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不爽,但李元吉还是交了份子钱,太常寺的官员也很懂,立马重新测算。这次的结果不错,虽然不是什么大吉大利,但绝对比上一个恶卜要好得多。

果然是玩封建迷信的,这一套套的,看的李智云眼花缭乱。还是老祖宗会玩啊,光明正大的受贿。

随后,李智云和李元吉一起参拜历代先帝。

完事后,李元吉觉得太常寺恶心的一逼,要不是因为自己要结婚,想要讨个吉利,他一定把太常卿脑袋拧下来。然后他问李智云要不要一起去平康坊喝两杯。李智云在尹小娘子怀孕后确实没开荤了,不过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于是笑着婉拒。

在李元吉走后,李智云留了下来。

“大王,人到了。”太常卿带着一名中年男子走过来。

“你就是替本王占卜八字的太常令?”李智云打量着绿袍麻衣男子。

“下官袁守诚,见过楚王殿下。”

纳尼?

等等,等等?

“你叫什么?”

“袁守诚。”袁守诚不解的看着楚王。

卧槽,你就是一张嘴干死一条龙的猛男?

他一直以为西游记里的袁守诚是杜撰的,没想到真有这个弔人。而且,他还是太常令。

李智云给太常卿一个眼神,后者会意告退。

袁守诚不太理解楚王的动作,只是有些奇怪。

“袁天罡和你什么关系?”

一句话问的袁守诚大吃一惊,楚王怎么会知道袁天罡?

“回楚王,他是下官本家侄儿。”

草,对上了,袁守诚是真的。

“大王远在京城,如何得知下官侄儿姓名?”袁守诚问。

老子从书上看来的,李智云淡淡道:“你以后就会知道。”

见李智云不想回答,袁守诚也不敢继续追问。毕竟,他只是个八品的太常小官。

李智云踱步,问道:“你给本王所测箴言可是真的?”

袁守诚心里一惊,面上平静道:“大王所测箴言乃是大吉,有何不妥吗?”

守山虎,金玉雀。

这是李智云和楚王妃杨氏二人的生辰八字所测答案。

李智云当然知道这是大吉,他只是担心这个答案是卧龙李叔良强逼袁守诚占卜出来的。

李智云语气略带威胁道:“你可知道欺瞒本王会是什么下场?”

太庙内静悄悄的,袁守诚在这个十五岁的少年面前竟显得有些局促。楚王身经战阵不久,煞气未散。一时之间,极具压迫力。

“下官不敢欺瞒楚王,只是第一次为楚王所卜,未能解卦,故而不敢示人。”

好小子,果然有问题。

“拿出来,本王看看。”

“遵命。”

不一会儿,袁守诚奉上另一份卜卦。

李智云看完之后一头雾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似是而非雾中隐,穹高苍上匿云霞。’

“这什么意思?”

“下官不知。”

李智云没好气道:“你身为太常令,还有你解不开的卜卦?”

这就好比玩封建迷信把自己玩的不知所以,这不扯淡么。

袁守诚尴尬道:“大王有所不知,卜卦虽是固定,但解答却有千万。”

“本王的卦,古来未见?”

“倒也不尽然,只是这两句放在一起,下官就不会解释了。”

“不会解释。”李智云气笑,“你的意思是,本王和王妃的八字放在一起,从未有过?”

“是。”

“是你还敢随意拿个大吉搪塞本王?”李智云质问。

玛德,他要是不多嘴问这一句,这不歇逼么。

袁守诚连忙解释道:“大王稍安勿躁,这两句分开来看其实是上上卦,所以下官以为合在一起,应当是大吉。再者,那一日长平王要下官务必占卜大吉出来,所以......”

好家伙,果然有卧龙出没。

李智云无语,这尼玛业务能力不到家啊。

“你说分开来看是上上卦,那‘杂’和‘种’这两个字合在一起是好话么。”

袁守诚无语,你们到底要我怎样啊,谁特么知道会占卜出来这种卦语。再说,卜卦第二次就不灵了,他又不能再验证。

其实,他真的很想说太常寺就是做做样子,讨欢心的地方,你没事这么较真干嘛。

历史上不少人家八字不合也在一起过,那也没出什么屁事啊。就你们姓李的事多,麻烦!

于是,他低声道:“大王,前齐后主高纬卦语上上,其结果也不好,大王不必纠结于此。”

这就等于告诉李智云;李哥,咱们混口饭吃的,能不能不要这么较真,大不了我把大红包退给你就是。

草,你拿谁比喻不好,非要拿北齐的那群神经病?李智云顿时不高兴了,冷着脸说:“你也知道高纬是前齐皇帝,那他就不会篡改卦语么。”

大王,您就是大唐杠精么。

就硬杠,是吧。

袁守诚认怂,拱手道:“下官失职,请大王责罚。”

这尼玛还能说什么,对方是大杠精,说什么都会被杠,还不如直接认怂。

果然,我袁守诚就不配当官,还是去街上摆地摊骗骗小朋友的好。

李智云哼哼,没有直接说要惩罚他,而是道:“这卜卦还有谁知道?”

“仅下官一人。”

李智云打量着他,忽然道:“这太常寺太小了,容不下你,楚王府尚缺一名仓曹,你可有意向?”

什么意思?

给我升官?

袁守诚懵逼了,他实在搞不懂李智云的脑回路。

“不愿意?”李智云语气加重。

“不敢,下官愿意。”

“很好,吏部那边本王会打招呼,你收拾收拾,准备上任吧。”

言罢,李智云拿着那份卦语离去。

袁守诚久久无语。

李智云对于所谓的卜卦是不相信的,所谓运势天定,成大事者必顺天而逆数,这种事情,当个谈资也就罢了。

他主要是看上了袁守诚,以及他未来的侄儿。这俩人貌似对天文地理颇有研究,将来有大用。

回府之后,李智云顺手将那份卦语丢进火盆里面,看着它烧成灰烬。

这以后,还是不要麻烦那位卧龙的好,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亲自去做,不然出问题都不知道。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好玩,这次要不是那位卧龙,他可能就失去了见到袁守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