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二月下旬的时候,李智云接到李世民消息,东海李子通,江淮杜伏威,二人合并十余万人,正向虎牢而来。

此时,虎牢已下,王行本被玄甲军斩首。李世民决定依托虎牢,反攻李子通和杜伏威,将他们永远的留在中原。

在沈法兴战败之后,李子通占领江都,立马称帝,建国大吴。

而杜伏威纵横江淮,因他曾经上表洛阳杨侗称臣,因此封楚王,东南道大总管。

隋末乱世,各种草头王乱封,不足为奇。

荥阳郡、阳武。

李子通和杜伏威在此地相约见面,共商救援王世充大计。

双方见面,气氛极为冰冷。原因无二,只因李子通曾经试图进攻江都,却被杜伏威所败,双方关系很不融洽。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便是李子通曾经归顺杜伏威,但是他包藏祸心,想要吞掉杜伏威的基业。

这一次能过来谈合作,只不过是因为李唐的威胁。

“杜公,我也不说其他的废话,你也是聪明人,应该知道王世充一旦战败,唐朝就会出关四处征战,到时候你我可挡不住唐朝。所以这一次,希望我们双方摒弃前嫌,携手抗敌。”李子通说。

杜伏威满脸胡茬,听了李子通的话,点头道:“这也是我要说的,李兄的为人,杜某还是信得过的。”

抛却双方的敌对关系,杜伏威确实比较欣赏李子通。他早些年就知道李子通为人宽厚,乐善好施,体恤下属。

只不过,这人狼子野心,是个二五仔。

李子通接着道:“我已经准备书信一封送往唐营,要唐军退兵。如若他们畏惧吾等退兵,此番我们可少一战,保存实力。”

“如此甚好。”

“既然杜公没有意见,那我这便让人送去。”

“好。”

双方议论一个时辰,旋即散去,各自返回大军驻地。

路上,辅公佑冷笑道:“这个李子通,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当年他企图夺走大王基业,现在居然还能如此镇定,果然是奸雄之辈。”

辅公佑和杜伏威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杜伏威十分敬重辅公佑,故称他为兄。

“兄长,李子通的事情暂时放下,这次解决了洛阳危机,回去我就会率兵剿灭他。”杜伏威脸色冰冷。

大业十一年,李子通前来向他投降,正是那一年,他错信了李子通这个奸贼小人,险些丧命。

辅公佑道:“其实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借这次机会,一并铲除李子通和王世充。”

“什么意思?”杜伏威不解。

辅公佑道:“我们和李子通合兵救援洛阳,唐军必然会对付我们,只要我们出工不出力,等李子通败亡,然后我们在趁机打败唐军,如此既能消灭李子通,还能挫败唐军。同时,可以更进一步打下洛阳,到时候,江淮、中原,两地将会连成一片,我们的实力将会迅速超越李唐!”

闻言,杜伏威怦然心动。

“兄长,回去说,回去说。”

而在另一边,李子通也正在密谋。

可以说,李子通和杜伏威会来救援洛阳,只不过是担心王世充败亡之后,李唐对他们动手。

因此,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的信任可言。

洛阳,唐军大营。

火焰升腾,薛收、杜如晦、薛元敬三人正在烤火,吃着馒头片。

杜如晦缩了缩手,说道:“秦王勇猛,已经打下虎牢。在我看来,李子通和杜伏威虽然拥军数十万,却不一定是秦王的对手。他们二人互有恩怨,绝对难以同心协力,秦王很有可能抓住这一点,将他们逐个击破。”

“此番秦王若连胜李子通和杜伏威,这就是泼天的功劳啊。”薛元敬感慨。

薛收道:“如你们所言,秦王一旦打败李子通和杜伏威,再掉头打下洛阳,到时候秦王的战功,将会远超殿下。而且,圣人那边只怕也是封无可封。”

“这不好吗?”薛元敬反问,说道:“秦王封无可封,到时候太子如何自处?”

杜如晦摇头道:“不,虽然这样会激化秦王和太子的矛盾,但情势对我们而言可不怎么好。殿下在朝中只有一个杨恭仁支持,而秦王却不同。窦氏虽然经过打压,在朝堂上力量大减,可是秦王系的臣子却仍旧甚多。”

薛收抿嘴道:“我们一直忘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薛元敬问。

“殿下要如何登顶。”薛收说道:“我们现在都知道太子和秦王互相难以共存,但是我们自己却没搞懂,应该如何让殿下登顶。是走正规路先封太子,还是不走正规路。如果秦王此番大胜,回朝之后,太子必然难以抵挡。

如果,我说如果,圣人改变主意,封秦王为太子,那么我们要如何帮助殿下呢?一旦秦王上位太子,到时候他既有朝臣支持,亦有军方支持,可比太子难对付多了。

我们一直让殿下韬光养晦,借助太子和秦王的争斗,从中取利,但是一直忘记了最本质的问题,我们要如何将太子、秦王、甚至齐王,逐一剔除,让殿下上位。

说句不好听的话,殿下是庶出,除非太子和秦王、齐王三人全都遭遇不测,殿下才能安稳封太子,否则殿下只能强行夺位。”

话音落下,三人神色凝重。

杜如晦道:“不止如此,山东世家、关陇世家,他们支持的是太子和秦王。就算殿下表现突出,他们只怕也不会改变主意。一旦情势危急,如你所言,只怕殿下再难有机会登顶。”

“如此看来,最大的障碍是秦王。”薛元敬总结。

杜如晦颔首,说道:“其实我倒不是太担心圣人会改封秦王为太子,因为那样一来,朝局就会失衡。秦王有关陇世家支持,手中还有军队,我们担心,圣人同样担心。现在我最怕的就是秦王不走寻常路,一旦他按捺不住,率先动手,太子和齐王遭遇不测,到时候他凭借手中兵马和关陇世家支持登临大位,咱们殿下只怕回天乏术啊。”

闻言,薛收倒吸凉气。

“你的意思是,要先对付秦王吗?”

“这不妥吧。”薛元敬皱眉道:“如果我们对付秦王,那谁能来阻止太子呢?太子可是圣人亲封,一旦秦王出事,谁还能动摇太子的根基呢?”

杜如晦道:“有人会对付太子。”

“谁?”

“齐王。”

“齐王?”薛收和薛元敬同时开口。

杜如晦点头,脸色深沉道:“如果秦王出事,你们认为齐王会不会生出争位的心思呢?”

闻言,俩人沉默一会儿。

薛收道:“依齐王的为人来看,只怕他有这个野心。”

“不是,你们凭什么认为齐王能代替秦王来对付太子啊?”薛元敬不解道:“齐王什么货色,你们最是清楚。若是没有太子给他兜底,他在朝堂上早已没有位置自处,他如何能和太子相争呢?”

薛收看着他,说道:“正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和太子争斗,所以我们才要帮助他。”

“什么意思?”薛元敬不明白。

杜如晦轻吐口气,说道:“我们以往的办法,是让太子和秦王斗得两败俱伤,但是现在不行了。如果此番秦王打败王世充、李子通、杜伏威,到时候秦王就是圣人之下,大唐第一人。太子,将会永远无法和秦王相提并论。

除非秦王之后卸甲归田,否则太子难以是他对手。而秦王素来觊觎大位,又被太子视为敌人,他岂会自断手脚,将性命交给太子决断。所以我认为,秦王一定会向太子之位发动冲击。而不论秦王是否上位,太子、齐王、包括殿下,将再难是秦王的对手。

长此以往,圣人百年之后,无人再是秦王的对手。”

听完后,薛元敬愣了好一会儿,咽了口水,说道:“所以,我们要想办法让这次战争输掉?”

“不。”杜如晦断然否定。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