性格狭隘,不足以担任独孤氏家主之位,当年他兄长独孤篡嘱咐过我,不可让独孤武都主独孤氏,否则必为灾难。

此番我已为你铺好路,族中大部分人都支持你,只要你能善待独孤武都,他掀不起什么风浪。唯一要小心的,就是你要提防他插手太子和秦王的争斗。

李渊重用李世民,以此制衡李建成,迟早必然生患,不到最后一刻,将来谁主大唐都不好说。你要切记,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易支持任何一个人。

哪怕不做事,也比做错事要好。李建成得山东世家支持,心底对我们关陇世家有成见。将来若是他上位,一定会重用山东世家,打压关陇世家,你若支持李世民,必为李建成眼中钉。

将来若是李世民登基,情况会更加严峻。此子心性毒辣,颇似杨广,只不过他能忍人所不能忍,一旦你支持李建成,他事后必然会慢慢消磨独孤氏。

话说回来,就算你能押注成功,李建成和李世民,都不是良善之辈,独孤家注定要经历波折。自隋末以来,关陇元气大伤,内部各家蠢蠢欲动,欲取独孤氏而代之,你切记要小心行事。”

“是,孩儿谨记。”独孤晟含泪说。

独孤震又说道:“长安乃是是非之地,水底乱流湍急,做事情绝对不能操之过急。你记着,只要独孤氏不倒,只要李唐还在关中,独孤家就有兴盛的机会。

几百年来,独孤家不是没有落入低谷,没关系,这世上只有千年的世家,没有千年的王朝,不要争一朝一夕的成败。前隋之时,元氏主关陇家族,你再看看现在,元氏如何。

最后,我告诉你,除了太子和秦王,齐王和楚王那边,你也要重点注意。齐王李元吉,无能之辈,但是此人毒辣无比,日后必然生事,不可不防。楚王李智云,看似与世无争,游离朝廷之外,但是此子在这长安做事滴水不漏,从未出错,足以证明他不是常人。

我时间不多了,看不出来李智云想要干什么,因此只能提前将独孤瑛放在他身边,以作后手。”

“是,我一定小心做事,绝不会轻易插手夺嫡。”独孤晟保证。

独孤震颔首,言道:“独孤家保持中立,将来不论是谁登基,只要不是蠢货,都不会只盯着独孤家打压。世家虽然为天子忌惮,但若是没有世家,天子就不能治理天下。

如果,未来的唐帝,真的恨世家入骨,那么大唐撑不了太久,一定会有其他人站出来收拾残局。譬如杨广之事,你可明白?”

“明白。”

紧跟着,独孤震又嘱咐独孤晟许多的话。

李渊得到独孤震病危的消息,立马赶来独孤府,一同赶来的还有李建成、李世民、李智云、李元吉四人。

按辈分来说,独孤震是李渊舅舅。

李渊直接去见独孤震,李智云等人则留在院子中,安慰独孤氏子弟。

李智云和独孤氏向来没什么来往,唯一相熟的只有一个独孤瑛。

“独孤公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李智云安慰他。

独孤瑛点点头,小声道:“借殿下吉言。”

“嗯。”李智云点点头,抬头发现李世民和一圈的独孤氏子弟相谈甚欢,李建成也因为太子的身份,得到独孤氏子弟礼遇。唯有他和李元吉,像个局外人。

不行,我不能这么尴尬。

于是,他又问独孤瑛的工作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处。

只要我有人说话,那我就不尴尬。

虽然,独孤瑛只是他麾下不受重视的录事参军,平常负责记录整理的工作。

但现在,李智云也管不了那么多。

独孤瑛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平常楚王对他爱答不理。

是故,他一心一意的陪着楚王说话。

如此一来,只剩下李元吉像个局外人。这让李元吉很不爽,但又没有办法。

谁让他在独孤家没什么朋友呢。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