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隋那会儿,商州还不叫商州,叫上洛郡。这地方挺有说法的,当年汉高祖刘邦就是从这儿打入关中,让西楚猛男吃了个瘪。

自古以来,关中号称王霸之基,四关一旦闭守,自成一国。开关东出,则可争霸天下。

但这四关,除了潼关、以前叫函谷关。其他的三关,其实并非是绝对的易守难攻。

比如商州的武关,这个地方就不好守。因为武关距离关中路程过长,而且沿途多为秦岭山路,补给困难,所以自古进攻关中者,多有选择南下自西南进攻武关,而入关中。

当然,历史上也有个别猛男从潼关打入关中的。

说武关是鸡肋,它也不是鸡肋。说它不是鸡肋,它又有点像鸡肋。当然,如果南阳郡在唐朝的掌控中,那武关就不是鸡肋,只要在南阳屯驻重兵,谁敢走武关进攻关内,必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但很可惜,目前南阳郡不在唐朝的控制之内。

眼下控制南阳的是朱粲。

朱粲号称人类终结者,灭霸师傅。眼下的百姓一般叫他畜生,食人魔王。

灭霸只是消灭一半人类,朱粲则不然,他打下一个地方,基本上是蝗虫过境,除了一针一线不要,其他的全都消灭干净,包括人类。

论神经病,他比北齐的皇帝还要更甚,属于反人类晚期那种。

朱粲起兵之后,号称迦楼罗王。这个称号,搁在现在来看无疑很有‘国际范’,但在唐朝,就是个沙雕二流子称号。

因为,迦楼罗是佛教里面的一种大鸟。毫无疑问,朱粲是个佛教徒,否则他也不会自称自己是‘鸟王’。

其实,朱粲残暴确实残暴,但废柴也的确废柴。

去年,邓州刺史吕子臧、山南抚慰使马元规、宣州刺史周超、三人都打败过朱粲。甚至玩封建迷信的太常卿郑元璹,在太子的支持下也带兵虐了一把朱粲。

但,没彻底打屎这个家伙。

不久前,吕子臧和马元规大意轻敌,结果被朱粲吃了。

现在邓州和南阳都落在朱粲手里,山南道讨捕大使,长平王李叔良只能率领三万大军驻守商州武关。

武关内,李叔良正在思量如何破敌。本来他也不着急,慢慢打就能耗死朱粲。但是不久前,长安传来消息,淮安王李神通在河北干掉了宇文化及。

这就让李叔良坐不住了,宗室中还能有人比我更优秀?

那绝对不行!

于是,他召集商州刺史于永宁、宣州刺史周超、以及山南道讨捕副使郑元璹几人,商讨怎么干掉朱粲。

“使君,朱粲麾下虽大多是乌合之众,但毕竟拥兵近二十万,若是强行攻打,必会损失惨重,还请使君三思啊。”说话的是商州刺史于永宁。

他的名字是不是很熟悉,没错,他有个弟弟叫于志宁。

关陇于氏,西魏八柱国于谨后代,算得上是关陇门阀中的中坚力量。

“你既然说了是乌合之众,那他又怎么会是我大唐铁骑的对手,于刺史多虑了。”李叔良干净利落的驳斥于永宁。

于永宁顿时无语,你他么听话只听一半是吧,二十万大军你听不见是吧。就是二十万头猪,三万唐军硬抓也要抓好几天吧。

“使君,朱粲麾下二十万大军虽是老弱构成,但胜在人众,不可小觑啊。否则,吕子臧和马元规二人就是前车之鉴。”

“屁话。”李叔良不高兴道:“他们岂配和本王相提并论。”说着,手掌哐哐拍案几。

看看清楚,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是大唐长平王,剿灭西秦的长平王!

“于刺史,本王找你来是想要商议如何破敌的。如果于刺史如此畏缩,那还是回去继续准备粮草民夫吧。此等大事,于刺史就不必参与了。”

于永宁动动嘴唇,最终还是保持沉默。

他看明白了,长平王铁了心要干朱粲,拉不回来的那种。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多费口舌呢。

谷因为,他在李叔良面前屁都不算。

郑元璹婉转道:“使君,欲攻朱粲,可否要先请示圣人呢?”

李叔良眼睛一斜,“本王以为郑使君先前打败过朱粲,应当不会说这种丧气话。怎么,你也畏缩?”

郑元璹顿时无语,那时候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能一样么。他进攻朱粲的时候,后者缺兵少粮。现在朱粲已经从人退化成畜生,直接把百姓当作口粮,麾下裹挟的百姓有二十万,能一样么!

“非在下畏缩,实在是朱粲残暴,不能不小心啊。”

郑元璹苦心孤诣的劝他。

于永宁有些奇怪,郑元璹可是太子推荐过来的,没听说他和长平王关系好啊,怎么如此尽心尽力辅助?

李叔良作为李智云认定的卧龙,自有道理。他听不进去郑元璹的劝谏,直接道:“朱粲不是突厥,我大唐不需要用女伎和亲,不用害怕。谁再畏畏缩缩,斩!”

这下子安静了,没人说话了。

郑元璹脸色涨的通红,因为李叔良在嘲讽他。突厥、女伎,这两个词,让他想起了一段屈辱史。

隋义宁初的时候,郑元璹和襄武郡公李琛一同出使突厥,带去大量女伎送给突厥始毕可汗,以此缓和唐突双方关系。虽然这是秘密,平民百姓不知道,但内部官吏却很清楚。

而且,其实郑元璹也算是给李渊背黑锅了。当初李渊起兵的时候就和突厥约定,攻入关中,妇孺送往突厥。但后来李渊成功后立马反悔,只送去一些女伎,安抚突厥。

可不管怎么样,这种行为都让人不耻,有向突厥蛮夷低头的意味在其中。

骂人不揭短,李叔良无疑是在往郑元璹伤口上撒盐。

再想想郑元璹出身荥阳郑氏的身份,就能理解郑元璹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耻辱啊!

宣州刺史周超一直老实本分的做个透明人,一句话不说,上司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李叔良自从干掉薛举之后自信心爆棚,觉得打仗也就那么回事儿,不是什么难事。

西秦都被我灭了,拿下一个朱粲还不是轻而易举。

粑粑给我整个薛举朱粲,我比李神通弱吗?

李神通能干死宇文化及,我李叔良难道干不掉一个朱粲?

开玩笑!

干!

在于永宁和郑元璹劝谏失败后,李叔良一句‘畏缩者斩’,彻底将军营变成李叔良的一言堂。

最终,通过决议。

出兵,进攻朱粲!

郑元璹忧心仲仲的回到自己营帐,坐在软垫上沉默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将消息告诉太子,让太子去劝圣人阻止长平王。

他这次过来可是太子好不容易弄来的带兵机会,绝对不能在履历上留下黑点。

摊开黄纸,郑元璹笔走龙蛇,快速写下密信,而后唤来亲随。

“你速去长安,将此信交给太子,要快!”

“遵命!”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