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寂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李建成反对从关中直接派遣兵马过去支援李世民,就是担心这次李世民再度立下功劳,便能乘机吃下更多的兵马。

而窦威和窦抗则既想让秦王独揽破窦建德的大功,又想让秦王的兵马增加。

但是李渊技高一筹,起复李叔良,由他率军去支援秦王。如此一来,破窦建德的功劳还是秦王的,但是兵马却是李叔良的。

这个解决方案,太子自然满意。而窦威和窦抗虽然有心反对起复李叔良,但也无可奈何。

东宫。

刘文静笑着道:“陛下到底还是偏向殿下的。”

“未必。”李建成捏着茶盏,眼眸深邃,“父皇在敲打窦氏,同样也是在敲打孤。长平王战败南阳,时间如此之短便再度起复,反观李瑗却依旧闭门在府。哼!”

闻言,刘文静开解道:“殿下,长平王毕竟是宗室,得陛下圣心也是理所应当。”

废话,李瑗难道不是宗室?

“孤知道这些,孤现在烦恼的也不是长平王。”

“殿下的意思是?”

“窦氏。”李建成抿嘴,说道:“还有一个陈叔达。”

政事堂六相,和秦王走近的居然有三个,这让他怎么能安心。

在旁,王珪低声道:“殿下的担心,属下也是十分清楚,只是要谋划窦氏,还需谨慎。”

窦氏不是小门小户,身为关陇家族代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关陇家族的态度。对他们动手,稍有不慎,便会毁于一旦,甚至还会沾惹大麻烦。

当初独孤震辞相,那是李渊亲自动得手。

“其实我倒是觉得,现在是对付窦氏最好的机会。”郑善果淡然的说。

李建成问道:“你有办法?”

郑善果道:“殿下知道窦氏和陈叔达偏向秦王,陛下定然也知晓这一点。此时,秦王出征在外,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所以,你特么的办法呢?

李建成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郑善果一顿,讪笑道:“慢慢想,总会有的。”

李建成:“......”

韦挺劝道:“殿下,此时大唐应当上下一心,一致对外。殿下若在此时谋划窦氏,陛下那边一旦知晓,只怕不好解释。”

刘文静摇头否定,“不然,其实随着梁师都被击败,潼关危机解除,剩下的窦建德翻不起什么浪花。待长平王支援到位,秦王攻破窦建德也不过是旦夕之间。而一旦秦王携大胜而归,我们再想要谋划窦氏,便是难上加难。”

闻言,众人皆是一默。刘文静说的是事实,无法反驳。

韦挺叹道:“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若想要动窦氏,必要过政事堂。陈叔达、窦抗、窦威,三人互通往来,绝没有那么好下手。而且还有一个摇摆不定的萧瑀,同样也是如此。”

虽然他不反对众人的意思,但他觉得这个时候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李建成现在也有点犹豫,因为韦挺和刘文静说的都有道理。一时之间,不好选择。

见状,刘文静说道:“方才郑兄说的一点很有道理,政事堂三位相国偏向秦王,陛下定然也知晓这一点。或许,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提醒一下陛下。”

闻言,李建成眼眸一亮,“你的意思是,借父皇之手?”

刘文静颔首。

九月,长平王抵达相州。

此前,当李世民得知梁师都和王世充先后被朝廷击退的时候,他非常的高兴。当他知道父皇要派兵支援自己的时候,他更是高兴。但是当他看见李叔良的时候,突然就没那么高兴了。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胃疼。

“侄儿见过皇叔。”李世民带着长孙无忌、房乔、侯君集、于志宁等人前来迎接李叔良。

“世民,我来得不晚吧。”

“不晚,不晚,正是时候。”李世民笑着说。

寒暄片刻,李叔良左瞅右看,没看见李神通,顿时问道:“淮安王呢?”

听见这个,李世民顿时有点踌躇。

“怎么了?他受伤了?”李叔良语气十分关心。

虽然他和李神通有竞争‘圣人好弟弟’的意思,但那毕竟是私下里的较量。表面上,他们还是好兄弟。何况,他刚刚在南阳被教训了一次,现在乖顺不少。

“淮安王在后营休息。”李世民说。

李叔良哈哈一笑,“这厮肯定是打了败仗不好意思见我,待我去安慰安慰他。”

李世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皇叔请。”

后营。

李叔良看见李神通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因为,李神通就剩一只耳朵了。

“神通,你怎么了!”李叔良难以置信的看着李神通空荡荡的脸侧。

李神通此刻并不想看见李叔良,但是李叔良既然已经过来,他再逃避也没有意义。

“唉,别提了。”李神通自嘲一笑。

想他打败宇文化及的时候何等风光,现在就有多悲凉。战败倒是其次,但失去一只耳朵,这可太特么艹蛋了。

李世民在旁小声解释道:“窦建德麾下有一支突厥兵马,神通皇叔不敌,才会这样。”

窦建德当然没有在万军中射掉李神通一只耳朵的能力,把李神通打成这样的是那支突厥兵马。

得知事情来龙去脉,李叔良默默一叹,安慰道:“神通啊,事情过去就别放在心上了。想想永安王,你也是幸运了。”

李世民顿时无语,你不会安慰人就别安慰啊。你这是安慰吗?你这明明是补刀。

李神通抿抿嘴,不做言语。

因为,说多了都是泪。

不多时,李世民召开会议,商量怎么对付窦建德。现在有李叔良的支援,他麾下兵马更加强大。

“窦建德麾下,当有八万兵力,加上那几万突厥骑兵,已经有数十万大军。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必败无疑。本王已经得到消息,那些突厥兵在河北四处劫掠,早已民怨沸腾,我们只要继续坚壁清野,损耗窦建德粮草,届时他必将撤兵。”

李世民说完,看向李叔良,问道:“皇叔可有补充?”

李叔良摇摇头,“世民,我是来支援你的,一切以你为主。”

来的时候,好哥哥李渊特地嘱咐他,这次一定不要擅作主张,一切听秦王安排。

李叔良从善如流,立即答应。他也想的明白,这次若能跟着李世民打败窦建德,那么他南阳战败的事情便算是彻底翻过去。

如果打不败,那也是李世民的问题,跟他可没有关系。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