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僵住了,从七月开始,僵持大半个月,郑军寸步难进,唐军也出不来。

王世恽这个时候才知道,李唐肯定是知道他们准备偷袭潼关的事情,否则潼关的守军不会一下子多出这么多。

当然,独孤机和独孤武都其实一早就猜出来,唐朝肯定知道郑军准备偷袭潼关的事情。否则潼关的守军不会这么多,而楚王李智云更不会出现在潼关。

不过,他们没打算提醒王世恽。

为了打下潼关,王世恽采取排列组合,将几个侄子和大将分别派出去轮番攻打,各种计策也使了个遍,但是唐军就是不出来。

气的王世恽在城下大骂李智云是个孬种。

李智云呢,笑呵呵的用小喇叭回复他是个沙雕。

长安。

不久前李智云将消息送给李渊,言王世恽十万大军正在猛攻潼关,看样子是有备而来的偷袭。

这让李渊有些庆幸,幸亏智云聪明,预料到这一点,否则还真有可能被王世充得逞。

潼关的兵力足够,李渊没必要派遣兵马去支援,只是让李建成维持对潼关的粮草供应。他也明白,王世充十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肯定是抓住了窦建德入侵河内的机会,所以没要求李智云立刻破敌,而是要李智云务必守住潼关。

潼关战事,不好也不坏。

而秦王负责的河北战事,同样也是如此。据李世民送回来消息,窦建德阵营里面有大量的突厥兵马,他一时之间无法破敌,只能采取坚壁清野的战法,和窦建德在相州、河内区域硬耗。

当然了,也有一点点的好消息,那就是黎阳那边没有遭到王世充袭击。

不过,这并不能让李渊安心。

因为,不久前盐州总管段德操来信,言梁师都联合突厥兵马南下进犯灵州。

三处战事,让李渊意识到一丝不对,不过具体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直到他安插在洛阳的细作送来消息,突厥人曾经出使洛阳,面见王世充,这才让李渊恍然大悟。

梁师都、窦建德、王世充,他们和突厥有联系!

这次三方进攻大唐,很显然是突厥人在背后指使!

这让李渊怒不可遏。

“突厥贼言而无信!”

政事堂六相、以及太子,七人相顾无言。突厥人言而无信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你能指望一群畜生和你讲春秋义战?

裴寂道:“陛下,臣以为当前的重任是守住潼关,击退梁师都和窦建德。”

李渊道:“说下去。”

“是。”裴寂慢慢道:“王世充命王世恽率领十万大军进攻潼关,来势汹汹,此战不可力敌,只能死守。窦建德以强兵破淮安王,占据河北,气势正盛,同样也不能力敌。唯有梁师都,兵马稀少,少有粮秣,可让盐州总管段德操和灵州长史杨则速速破敌。如此,北方压力减轻,朝廷可将兵马派往河北,帮助秦王击破窦建德。”

“窦建德一旦战败,秦王便能渡河进攻王世充。到那时,王世充必然召回王世恽,如此潼关危机解除。而楚王也能出关,配合秦王进攻洛阳。”

窦威撇裴寂一眼,没有说话,心里还是有些认可的。他虽然看不起裴寂跪舔李渊的烂样,但是不能否认裴寂分析的很有道理。

便是刘文静、太子二人,也不好说裴寂在放屁。

李渊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传旨给段德操、杨则,让他们速速击败梁师都!”

只要击退梁师都,到时候关内没有压力,就能把关中的军队派往河北,秦王得援军相助,如此便有机会击破窦建德。

窦建德一败,王世充也得掂量掂量他能不能继续攻打潼关。

紧跟着,李渊又说道:“据报,窦建德、王世充、梁师都,他们背后都有突厥人,你们怎么看?”

谷事实上,这个问题一开始李渊就已经问过,现在不过是重复一遍。

坐着看,窦威心里想。他说道:“陛下,突厥人谋我中原之心不死,自古已有,不必惊慌。”

这算是安慰吗?

李渊有点生气,关陇人在政事堂争权夺利很有一手,但是划水也有一手。

李建成欠身道:“父皇,眼下突厥势强,实在不宜刀兵相见,还是等二弟和五弟那边的消息吧。”

他是在提醒李渊,现在自家门口着火,暂时还是忍忍吧。

李渊真特么想要一拳砸死突厥狗,他送钱送人,结果突厥狗还是要找他麻烦。

喂不熟的狗东西。

李渊只是暴怒,但身在洛阳的王世充则有点破防。

当时,阿史那思摩告诉他,处罗已经派遣弟弟咄苾率领十万突厥骑兵援助窦建德,一定可以将李唐的大部分兵力牵扯在河北。只要他能抓住机会,就可以攻破潼关,打下长安。

结果呢?

窦建德现在被李世民堵在河内和相州一带寸步难进,而他的十万大军被堵在潼关寸步难进。

潼关一点都不虚弱好吗!

突厥人的欺骗,王世充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他根本没打算真正臣服什么狗几把处罗,他只是想要借势而已。

现在他最破防的是打不下潼关,十万大军只能在潼关前硬耗。

他可不是李渊,背后站着关陇家族,能够源源不断的获取粮草,他背后屁没有,隋炀帝留给他的老本基本上快要掏空,新占领的李密地盘早就在大业年间被打成了筛子,比特么洛阳还穷,他拿什么和唐军消耗?

学习朱粲吃人吗?

开什么玩笑,他还梦想统一天下呢!

现在怎么能做禽兽。

洛阳皇宫。

“齐王还是没办法破敌吗?”王世充看着太子王玄应。

王玄应硬着头皮禀报,“没有。”

“废物!”

震怒之下,王世充一脚踢翻御案。

殿下的太保王世伟、段达、云定兴等人吓得一激灵。

不害怕不行啊,王世充登基前后,杀了多少人?

范阳卢氏的卢楚,都惨死在王世充刀下,何况他们这些小鱼小虾呢。

“告诉齐王,朕要他十日内打下潼关,否则他等着朕降罪吧!”

现在打不下潼关,等李世民打败窦建德,唐军抽出人手,到时候难受的就是他。

王玄应有心劝解两句,但还是不敢,于是拱手道:“儿臣明白。”

至于其他人,则是不敢吱声,唯恐殃及池鱼。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