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不笑什么时候笑呢,没有什么比预测准确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杜如晦抹掉唇沿上的冰碴,说道:“这个武士彟,处心积虑的谋划,让左骁卫的人查出来军械,一锤定音,还真是足够狡猾的呢。”

“是啊,我还以为,他会亲自带人将东西搜出来,没想到这次小觑他了。”薛收微微感慨。

赃物被左骁卫搜查出来,表面上做的十分漂亮,让人觉得和他武士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李智云道:“现在看来,他当初一心一意要外搜长安各处的时候,其实已经制定了计划,就是不知道长孙顺德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若是知道倒也罢了,若是不知道,武士彟这次借刀借的十分成功啊。”

杜如晦道:“不管长孙顺德知不知道,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现在赃物俱全,人证已被大理寺控制,栽赃窦氏与否,全在东宫。”

太子等了这么久的机会,岂会轻易放弃,这几乎没有悬念。

“你们觉得窦氏和秦王,接下来会怎么做呢?”李智云摩擦着茶盏,升腾的热气缭绕脸颊。

薛收思考片刻,保守道:“秦王麾下的谋士,例如长孙无忌,房玄龄,于志宁等人都是极有见识之辈。他们可能不仅会想到东宫对窦氏动手,圣人的心思,只怕也会猜测一二。在属下看来,最坏的结果应该是舍弃一位窦相,保全一位窦相。”

“嗯,属下也是这么想的。”杜如晦将冰棍吃完,说道。

李智云沉吟道:“在我看来,父皇现在应该不会将两位窦相全部剔除,这次的目标,应该是赶走其中一位。”

李唐立足关陇,李渊不会完全和关陇人撕破脸,他必须要适可而止。

当然,如果这次窦氏死不认栽,那可能就会有变数。不过在李智云看来,就算两位窦相全部离开朝堂,到时候补充的相国,必然有一位要出身关陇。

这应该是关陇人的底线。同样的,这也是李渊对关陇人的妥协。

杜如晦道:“殿下,不管如何,我们的计划不能变动。此外,圣人若要问殿下对此事的看法,殿下以为要如何作答?”

李智云一笑,起身负手而立。

“窦氏对大唐有鼎定之功,纵使其族内有人心怀不轨,但也不能以偏概全。而今大唐正处多事之秋,外敌环伺,不可轻动。”

杜如晦和薛收闻言,脸上纷纷露出笑容。

“殿下此言,老成谋国,万无一失。”

虽然他们很想一巴掌打死窦氏,但现在很显然不可以。所谓眼界大抵就是如此,若将窦氏逼迫的离心离德,到时候内斗不休,那才是满盘皆输。

现在的他们,必须在一定的范围内争权夺利。伤及国本的事情不能去做,否则后患无穷。

再说了,这次的主角是太子和秦王,而他们是‘一无所知’的旁观者。与其在这件事情上表明支持谁,不如另辟蹊径,以谋国之姿态出现。如此,既能避开太子和秦王凶险的交锋,而且也能显示楚王心怀国家的心胸。

三人又说了一会话,杜如晦和薛收便告辞离去。现在大戏开幕,他们也要继续完善计划,为之后的登场做足准备。

李智云在凉亭里面待了一会儿,正准备回书房整理消息,却没想到迎面碰上走过来的韦珪。

她穿着高腰白裙,腰间系着彩带,腰肢扭动之间尽显少妇风韵。

“见过殿下。”她委身一礼。

“大娘子来了,请起。”

韦珪也没想过运气会这么差,今日刚刚上门拜访楚王妃,居然就碰上了楚王。她来之前,其实也做了一番准备,挑的就是官员上衙的时间,目的就是想要避开李智云。

但是,她又岂会知道,因为失窃军械找到的关系,老李放了李智云两天假期,让他好好休息。

这一切都是缘分。

韦珪长得是极美的,她身上有一股其他女子没有的成熟知性的风韵。这种感觉,李智云目前只在韦珪身上感受过。

谷今日她一身白裙,不显仙气,却独绽柔媚。

“请殿下自重。”韦珪被李智云盯的十分不好意思,红晕着脸,撇过螓首,不敢直视他。

李智云脸皮厚,根本不把这种抗拒语言放在心上。

“大娘子,怎么没见小顺娘?”

“顺娘年纪尚小,若是冲撞了王妃娘娘,妾身担待不起,故而未将她带来。”

“不会,本王和王妃都是宽厚之人,不在乎那些虚礼。”李智云笑着道:“大娘子是来找王妃的吧。”

“王妃多次相邀,妾实在惶恐,今日特来拜见。”

没办法,楚王妃三番两次送礼,邀请她上门一叙,她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那便显得太过失礼。

“好,本王恰巧无事,大娘子随本王来吧。”

说完,李智云给韦珪身后的王府女婢一个眼神,后者立马会意,躬身退下。

见状,韦珪心中顿时有些害怕,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女婢已经消失。这时候韦珪忽然有些后悔,她应该多找几个姊妹一起拜访王妃才对。

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打扰殿下了。”

“无妨,随本王来吧。”

李智云带着韦珪走在府内,两人之间隔着一步距离。

与韦珪担心的不同,李智云并未动手动脚,口吐浪言。相反的,李智云十分规矩,所聊之事,大都是关于刚出生的郡主。

“那夜宝娘哭叫不止,王妃担心一夜,后来才知道是衣裳穿多了,身上被捂出了红疹。”李智云苦笑着摇摇头。

闻言,韦珪也不禁哑然失笑。

“孩子还小,皮肤娇嫩,此时又是热天,殿下和王妃可以适当的给孩子减少些衣裳。”

“你说的对,只是我和王妃都是初为父母,十分珍视宝娘,舍不得将她交给乳母喂养。总想着亲历亲为,能好好的照顾她,却没想到闹出不少笑话。”

交流也是讲究技巧的,韦珪这样的知心大娘子,口吐戏语,只会让她心生厌恶。

用共同话题打开心扉,互相交流育儿心得,顺便打听一点韦珪的个人喜好,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韦珪自己也没发觉,这一路竟显得格外漫长,又显得格外短暂。

漫长是因为走到她脚痛了,才抵达王府后院。

短暂则是因为,她和楚王相谈甚欢,直到她抵达王妃住处,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力竭。

李智云其实也没带着她绕圈子,只是故意走了远路,顺便绕了两步而已。

这段路走完,李智云基本上从韦珪身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接下来,无非就是花费点时间去攻略。

送韦珪抵达,李智云和楚王妃说了两句话,便笑着离开。

此时,韦珪心中对李智云的一些看法已经消散,因为楚王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轻浮。相反的,楚王谈吐十分成熟,和他说话,令人十分的愉悦。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