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杲的摸样就不是询问,更不是商量,而是杀人。谁敢阻止他干李世民,他就干谁。

上一个劝阻的现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此时,大将宗罗睺站出来,抱拳道:“陛下,秦州失守,粮秣断绝,还是该派人回援的。”

秦州还有个屁的粮食,屋内的大臣们纷纷腹诽。

薛仁杲打仗最讨厌后勤的屁事,他更喜欢上阵杀人。

“那个谁?”他目光游转,落在褚遂良身上,“就你。”

“我?”褚遂良脖子梗着,脑门上还有薛仁杲留下的大红手印。

“对,就你。”薛仁杲命令道:“你去救援秦州,若是失败,朕就杀你祭旗!”

褚遂良真是感觉自己日了狗,这尼玛也能找上他?

想他千里迢迢,从秦州跑来折墌城报信,被一顿毒打不说,现在居然要他回去救援秦州,这尼玛不是开玩笑么。

可薛仁杲满脸杀气的摸样告诉褚遂良,这不是开玩笑。

“救不了秦州,也没人救的了你!”

放下一句狠话,薛仁杲带着宗罗睺出去,商议干李世民一票。

褚亮拍拍儿子肩膀,说道:“不要怕,为父与你同去。”

“是。”褚遂良屈辱的低下头。

其实去回救秦州他并不怕,他屈辱是因为被薛仁杲像教训儿子一样当众羞辱。

次日,薛仁杲没有像李世民预想的那样匆忙撤退,反而开始强攻折墌城。

“薛仁杲,匹夫也,困兽死斗。”李世民呵呵冷笑,一副尽在掌握的摸样。

长孙无忌看着乌泱泱涌来的西秦兵马,眸色波澜不惊。

“薛仁杲不顾秦州,拼死一搏,可见其已没有退路可言。而今流言四散,西秦兵马人心不附,我军固守三日,西秦必定自溃,届时大军出征,必能一举荡平薛仁杲。”

“无忌所言,大善。”

房乔提醒道:“大王,薛仁杲虽为困兽,然则困兽死志,伤人也,不能小觑。”

“玄龄放心,本王已让侯君集和屈突通严守二门,任凭薛仁杲有万夫不挡之勇,此番也叫他饮恨乌江。”

薛仁杲确实是发了狂,他虽然不在乎后勤,但是后勤的小蜜蜂天天说没粮食,他自己当然知道没粮食。再打不下李世民,手底下的马仔肯定要搞事。

“给老子打,谁能打下长武城,拜大将军,封王!”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纵使是个草头王,那也能爽一回,西秦士兵攻城更加凶猛。

但是唐军以逸待劳,早将长武城打造的固若金汤,任凭西秦士兵如何凶悍,一时之间也攻之不下。

大将宗罗睺身先士卒,亲自攀爬云梯登城。

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侯君集。

“贼子来的好!”

侯君集长矛挥舞,站在城头上,面临万千箭雨,竟是丝毫不怵,如同闰土扎猹一般,长矛起起落落,西秦士兵惨叫摔下城头。

蚁附攻城,死伤最为惨重,仅仅两个时辰,城下尸横遍野,血流满地。如同大地肌肤,破口开伤。

薛仁杲怒不可遏,他真是要被李世民这种无赖打法逼疯。战又不战,退又不退,简直无耻至极!

宗罗睺负伤归来,气喘吁吁道:“陛下,末将失职。”

他在城头上和侯君集死战,结果不敌败退,险些从城头上掉下来活活摔死。

薛仁杲哪有心情管宗罗睺,再度下令,命人强攻长武城,他发誓,一定要把李世民五马分尸,以泄心头之恨。

此战一直持续到深夜,西秦数万兵马轮番强攻,皆被李世民挡下。

一连三日,西秦兵马宛如疯狗,抓着长武城这块硬石头疯狂死磕,结果咬的口齿崩裂,血肉模糊。

城头上扎满箭矢,宛如刺猬壳。李世民拔出一支箭,点评道:“杆木弯曲,做工粗糙,西秦兵马如何发挥战力,果真是贼寇之辈。”

跟着老板的侯君集嘴角抽搐,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老板还有心情说这些。

李世民心情好啊,薛仁杲这次撤兵,意味着他已经走到悬崖边上,只等着轻轻一推就能万劫不复。

但是李世民不打算现在就推,他爱兵如子,麾下兵马皆为精锐,岂能耗损在薛仁杲这个废柴下三滥手上。

他决定等。

等薛仁杲退兵!

又是一日,薛仁杲终于忍不住开始退兵,因为粮食已经吃光,而且长武城久攻不下,加上秦州失陷消息在军中流传,西秦兵马已经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叛逃。

再不撤,他就要真成孤家寡人了。

随着西秦兵马开始撤退,李世民大手一挥。

干他!

侯君集任左骑军统领,率领三千骑军攻其右翼。庞卿恽任右骑军统领,率领三千骑断其后路。此外,李元吉、屈突通、庞玉、公孙武达等人正面追杀,务求一战斩杀薛仁杲,全歼西秦兵马!

这一战可以说是薛仁杲盼望已久,只是情况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

其麾下兵马见唐军追来,十之**,要么投降,要么溃逃,万余人竟只有千人拿起武器追随薛仁杲杀敌。

面对唐军的数万大军围剿,战场很快就被唐军团团包围。

“杀!”

李世民马槊挥舞,亲自杀敌。

不要以为李世民只会谋略,他武艺亦是不差。

可以这样说,隋唐之交,大凡关陇门阀出身子弟,弓箭骑射绝不弱于普通武人。甚至,山东门阀子弟,防身武艺亦是基本功。

不然,你以为世家公子敢随随便便吹牛逼离家游学吗。

这个时代,死在路上的人不要太多,水土不服,一个小感冒就能要人命。没有一副强壮的身体,逛平康坊都会被花魁当作笑料。

每战必身先士卒,鼓舞士气,李世民一直是这么做的。

李氏四兄弟,人人皆有武艺在身。

主帅都拿刀砍人,小弟们自然更加积极。

干就完事儿了。

唐军嗷嗷的扑上去,把西秦兵马撕的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西秦大将宗罗睺再度碰上侯君集,这次二人马战,侯君集二十招内将宗罗睺斩落马下。

头颅高高挑起,侯君集大吼壮威。

“威!”

唐军杀的更加疯狂,士气暴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