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天子 >   第十六章 东出

李世民成功给薛举开瓢,打得老流氓哇哇叫,李渊很满意,于是让李世民做好他的京兆尹。

京兆尹和长安令,在工作上有重叠,所以李渊调任李智云为民部郎中,帮助武士彟筹集粮秣。

说是筹集粮秣,实际上不过是接受各大股东送来的钱粮兵器。

大股东们资金充裕,粮食更是烂在库仓里面。没错,山东等地百姓饿的能吃人,关陇股东的粮秣却烂的老鼠都能吃撑。

杨老板输的不冤。

实际上,在李渊占据长安,拥立代王之后,身在江都的杨广已经彻底死心。他很清楚,除非李渊脑子抽抽,对关陇贵族挥舞屠刀,否则杨隋天下危矣。

民部在禁内置衙,李智云在太监的带领下抵达目的地。太监一路上低声下气,竭尽全力拍李智云马屁。所求者,无非是李智云的特别青睐。

在这大内,但凡是个有眼睛的都知道,唐王登基势在必行,杨侑不过是没人管的烂坑,傻子才跳。

如此,未来会成为皇子,乃至大王的李智云,自然是他们巴结的对象。

对此,李智云倒也没有如何反感,只是保持一贯的冷静沉着,偶尔释放的善意,便足令这些个太监心花怒放。

“楚公,奴婢就送到这里。”

民部衙门前,太监告辞。

李智云笑着颔首,勉励两句,让太监飘飘然。

阉宦之辈,虽然可恶,但也不过求生而已。人人皆有用,哪怕卑微如尘埃。

推门而入,官房中已经聚集不少民部官吏。

武士彟现任民部侍郎,封文水县公。他早年经商起家,眼光投资一流,跟着老李成功上位。

不过,这不是武士彟最成功的投资。他最成功的投资,当属几年后娶一个四十四岁的老娘们。

重点不是那个老娘们,而是那个老娘们生下的第二个女儿,她叫武则天。

老李也不会想到,将来他的子孙,会被现在这个猥琐不入流的武士彟生的女儿折磨的死去活来。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

那个四十四岁的老娘们,她父亲是隋朝宗室大臣杨达。

换句话说,这是来自隋朝亡魂的折磨。

“参见楚国公。”

“诸位免礼,智云来此,多为学习,不必牵挂。”

话虽如此,但是武士彟不会真把这种话当真。唐王让楚国公来辅佐自己清点粮秣,实际上是不放心自己。

对此,武士彟很有逼数,每一笔账目都会亲自交给李智云过目。

如此懂事的举动,也让李智云对其刮目相看,能从商贾混到元从功臣的,智商情商总是不低的。

“有劳武公。”李智云笑着接过账本翻阅。

这次粮秣给的最多的,当属窦氏和独孤氏。这两家是关陇贵族中最富庶的两家,送来的粮秣,足足有三十多万石。

此外,还有制造弓箭的原料,干、牛角、筋、胶、丝、油漆、箭杆、羽毛。以及尚未冶造的生铁,铜等矿石也十分多。

李唐能顺利扫灭各大割据实力,这些人有三分之一的功劳。李世民能打没有错,但他不可能顾及到方方面面。

一连三日,李智云都在仔细核对粮秣。武士彟很懂事,凡李智云所问,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此,二人相处倒也十分愉悦。

大业十三年十二月,即义宁元年十二月。

老李耐不住性子了,眼见东都洛阳战事焦灼,小胡儿和瓦岗土狗撕咬的厉害,他忍不住想要偷鸡。

“阿耶,粮秣充盈,甲胄齐全,兵士众多,此时对东都动兵完全可以。”李世民首先表达意见。

“建成以为呢?”李渊问。

李建成稍作思忖,拱手道:“此时动兵倒也无妨,只是长安方平不久,亟待安抚民心。世民击退薛举,正是我们笼络人心之时,若此时对东都用兵,胜则声威大振,可一旦战败,后果不堪设想。”

这倒也是个问题,李渊听后陷入沉思。

李元吉道:“王世充为李密牵制,此时不动兵,更待何时。”

“智云你是什么看法?”

随着李智云现在办事越来越妥帖,李渊也是提高对他的重视。

李智云当即道:“阿耶,虽说不久前王世充被杨广任命为援洛大军总指挥,麾下兵力近十万,但李密也不是泛泛之辈,此时出兵倒也无妨。只是眼下寒冬腊月,还需做好防寒措施。否则大军入洛阳作战难免会有掣肘。此外,孩儿担心我们一旦打败王世充,会给李密可趁之机。”

众人纷纷陷入沉默。虽然瓦岗土狗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但是李密毕竟手握三十万大军,等闲不可小觑。

如果他们击败王世充,但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和李密硬碰硬,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瞻前顾后素来为好战分子不喜,李世民虽然好战,但是他知道战争是为政治做服务,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战争,他没有急吼吼的表现出非打不可的摸样。

相比较而言,李元吉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眼瞅着大哥、二哥,五弟,建立颇多功勋,他也不甘屈居人后。

“既然你们都瞻前顾后的,那就让我去打,我一定拿下东都!”

人和人之间并不能一概而论,李智云想破脑袋也不明白李元吉为什么会这么有信心。

还是他觉得,自己可以一把菜刀直接挑了王世充?

李渊听见这话就知道李元吉在吹牛逼装猛,于是问他准备用何计策攻破洛阳。

李元吉表示这还用计策?

直接A过去不就完事了么。

听完李渊直接pass他。

虽然几个儿子意见不同,但是李渊既然提出来要和王世充开瓢干一架,自然不会退缩。

所以,李渊最终还是决定要打王世充。

“孩儿愿往!”李世民立即请战。

“我也一样!”俺也一样李元吉紧跟着开口。

见此,李建成脸色不愉,拱手道:“孩儿身为长兄,断没有让弟弟们冒险的道理,孩儿愿统军进攻王世充。”

老二立的战功已经够多,刚打胜大流氓薛举,他自然心生警惕。

李智云没有请战,而是说道:“耶耶,冬季行军,侧重粮秣运营供给,孩儿有一策,愿献于阿耶,解决粮秣之难。”

“何策?”

李智云不紧不慢将烤馒头片和炒面的制作流程写下来,随后交给李渊考虑。

看完后,李渊仰头大笑,“好,吾儿甚慧!”

烤馒头片和炒面是最基本的干粮制作,没什么含金量,只不过现在的人不知道流程而已。

几兄弟看完李智云献上的计策,纷纷赞赏。

随后,众人移步工部司衙,实验一番,得到的烤馒头片和炒面确如李智云写的那样。

到此,李渊拍板,以李建成为抚军大将军,征东大元帅,率军十万进攻洛阳。李世民为右元帅,李智云为左元帅,辅佐李建成。

至于李元吉,则被李渊留在长安。因为李渊说李元吉过段时间还要去太原镇守,就不必跟着去东边了。

此番大军出动,三兄弟之下,还有八总管,分统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