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为悦己者容。

这句话,长孙氏也不能免俗。此番皇帝硬拽着她来昆明池散心,她是不愿意的。

好在,皇帝没有霸王硬上弓,居然是真的带着她游玩昆明池。

“陛下。”她轻轻开口打断。

李智云又不是猪哥,不存在看美女流口水的事情,他很自然的收回目光, 同长孙氏闲聊起来。

说实话,可能是因为长孙氏不是后宫妃子的关系,他和长孙氏现在相处起来倒是格外的放松。

这一点,杨皇后也不能给他。

说起来很悲哀,自杨恭仁请立太子的事情之后,李智云现在对待杨皇后,心里面总有些异样。

纵然,他是相信娘子的, 可是一想起杨皇后背后的弘农杨氏, 李智云满脑子的小情绪。

不是针对杨皇后,而是针对弘农杨氏的纠结。

有时候,他也不禁怅然。若是打压杨恭仁,杨皇后在宫里,又要如何面对自己?

可是不打压杨恭仁,只会让他变得更嚣张。为了将来不至于让杨恭仁走上绝路,李智云也只能变得冷漠无情。

家事国事天下事,在皇帝看来,其实都是一件事。

“唉。”

他叹了口气,仰躺着,眯眼假寐。

长孙氏能从他脸上看见疲惫。

她不禁费解,如今的皇帝, 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烦恼?

难道是因为自己?

想到这里,她赶忙将这个想法抛诸脑后。

魏征最终也没能劝住李智云,因为李智云糊弄过去了。

现在的魏征,可不是历史上的魏征。虽然魏征依旧忠直,但是不会不要命的死谏。

历史上,魏征看出来李世民要用自己立个牌坊。他呢,也因为曾经效忠李建成的关系,为了活命,甘愿让自己当個牌坊。

但是现在,不必了。

他本就是皇帝登基的从龙功臣,脑子坏了才会和皇帝顶牛。在魏征看来,只要皇帝和秦王妃别闹的太过分,他不是不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发生。

这天夜里,一骑疾驰至昆明池。

“九原急报,快让我见陛下!”

行宫内。

李智云正在和长孙氏下棋。

“观音婢,你可得让着朕。”

烛火摇曳,美人温婉多姿。

长孙氏看了一眼棋盘,毫不犹豫落下白子,五子一线。

她雀跃道:“我赢了!”

李智云有些不高兴的丢下黑子。

长孙氏得意道:“陛下可要遵守约定。”

“好好好,朕知道了。”

他们之间的赌约很简单,五局三胜制。若李智云赢了,长孙氏就得唤他一声哥哥。

若是长孙氏赢了,一个月内,没有长孙氏同意, 李智云不可以随便见她。

便在此时,高良忠急步而来,在李智云耳边低语几句。

“朕马上去。”

说完,他又嘱咐长孙氏,“观音婢,你先休息吧。”

言罢,李智云匆匆离去。

偏室。

李智云看完九原急报,深深吸口气,下令道:“回宫!”

天刚刚泛起鱼白肚,越国公家的秦怀玉就在院子里开始‘哼哼哈嘿’的练习拳脚功夫。

秦琼戎装在身,看了一眼努力练武的儿子,转身悄悄离去。

行至宫门,见到兵部尚书赵慈景,侍郎李靖,以及程咬金、徐世绩等人。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面都有了猜测。

武德殿。

李智云让人将九原的消息,传给诸位将军,相国大臣,而后静静的等待着。

消息很简短,信息量很大。颉利在草原连战连捷,夷男不敌,已经开始向大唐求援。

不得不说,尽管有薛延陀等部的背叛,但是颉利还是依旧强势无敌,最起码面对草原各部的时候,处于碾压状态。

不多时,尉迟恭第一个道:“陛下,我们该出兵了,否则薛延陀战败,突厥一定会再次南下。”

赵慈景道:“而今关中各仓饱和,军械齐全,三军士气旺盛,可以一战。”

将军们,自然是要战。

但民部尚书温彦博却道:“陛下,这两年我朝好不容易恢复一点元气,若是此时开战,只怕又要大大耗损国力。臣以为,不妨暗中支持薛延陀,继续消耗颉利,我们则继续发展,休养生息。”

温彦博的办法,其实更保险,更安全,但是李智云这一次却不能采纳。

因为他知道,从明年开始,大规模的自然灾难将会频繁光顾大唐各个地方。

如果这一次他不动手,等待下一次,只怕是四五年之后了。

而时间拖的越长,对大唐越不利。因为到时候,大唐要忙着在各个地方赈灾,草原却能安稳发展。甚至于,颉利将有机会消灭薛延陀,再度统合草原。

那对大唐来说,不是失去一次机会那么简单,更意味着大唐将要再度面对统一的突厥。

而以颉利的为人,大唐的边境,将会永无宁日。

届时内有灾难,外有强敌,想想李智云头皮就发麻。

程咬金冷嗤,“这几年,我们难道没有支持薛延陀吗?是他们自己不争气。陛下,末将以为,不能再等了,必须现在就发兵,出塞歼灭突厥!”

“末将附议!”武将们纷纷附和。

李智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询问了一遍相国们的看法,其中主要是杨恭仁、裴矩、陈叔达三人。

杨恭仁支持温彦博,而裴矩和陈叔达则觉得可以一试。

跟着,李智云又做出样子,采纳了多方意见。

最后,他缓缓说道:“打仗,要人,兵器,粮草。而今,我大唐拥兵马有数十万,粮草越百万石,军械甲胄齐全,朕以为,可以与突厥一战!”

闻言,武将们极为兴奋。

温彦博苦劝道:“陛下,春耕刚刚开始,折冲府兵,此时不宜轻动啊。”

武将们顿时不高兴了,纷纷怒视温彦博。

李智云知道,温彦博说的也是实话,但是他却不能答应。现在是动手的最佳时机,错过这个机会,他还要再等四五年。

四五年!

寝食难安的四五年,谁想忍受?

不过呢,李智云没有独断专行,而是说道:“诸位爱卿先回去,朕再好好考虑考虑。”

事实上,他已经决定干突厥,之所以这么做,只是给温彦博一个面子。同时也是做出一个姿态。

朕,是能听进劝的。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套路。

皇帝表示要想想,武将们则将怒气放在了温彦博身上。因为他们觉得,都是温彦博的阻止,才让皇帝犹豫。

以至于,小朝散去,武将们对温彦博冷嘲热讽。

李靖没有掺和这件事情,只是默默的准备回去。

但是很可惜,高良忠叫住了他。

“李侍郎,陛下传话,要见你。”

“见我?”李靖一楞,旋即低声问道:“敢问高公,陛下见我所为何事?”

“奴婢也不知道,李侍郎去了就知道了。”高良忠说。

带着疑惑,李靖随着高良忠去见皇帝。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