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府没有牢房,李靖被软禁在一处院子里。

“五公子。”李智云之前和李靖在马邑见过两次,所以李靖认识李智云。

“药师,我迟来一步,咱们可就天人两分了。”

对自来熟的李智云,李靖也不气恼,只是坐在凉亭里笑笑。

“五公子为何搭救在下?”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救你的,说不定我是来送你一程的。”李智云在他对面坐下。

李靖道:“唐王若要杀我,不会等到今日。只是在下曾冒犯唐王之私,他不愿让我舒坦而已。”

“你倒是实诚。”

李靖说的没错,依照老李的性子,像这种告密的二五仔向来是有多少杀多少。

李靖没死,那是因为老李不想杀。

俩人聊了一会儿突厥佬,说回正题。

“药师,我来此之意,你也明白。我只说一句,世人皆知韩擒虎之猛,却不知李药师之兵,着实可惜。”

闻言,李靖拳头霎时间握紧。

他不怕死,从他敢告发李渊就能看出来。他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能有机会一展所长。

蹉跎半生,一身才学无处施展,死不瞑目。

从臣子的角度来看,李靖情商高,非常会做人,所以他哪怕持身中立,依旧善终。甚至,李老二还让他和自己葬一块。

从此可见,李靖其实并没有什么追求。

钱、权、美色。

他都不喜欢,他只是个纯粹的理想追求者。

只不过,李靖追求的理想,倒霉的是萧铣,突厥,吐谷浑。

李智云起身走过去,拍拍他肩膀,“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便能离开丞相府。”

李靖这样的聪明人,话说多了反而不美。

至于让他加入‘李智云个人工作室’,现在还是别做梦了,只能看日后有没有机会交流感情。

看着李智云离去的背影,李靖微微一叹。

长安的治理越发通顺,官府开仓放粮,任百姓购买,粮店始终充盈无比,百姓渐渐心安,不再争相抢粮。

与此同时,大丞相唐王李渊借口囤积军资,向百姓借钱,承诺十日之内必还,且以一偿三。

百姓原先大都不信,只拿出几文钱上缴官府,可没想到十日后居然真得了官府的三倍偿还。

一时之间,长安百姓,人人称赞唐王乃敦厚长者,信义无双。

李总喜笑颜开,大手一挥,又赏赐李智云不少财物。长安的库房宝贝其实没有多少,大都被杨广带去东都,然后又送往江都。

眼瞅着老李在长安得了民心,窦股东和独孤股东也做出适当的让步,没有继续逼迫老李立即登基。答应的资金和粮秣,陆续送到老李手上。

据此,老李再度征兵五万,充实兵马。

不久之后,好消息传回,李世民成功给薛举开瓢,干掉薛举一万多马仔,抢了京兆以西大片地盘。

李渊高兴不已,立即封赏三军将士,同时任命李世民为唐国内史辅佐国政。

好事成双,这个时候齐国公,镇北将军,李元吉也护送着唐王家眷抵达长安。一时之间,老李一家纷纷喜笑颜开。

长安、启夏门。

“四哥!”

“四弟!”

李氏三兄弟迎上,李元吉下马抱拳,“大哥,二哥,五弟。”

李元吉长得一言难尽,络腮胡绕下巴一圈,眉骨凸起,似乎有返祖的迹象。不过其身材颇为壮硕,武力值甚高。

四兄弟见面,自然是一番寒暄感慨。

“五弟,我可听说你在河东生擒屈突通,打得漂亮!”

“若是四哥出手,屈突公只怕也难以招架。”李智云幽默道。

“哈哈哈。”

此时,家眷马车抵达,李智云和李世民相继前去迎接家人。

好巧不巧,二嫂和李智云生母万氏在同一驾马车里面聊天。

二嫂长孙氏,长得花容月貌,身段丰腴,极得李世民宠爱。话说回来,长孙氏要是长得不漂亮,后来能跟生猪仔一样,一窝一窝的下小兔崽子么。

就李老二的贪花性子,哼哼。

李世民和爱妻多日不见,**,错非有旁人在,这俩人都能啃到一块去。

李智云和二嫂打了声招呼,加深印象。

双方分别,李智云骑马带着万氏前往丞相府。

“智云,听说你这次做得不错,你耶耶很高兴。”万氏慈爱的看着儿子。

李智云谦逊道:“都是耶耶指点的好。”

万氏语重心长道:“你耶耶将来登临九五,你做事情,要小心谨慎。”

“孩儿明白,阿娘放心便是。”

万氏接着道:“往后,吾怕是要入宫侍奉你耶耶,宣道跟着入宫多有不便,可否让他留在你府上?”

宣道,即万氏幼弟万宣道。

万氏乃是隋扬州刺史万武刚之女,万宣道是其老来子,万武刚病逝后,万宣道便一直寄养在太原唐国公府。

“好啊,待舅舅长大后,可先谋个千牛备身。”

“好。”万氏喜笑颜开。

当夜,唐王府阖家团圆。

老李高兴啊,当瘪三当了几十年,以往跟小妾同房还要看窦氏脸色,现在翻身做主人,老李当然要好好振振雄风。

除此之外,李智云的几个姊姊,后来的长沙公主,襄阳公主,平阳公主,高密公主,长广公主等女皆侍奉在侧。

而在他们这一边,四兄弟和几位准驸马也是相谈甚欢。

冯少师和长沙公主,柴绍和平阳公主,这两人很早之前就是李家之婿,因此和李氏四兄弟相处的很放松。

安丰郡公窦诞和襄阳公主前几日才成亲,因此在李氏兄弟面前还有些陌生拘谨。

提一嘴,窦诞是窦抗第三子。

同样早早成亲的还有长孙孝政和高密公主,不过长孙孝政和长孙无忌关系似乎有些说法,导致他在李世民面前脸色很僵硬。

最后一位则是长广公主的夫婿,俊美男子赵慈景。老李很喜欢这个女婿,打下长安之后,封他为开化郡公,相国府文学,兵部侍郎。

换句话说,屈突通的兵部尚书就是个摆设,真正管事的其实是赵慈景。

说起来,要不是李智云干掉尧君素,赵慈景这个美男子,在不久之后就会香消玉殒。

李氏四兄弟,李元吉好酒好猎。喝酒不是碗就是大碗,作风极似胡人。此外,他的另一大爱好就是打猎,三天不打猎,等于要李元吉的命。

“五弟,喝!”

高兴,就是喝,不喝不给面儿。

李智云当然不会拒绝,举起大碗就干。

唐初的酒,主要以米酒为主,酿造出来的颜色大多是黄颜色。所以战事吃紧的时候,朝廷一般都会下令禁止用粮食酿酒。

“姊夫,喝!”李元吉端着碗敬赵慈景。

赵慈景是翩跶美男子,滴酒不沾,十全老公,完美情人。他对妻弟的要求感到非常为难。

“元吉,吾不擅饮酒。”

“今日高兴,不喝也得喝。”

李元吉亲手倒一大碗塞到赵慈景手中,还碰了一下碗,然后咕咚咕咚喝个爽。

见赵慈景为难摸样,李世民笑着劝道:“四弟,算了吧,慈景少饮,不要为难他。”

李元吉顿时有些不爽,喝酒还要插嘴。他冷哼一声,不做言语。

见状,李智云抓起酒壶,走到李元吉身边。

“四哥,咱们来喝个痛快。”

“好,还是五弟爽快。”

倒酒的时候,李智云朝着赵慈景笑了笑。

赵慈景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回以善意。

当夜,一众人喝的酩酊大醉。

那一夜,尹小娘子又未能如愿,只能侍奉着满身酒气的李智云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