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政殿。

李智云刚走到门外,便听见里面传来李渊的咆哮声,在内侍的引见下,李智云步入殿内。

此刻,太子和秦王跪在地上,齐王也跪在地上,而老李则在三个儿子面前大发雷霆,脸色气的涨红。

“儿臣拜见父皇。”

李渊看向李智云,阴阳怪气道:“楚王殿下好大的架子啊,朕请你入宫也要等这么长时间,若是长安小民有冤屈申诉,如何进得了你楚王府的大门呢。”

李智云顿时懵逼,他又不是京兆尹又不是长安令,身上的刑部侍郎和大理寺少卿两职还是兼职,百姓有冤屈找他申诉管个屁用啊。

不过他很快明白,老李这是有火没处撒,找自己麻烦呢。

“儿臣惶恐,请父皇恕罪。”李智云立马跪在李元吉旁边,低着头认错,一副乖宝宝样子。

这个时候认怂就对了,和老李硬刚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李智云认怂,老李并没有放过他,挑着芝麻大的事情不停的教育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持续了一炷香时间左右方才停下。

发泄完了,李渊坐在蒲团上,喝了杯凉茶。

“头别低着了,都抬起来。”

四兄弟这时候才松口气,抬起头,看着李渊。

李渊看着李建成,说道:“长安流言的事情,朕不管你们怎么做,想办法给朕压下去。”

李建成咬咬牙,这话虽然是对他们四兄弟说的,但是他知道父皇其实是让他自己收回流言。

可问题是,流言的事情和他根本没关系。

因此,他不服。

“父皇,而今流言四处谣传,若想要压下去只怕不容易。儿臣以为堵不如疏........”

“够了!”李渊一巴掌拍在案几上,茶盏震的叮当响。

他一双厉眸盯着李建成,“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什么想法,你想让朕顺势提拔李纲对吗?朕告诉你,李纲不足为相!”

到现在,大儿子还是不愿意服输,这让他非常恼火。先前老二都乖乖低头,放弃保住窦威。这一次,老大敢威胁他,岂能容忍!

李建成有些恍惚,不再说话。

旋即,李渊看向李世民,“秦王。”

“儿臣在。”

“武士彟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查下去了。”

“是。”

李世民心想,查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武士彟有问题,现在朝野共知,他想入相,呵呵,千难万难。

倒不是说相国一定要完美无瑕,不能有问题。只是武士彟这一次出问题正好卡在风口上。

李渊目光落在老四和老五身上。

“你们两个,各司其职,莫要胡思乱想。”

“是。”李智云和李元吉先后答应。

紧接着,李渊开口道:“咱们李家的敌人不仅在外面,更在这朝堂之上。朕希望你们能兄弟同心,莫要胡乱争斗,明白吗?”

“儿臣明白。”四人答应。

李渊挥挥手,遣退他们。

骂了这么久,气也出了,他也累了。

离开立政殿。

李元吉长吁口气,“阿耶今天是真的生气了,把我们骂的狗血淋头。智云,早知道我就和你一样,迟些过来,还能少挨骂。”

“四哥说笑了。”李智云无奈道:“我也没想到阿耶这次会这么生气,不过想想也能理解阿耶。长安市井出现的流言简直太过恶毒,处理的稍有不慎,朝堂部分官员必然心生惶恐。”

李建成冷冷道:“不是流言恶毒,是散播流言的人恶毒。”他的目光撇了一眼李世民。

这让李世民非常不爽,事情明明是你自己做的,现在居然还怀疑别人。

“是啊,散播流言的人确实恶毒。”

他目光看向李建成。

两兄弟目光一接触。

“哼!”两兄弟同时撇头。

谷李智云抿抿嘴,差点蚌埠住。

这时候,李元吉大大咧咧道:“有人狼子野心,妄想不该想的,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终生。现在那人确实逍遥自在,将来嘛.......呵呵。”

闻言,李世民觉得这话十分刺耳,偏偏他还不能和李元吉这个愣头青去辩解。

憋屈!

想起刚刚在立政殿被老李骂,遭受无妄之灾,现在又被李元吉阴阳怪气的指责,他气的要爆炸。

“也是,有些人不仅恶毒,还败坏门风,简直就是耻辱。”

李元吉顿时跳脚,“你什么意思!”

真以为他傻?

秦王话语中的挑衅羞辱,他岂能听不出来,骂人不揭短,秦王不仅揭短,还顺带着打脸。

他岂能不恼?

“没什么意思。”李世民见李元吉气的不行,他就开心的不行。

“你到底什么意思!”李元吉质问。

李世民淡淡道:“你真没意思,我都说了没什么意思,你到底什么意思?”

绕来绕去,都给李元吉绕糊涂了,以他的智商,很难在短时间内把二哥的各种‘意思’搞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智云心底暗忖,好家伙,二哥套娃功底可以啊。

“四哥,二哥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见李元吉气势不对,李智云连忙拉住他。

李元吉看向李智云,“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李智云顿时无语,他只能耐心解释道:“四哥,二哥没有要指责你,他只是因为长安流言的事情感到生气,对不对二哥?”

说着,他给二哥使了个眼色。

李世民叹口气,点点头,接受了老五的打圆场。

李建成喊住李元吉,“够了元吉,不要和他说这些没用的。”

闻言,李元吉冷哼一声,整理衣袍,转身踏步离去。

李建成最后看了一眼李世民,接着对李智云说道:“智云,你现在还小,不要和狼子野心之辈走近。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今日虽然都是兄弟在场,但有些话说出来,还是令人感到心寒。”

说完,转身离开。

李世民气的双眼欲喷火。

李智云自然知道李世民口中的‘败坏门风’说的是李元吉勾搭陈叔达儿媳的事情。

不过,他现在得装作不知道。

“二哥,大哥什么意思啊?”

李世民摇摇头,“没什么意思,你不要多想。”

“哦。”李智云答应一声,旋即向李世民告辞而去。

后宫。

“启禀娘娘,楚王殿下从立政殿走了。”

张婕妤喝了口参汤,用锦帕轻轻擦拭樱唇。

“楚王心情如何?”

“好像不是很好,听说太子、秦王、齐王、楚王,四人在殿外吵了一通。”

闻言,张婕妤微微点头,没有再问。

小宫女忍不住道:“娘娘,你现在应该以身子为重,不要再管外面的事情了。”

“你懂什么,让你去立政殿打探消息,那是为了知道陛下心情如何。明白吗?”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

“下去吧。”

“是。”

遣退宫女,张婕妤轻轻抚摸着小腹,俏脸显得黯然神伤。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