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主簿一职,主要负责掌管文书籍册印鉴。这个官不大也不小,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韦思齐作为楚王府主簿,日常的工作内容就是给楚王提供需要的文书,以及为楚王下达的军令盖章。

本来呢,他打算在楚王麾下一展拳脚,出人头地。但事实非常打击人,无论是薛收、杜如晦,还是薛元敬、褚遂良,亦或者是褚亮、段志玄,这些人都比他能干。他的才华,在楚王府算不上出类拔萃,久而久之,心中的豪情就慢慢消失殆尽。虽然他和杜如晦关系好,但是这不代表他能在王府获得重用。

没有真才实学,靠关系,终究是不能长久的。

但是最近,情况出现转机,楚王开始询问他一些大事的看法,甚至还要他帮忙清查工部军械失窃的案子,这让韦思齐觉得自己时来运转了。

不过他的才华到底是不如杜如晦的,因此在清查工部军械失窃的案子上,表现的不如薛元敬机敏。

在这种情况下,韦思齐找到杜如晦,求教取经。这是他在楚王面前表现的机会,他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

对好友,杜如晦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凡是他知道的,全都尽数相告。

末了,杜如晦忽然问了一句题外话。

“珪大娘子还未许人吧?”

韦思齐一怔,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堂姊的身份,她如何能轻易许人。”

杜如晦皱眉道:“前隋已经覆灭,应当无妨吧。”

“自然不是因为这个。”韦思齐叹道:“自大伯父走后,堂姊又因李珉之故,带着顺娘生活,着实孤苦。虽说现在已是新朝,但堂姊又岂能随意嫁之。”

韦氏女自然是不愁嫁的,但是韦珪情况特殊。高门贵户,对韦珪的过去还有一丝担心,毕竟她是叛贼家室。普通人家,韦氏又不屑联姻。

这就造成了韦珪现在高不成低不就。

更重要的原因,韦思齐没说。那就是现在韦氏当家作主的是三叔韦圆照,他向来是不管两位兄长的子女如何。

“你问这个做什么?”韦思齐不解的问他。虽然杜如晦认识自家堂姊,但似乎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没好到这种地步吧。若是杜夫人问他这种话他倒是不奇怪,毕竟堂姊和杜夫人是闺蜜,但是杜如晦一个大老爷们问这种话,很难不让人怀疑他别有心思。

难道说,这王八蛋想当自己堂姊夫?

“好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惦记我家堂姊!杜如晦,我看错你了!”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杜如晦哭笑不得,“我素来敬爱自家夫人,何曾有此妄念,你错怪我了。”

“那你什么意思?”韦思齐不依不饶的追问。

杜如晦眸色闪动,不动神色的说道:“前些日子,楚王来府上见我,偶然碰见珪大娘子,还赐下一枚玉佩给小顺娘。”

“哦。”韦思齐点点头,忽然,他脑子一卡,“你说什么?”

“我说,殿下来府上见我的时候,偶然碰上了珪大娘子,还赐给小顺娘一枚玉佩。”

韦思齐愣了一会儿,回过神,看向杜如晦。

此时,杜如晦也看向他。

眼神与眼神的交流,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心领神会,有的时候不必直接表明。

“殿下莫不是对堂姊有意?”

越想,韦思齐越觉得有可能。他的堂姊虽然嫁过一次,但是身份样貌却是不输闺阁少女。

“我不清楚。”杜如晦睁着眼说瞎话,他向来是不喜欢用这种办法讨主公欢心的,总觉得自己像个佞臣。

“克明,你我之间,还要隐瞒吗?”韦思齐故作不愉。

杜如晦干咳一声,“背后议论君上,不是人臣所为,我只能告诉你,殿下似乎很喜欢小顺娘,还要她以后去王府陪王妃的嫡女玩耍。”

这般明示,韦思齐又不傻,自然明白。

不过,他也没有高兴过头,反而说道:“难道殿下近来重用我,是因为堂姊的关系?”

杜如晦斜睨他,问道:“你何时见过殿下重用亲戚了?”

闻言,韦思齐细想一番,发现还真没有。

沉默一会儿,韦思齐问道:“那你觉得,此事可为否?”

“这话你得问你自己,还有珪大娘子。当然,主要是珪大娘子,若是她没意见,我们自然可以一试。”顿了顿,杜如晦补充道:“大王那边,还需要确认一下,免得这一切都是我们妄加揣测,最后好心办了坏事。”

想了想,杜如晦又说,“还有楚王妃那边,此事若是不知会楚王妃,你我二人怕是会得罪她。”

说着说着,杜如晦干脆闭嘴,他心想,自己果然不适合做个幸臣。

韦思齐咬咬牙,说道:“我还是先问问堂姊........不,先观察观察吧,若是殿下真的有意,我尽量帮忙便是。”

这种事情,他还真不好擅自做主。

“你能这么想,殿下一定非常高兴。”杜如晦说。

韦思齐带着高兴和纠结的心情走了。

杜夫人从后堂端着茶水走出来,坐到杜如晦身边。

“夫人,你说殿下是不是对珪大娘子有意?”杜如晦一边喝茶一边问。

杜夫人老辣的说道:“肯定有意。”

“何以这般肯定?”

“因为你当年就是这么看我的。”

杜如晦:(°ー°〃)

杜夫人:(????????)

韦思齐回家后,左思右想,始终觉得此事对他而言是个机会。

如今楚王蒸蒸日上,杜如晦得楚王提拔已经混了一个梁州刺史的头衔,虽然是个空号,但是过两年外放,那就是一方刺史。薛收也有诸多功勋,将来必然也是一方刺史。

他呢?

小小的主簿,就算以后外放,只怕也是一县长官,微末之吏。

如果,堂姊和楚王真的能成,那么他不是没有机会往上爬一爬。

想着想着,他就开始心动,觉得此事一定要好好观察,只要确认楚王确实有意思,他这边就可以想办法劝一劝堂姊。

话说回来,堂姊年纪尚轻,日后肯定还要嫁人,嫁谁不是嫁,若是能嫁给楚王,那也不**份,甚至还能更进一步。

妙啊!

另一边。

韦珪正在灯火下做着小鞋子,楚王送给自家女儿一枚玉佩,她怎么也要回礼。贵重的东西,以她目前的经济水平肯定买不起,因此她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听说楚王已有一儿一女,她亲手给楚王的孩子做两双鞋,算是回以心意。

小顺娘乖巧的陪着娘亲。

“阿娘,这是给我做的吗?”

“不是,是给送你玉佩的世叔家的孩子做的。”

小顺娘歪着头,把玉佩捧在手心,天真的问:“那个世叔说,要我去他家玩,阿娘,我们什么时候去呀?”

韦珪粉脸一红,轻声道:“以后吧。”

楚王那眼神,她岂会看不出来,眼下心中乱糟糟的。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