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粲一路溃败,逃至向城,遭到唐军团团包围。

“五哥,让我攻城,我一定给你生擒朱粲!”李道玄满脸的兴奋之色,这一战他打得痛快,跟着骑兵往来厮杀,纵横无影,颇有石家庄赵子龙在长坂坡七进七出的豪迈。

当然,两者情况没法比。

火把如野蛮生长的野草,点亮黑漆漆的夜空。

李智云眯眼看着向城,似乎能够穿过冰冷的城墙,看见躲在里面瑟瑟发抖的朱粲。

“不着急。”

“不着急?”李道玄不解道:“为什么?生擒朱粲,这可是大功劳。”

废话,李智云当然知道生擒朱粲是大功劳。

但是,他的功劳还不够大吗?

救下长平王,剿灭朱粲,他是此战的头号功臣,这谁也不能质疑。所以,他根本不需要拿下朱粲添彩。

“朱粲如今困兽死斗,若是强攻,我军必有一番损伤。而且将士们鏖战一日,追击数里,人马疲惫,加之天色已晚,强攻不妥。让将士们休整一日,明日再攻。”

李道玄想了想,觉得李智云说的也对,便没有继续请战。

“众将听令!”李智云下令。

“在!”

“给本王困死朱粲!”

“遵命!”

李智云下令就地扎营,带着诸将回营休息。

回到中军大帐,李智云和众将又商议一会儿事情,随后便遣散众人。

靠着凭几,李智云揉揉眉心,缓解疲劳。

自进入南阳以来,至如今已经过去大半个月,这段时间他心弦一直绷的很紧。现在朱粲插翅难逃,他也能暂时放松一点。

瞧不起朱粲是一回事,但是这不代表李智云会大意小觑他。

不多时,杜如晦和薛收二人走进大帐。

杜如晦手中端着饭食,放在李智云面前。

“今日一战,大王身先士卒,拼死杀敌,体力耗损想必极大,快用饭吧。”

李智云自嘲的笑笑,端起饭碗,说道:“我哪是什么身先士卒,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大王切莫谦虚。”薛收笑着说,“若无大王坐镇指挥,如何能打败朱粲。”

李智云笑笑,低头扒饭。

军中饭食向来简单,粗茶淡饭不必言表。李智云向来以身作则,普通士兵吃什么,他就吃什么,因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菜色。

味道么,确实很差。

等李智云吃完,喝了杯茶,杜如晦方才问道:“殿下没有乘胜追击拿下朱粲,是有什么打算吗?”

闻言,李智云擦擦嘴唇,笑道:“克明知我。”

杜如晦谦逊一笑,“敢问大王有何打算?”

对李道玄的说辞,自然是借口,若李智云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朱粲,其实不成问题。

但他还有别的打算。

“本王得到消息,南阳解困,长平王正在赶来的路上。”

说到这里,薛收和杜如晦基本上明白。

“倒是把长平王忘记了,朱粲全力进攻大王,长平王自南阳脱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薛收道:“大王是准备将朱粲交给长平王拿下吗?”

“你们觉得如何?”

杜如晦和薛收陷入思考,不一会儿,薛收道:“长平王在宗室中确有分量,而且得圣人信赖,属下以为可行。”

“属下也觉得可行。”杜如晦先是肯定,转而提醒道:“不过殿下,属下认为,殿下此时不宜和长平王走的过近。”

李智云点点头,“这一点我也考虑到了,目前我还没有要结好长平王的想法。”

要不是看重他是宗室重臣,李智云绝不会在他身上花费心思,这么个卧龙,还是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

薛收道:“殿下不和长平王走近,但是可以利用他。”

李智云没说话,笑吟吟的看着薛收,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薛收接着道:“若是长平王拿下朱粲,那么圣人就能给他脱罪......这也算是戴罪立功吧。如此一来,南阳兵败,圣人就得找其他人来担责任。”

杜如晦接口道:“能担责任的,无非是庐江王和郑元璹。不管他们谁担责任,太子此番都不会好过。”

“说的极是。”薛收一笑。

啪啪啪!

李智云为他们鼓掌,笑着道:“我们倒是想到一起去了,此番长平王脱困,本王得好好和他谈谈因何失败。”

闻言,三人相视一笑。

紧赶慢赶,李叔良终于从南阳赶来向城。他听到朱粲溃败之后,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带着人就奔来向城。

他虽然没什么脑子,但是兵败的现实还是明白的。如果就这样灰溜溜的返回长安,到时候圣人一定会责备他。

为了止损,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和楚王一起拿下朱粲。如此,回去他也能有借口狡辩。

抵达楚王大营的时候,天已渐亮。李叔良本以为李智云这几日酣战不止,应当早已休息,却没想到李智云听说他来了,立马亲自出来迎接。

“皇叔,你没事吧!”

李智云接到李叔良,先是狠狠拥抱一下,紧接着松开他,上下打量,好似生怕他受了伤一样。

这般紧张的摸样,落在李叔良眼里,却让他好生感动。

“智云,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李智云‘勃然大怒’,“朱粲这个畜生是何等的残暴,我心里非常清楚。皇叔这些日子,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李叔良脸一红,惭愧道:“怪我大意轻敌,否则断不至于此。”

李智云立马说,“皇叔何以愧疚,你的奇袭之策并未做错,只是未能和庐江王配合好而已,这只是一点失误,我相信父皇一定能理解皇叔的苦衷。”

什么叫大唐好侄子,这就是啊!

听了李智云的话,李叔良心中暖暖的,心想这个侄子真好,性格好,脾气好,说话又好听。

同时,他也觉得李智云的话说到他的心坎上。若是李瑗那个废物能及时配合他进攻朱粲,他何以会被朱粲这个流寇围困南阳。

“多谢智云开解。”

“皇叔,你赶路而来,快快随我进帐休息。”李智云看向杜如晦,“去让火头营烧些饭食送来。”

“遵命。”

紧跟着,李智云又向李叔良道歉,“皇叔,军中禁止饮酒,请恕侄儿不能以酒款待。”

感动!

李叔良真心感动,这侄子实在没得说。他打了败仗,这侄子还能这么尊敬他,处处维护他,真没得说!

“军纪不可败坏,你做的对。”

叔侄二人走进大帐,李叔良这才发现,李智云为了迎接他,居然没穿鞋就跑了出来。

李智云在一旁穿鞋,察觉李叔良的视线,他抬起头笑着说:“皇叔见谅,这几日实在太累,手下人趁着我睡着,给我卸了甲。”

李叔良忙说:“不要紧,不要紧,你受累了。”

李智云咧嘴一笑,显得有些憨厚。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