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的时候,李智云就打算把香皂做成高端品牌和低端品牌两类,但是随着肥皂的口碑发酵,顾客量增大,低端品牌只能以后再拿出来,现在得把香皂的名气打开。

肥皂的口碑名气是自上而下的,先是贵妇们交口称赞,接下来变成男人们的议论。

传闻礼部的一些牲口去平康坊喝酒,同老相好交流人体艺术的时候忽然发现味道不对。

“三娘用的甚香料?可是唐香?”

小娘子:“???”

没几日功夫,平康坊的都知们就知道生意为何突然变差。不是客人们改邪归正,回家疼爱妻子。

而是唐香的出现。

随着平康坊都知们的实力加盟,唐香迅速脱销,卖到关门的那种。

东西两市,李叔良一共就两家铺子,根本卖不过来。

而李智云也因为准备不足,导致生产断裂。无奈之下,他只能在渭河那边又搭建两处工坊,然后直接派兵过去保护生产,不准任何人接近。

那是他的私人地盘,谁私自接近,一旦抓住,直接装麻袋沉河。

同时,他从依附楚王府的佃农里面挑了不少老实本分的人过去帮助制造香皂。

搞定生产,李智云在平康坊组了个局,请李叔良、李道玄、李道宗三人吃饭。最终敲定,京兆府这边,李叔良拿四成货,李道玄和李道宗拿两成货,剩下的两成,李智云自己分配。

皆大欢喜。

不日,东西两市又增开几家唐香铺子。这次,终于完美供应长安贵妇们的需求。

眼瞅着唐香红的发紫,少部分民部官员暗地里悄悄下手,然后被他们的上司一顿暴打。

因为,李叔良找了个时间,请民部的大小头头吃了顿饭,塞了点茶水钱。

牛鬼神蛇打理顺畅,唐香售卖也是畅通无阻。

而在宫里面,李叔良送上茶水钱,更是让老李喜笑颜开。

底下的小官吏消息不灵通,当然不知道唐香背后是谁。朝中大臣们自然心里门清,他们虽然眼红肥皂的收益,但是毫无办法。

因为肥皂的背后是长平王李叔良、淮阳王李道玄、略阳郡公李道宗、传闻还有一个楚王也有参一股。甚至,听说宫里面的圣人好像也有点关系。

这尼玛还怎么强取豪夺。

当然,喜欢嚼舌根的御史也都得到了李叔良的封口费。换成李智云一个人独吞香皂利润,指不定就有御史喷李智云与民争利。

不过香皂的火爆也只是一时的,毕竟它的主要客户是女人,不可能一直火爆,一直供不应求。尽管如此,垄断的利益还是让李智云、李叔良、李道玄、李道宗几人赚的盘满钵满。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朝臣们才没有心动的失去理智。这要是换成人人都爱的白糖,李智云四人根本扛不住。

楚王府。

“娘子,这个月赚了多少?”李智云一边喝茶,一边询问案几对面的楚王妃。

“哎呀,阿郎莫要打岔。”

楚王妃嘀咕一声,一双巧手,麻溜的串着开元通宝。

除了开元通宝,还有前隋的五铢钱也混迹在其中。虽然老李早已开始发行开元通宝,但是前隋的五铢钱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全部回收。再加上地盘不够大,天下尚未一统,所以开元通宝的流传范围还不够广。

见老婆没空搭理自己,李智云只能自己拿起账本计算。

半炷香时间,他基本上弄清这个月的收入。

五千吊左右。

嗯,这个收入勉强达到他的预算。毕竟肥皂刚出世,新鲜,新奇,加上长安贵人群聚,购买力肯定不差。

再过两个月,等大家熟悉了,利润肯定还要下降。但是不管再怎么下降,每个月少说也有两三千吊利润。

血赚好吧。

等将来拿下洛阳、拿下江南,利润肯定还是要涨的。因为,这只是京兆府的利润,别的地方他还没布置呢。

不过也不能抱太大希望,毕竟唐初的大都市也就那么几个,香皂这玩意又是高端产品,主攻客户群肯定还是有钱人。

现在老百姓都吃不饱,怎么会管自己是香还是臭。

又是一吊钱串好,楚王妃总算摆满了一桌子的铜钱。

黄橙橙的,霎是喜人。

“阿郎真是厉害,一番巧思,竟令府中收益变得这般丰厚。”楚王妃爱慕的看着情郎,一双大眼睛里面好像有星星在闪动。

不知怎么的,李智云突然感觉腰疼。他连忙从怀中取出一支金钗送到老婆手上,“今日散朝时路过西市,碰巧看见此钗,觉得适合你,便买了回来,你戴上肯定好看。”

“多谢阿郎,妾真欢喜。”

她拿起金钗戴上,问情郎好不好看。

李智云忙说好看好看。

自从上个月尹氏生下长子之后,李智云现在天天在楚王妃的房里折腾大半夜。

至于为了什么,大家都清楚。

......

书房。

众人用了茶水,杜如晦便问道:“殿下召我等前来,可是有要事相商?”

在李智云对面,坐着四位心腹。杜如晦、薛收、段志玄、谢叔方。

“嗯。”李智云点点头,问道:“近日风靡长安的香皂,你们可知道?”

“知道。”谢叔方道:“昨日我还让人去买两块送给内子。”

薛收道:“此物我也买过,真是神奇,小小一块竟要三百文,不过确实不俗。若是手上沾了油污,只消用唐香洗一洗,保准能够洗掉,而且还有一股香味经久不散。”

“那你们可知这香皂的利润是多少?”李智云问。

杜如晦眉头微蹙,提醒道:“殿下,此物虽然赚利颇多,但是不可打其主意。传闻售卖此物的背后之人,乃是几位宗室,殿下切不能得罪他们。”

李智云微微一楞,旋即摇摇头,“克明,你误会本王了。”

“大王何意?”

“这香皂,是本王的东西。”

“啊?”四人一惊。

半个时辰后。

“本王给了长平王四成的货,淮阳王两成,略阳郡公两成。如此还剩下两成的货,本王打算让你们四人平分。东西两市,你们可各自租一家铺子,找人代为买卖,如此,你们也能多些进项。”

四人面面相觑,旋即起身一拜。

“多谢殿下厚爱!”

这香皂在长安卖的如何,他们心知肚明。这是大王在给他们送钱啊,能不激动么!

李智云倒是想的很简单,自己吃肉,小弟们当然要喝汤。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