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完战报都没有贸然开口说话,全都在考虑事情本身带来的影响力。在这件事情上,追究谁对谁错已经失去意义。首先,领兵的是淮安王李神通,身为宗室,圣人不会把他怎么样,顶多找一两个背锅的杀了。

其次,永安王战死,现在圣人心情非常的悲伤,总结失败的意义是在往圣人伤口上撒盐,是在逼迫圣人发怒。

最后,淮安王战败,大唐将失去对河北的攻略优势,他们需要尽快弥补兵败带来的惨烈后果。

一时之间,武德殿内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都在等着第一个发言的人挑起话题。

而这个人,是太子。

作为储君,李建成知道自己的义务,他需要在这个时候稳定人心平稳。

“父皇,儿臣以为,应当立即派遣大将前往河北坐镇,接替淮安王对付窦建德。同时,遏制窦建德进一步通过太行八陉入侵并州。”

当务之急是对付窦建德,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追究这次的兵败的责任。虽然,殿内有一部分具有见识的重臣明白,这次兵败的失利很可能是因为淮安王轻敌冒进所致。

但现在,很显然不适合讨论背锅的问题。

李渊看了一眼太子,旋即道:“除却窦建德的事情,黎阳那边也传来噩耗,王世充似乎准备动兵进攻。”

哗!

这一次,大臣们都有些坐立不安。

一个窦建德,虽然杀了李孝基,但这只能让他们感觉到威胁。如果王世充在此时横插一脚,那才是迫在眉睫的压力。

李世民道:“父皇,王世充的事情不用担心。窦建德视河北为囊中之物,绝不会愿意看见王世充的势力进入河北。儿臣以为,只要命人向洛阳进军,王世充不日就会退回。”

“二哥所言,儿臣以为可行。”李智云道:“父皇,王世充攻打黎阳,或许有趁机取利的心思,但是他绝难和窦建德联手。眼下我大唐的主要敌人还是窦建德,如果不能重铸河北防线,那么窦建德很可能会乘机进入河内郡,威胁并州。”

两个最能打的儿子说话,李渊还是比较相信的。

现在的问题是出兵前往河内郡,抵御窦建德的兵马继续前推。至于永安王的死去的悲伤,他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毕竟,大唐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诸位爱卿以为,谁可担当却敌大任?”李渊目光扫视众人。

窦威当即道:“陛下,非秦王不可胜任。”

“臣附议。”窦抗拱手。

陈叔达亦是道:“非秦王殿下不可。”

裴寂、刘文静、萧瑀,三人虽然和李世民不是一条心,不过他们明白,现在很显然不是内讧的时候,于是纷纷同意李世民带兵。

李渊呢,自然也是偏向李世民带兵的。因为李孝基战死的事情,让他有点担心其他人打不过窦建德。

至于李建成,则是心情复杂。他有心举荐自己人去,但是想起现在河北的局势,他也只能捏着鼻子支持秦王。

因为,如果他派去的人无法抵御窦建德,那么后果他无法承担。

“父皇,儿臣也认为,此番只有二弟才能堪当大任。”

这话说出来,李建成心里实际上非常的难受。他心里明明很不想让老二去河北的,真的。

李智云适时道:“父皇,让二哥去对付窦建德再适合不过,但是我们也要防备马邑刘武周可能会趁机南下。故,儿臣希望父皇能够传信告诉四哥,让他务必小心。”

李渊点点头,“好,朕知道了。”

他看向李世民,“秦王。”

李世民当仁不让的说道:“父皇放心,儿臣定会将窦建德赶回河北!”

“不是赶回河北!”李渊恨声道:“若有机会,你要剿灭他,为孝基报仇!”

李渊自己的亲兄弟死的比较早,唯一还活着的,是他的妹妹同安公主。从小到大,李渊身边的兄弟都是堂兄弟,他之所以看李叔良、李神通、李孝基等人这么重,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毕竟,他当年继承唐国公爵位的时候年纪很小,若是没有李氏长辈的扶持,他绝难守住李氏基业。

而现在,李孝基死了。

似是看明白李渊的愤怒,李世民当即承诺,“父皇放心,儿臣会让窦建德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紧跟着,李世民提议道:“父皇,可让智云率军出潼关,伪攻洛阳,牵制王世充,使其从黎阳撤军。”

“准!”

李智云抱拳,“儿臣不会让父皇失望。”

李渊点点头,目光中露出一丝欣慰。不管如何,有老二和老五出面,他这心里头,十分的安心。

裴寂道:“陛下,目前朝廷可调动粮草二十万石,兵马十五万,敢问陛下,此番秦王出征窦建德,需要多少兵马?”

“秦王,你的意思呢?”李渊看向李世民。

“八万足矣。”李世民自信道。

李智云心知肚明,这八万兵马可不是临时从折冲府招募来的,而是一直追随李世民的精锐兵马。

李渊点头答应,“好,其余统兵总管,任你自选。”

“遵命。”李世民抱拳。

窦建德虽然强,但在李世民看来并非不可战胜。

随后,李渊看向李智云,“楚王。”

“儿臣在。”

“朕命你率领两万兵马,东出潼关,牵制王世充,若有机会,给朕狠狠的教训他!”

“儿臣遵旨。”

老李虽然心里恨不得把趁火打劫进攻黎阳的王世充抓起来直接暴打致死,但是他心里也明白,朝廷目前还无法支持两线大规模作战,只能再忍忍。

最起码,要先解决窦建德这个狗东西。

随着武德殿确定进攻方案,朝廷快速运转起来,一道道命令接连下达民部和兵部,朝廷派往沿途各州的传信使也在迅速行动,不久之后,各州的民夫将会在当地集结,然后帮助朝廷转运粮草军械,送往相州。

同时,李世民也在秦王府召集心腹,集众用武,确定攻打窦建德的方案。

而相州的相关消息也会在第一时间送往秦王府。

此时此刻,一起行动的还有李世民麾下的折冲府兵,他们得到朝廷的命令,立即放下农耕事宜,带上战马甲胄,刀枪剑戟,前往长安会聚。

战争机器快速运转的同时,将会带来无法遏制的行动力。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