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位之后,新君奉先帝灵柩于太极殿。

而后,李智云便和大臣们为先帝处理后事,首先便是定下先帝庙号高祖,谥号武帝,称唐高祖武皇帝。

之所以不是太祖,那是因为先帝当年即位时认为, 大唐起家于太祖景皇帝李虎。

故而,创业始于李虎。

又据《孔子家语·庙制》,‘祖有功,宗有德’的规矩,定庙号高祖。而谥号武帝,则是赞扬先帝统一天下之功。

正式称呼则是唐高祖武皇帝, 或者唐武帝。

前汉及以前,每个皇帝都会有谥号, 但不是每个皇帝都会有庙号的。

有庙号的, 这就表明那個皇帝肯定是做出了一番大功绩。而谥号呢,则是评价一个皇帝的一生,所以每个皇帝都有谥号,但不一定有庙号。

是故,搁在前汉,庙号都是褒义,新君要求给先帝上庙号时,大臣们可能会再三考虑,现在则没这个必要。

因为历史上,汉朝以后,庙号已经开始泛滥,但是史书上称呼皇帝还是‘某某帝’。

直到唐高宗以后,谥号瞎几把乱添字,导致谥号又臭又长, 才开始转而称呼庙号。

总的而言, 庙号也好,谥号也罢,给好给坏, 全看新君和大臣们的意思。

像祖龙就足够霸气,老子是始皇帝,轮得到你们来评价老子?

一边儿待着去!

李智云原本想废除李虎的太祖庙号,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老李喜欢这么做,就随他去吧。

议定庙号和谥号之后,李智云耳边已经听见哭声。

走到太极殿,他看见先帝的妃嫔、子嗣,全都汇聚太极殿哀哭。此外,还有皇后万氏,平阳公主李秀宁,宗室,大臣们。

李智云轻轻叹气,旋即唤来各卫府大将军,副将,让他们严加守备长安。

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一点点的乱子。

一夜过后, 长安百姓方才知道,皇帝李渊已经大行,太子李智云即位皇帝。

长安霎时间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

太极殿,偏殿。

作为新君,李智云要忍着悲痛,处理国事,哭灵的事情,可偶尔为之,但不必日夜在侧。

礼部尚书于世虔找到李智云,说道:“陛下,皇帝者,神圣也,万民当避讳,自此之后,凡涉及陛下之名,当全部改过。”

李智云摇头道:“不必如此,朕为天子,万民如朕手足,岂有为难手足之理。这样吧,以后,只要智云二字不连在一起使用,不必避讳,一切如旧。”

陪着李智云处理国事的相国们,纷纷讶异。新君,胸怀宽广啊。

其实,避讳这种事情,汉朝的皇帝们做的很不错,直接自己改个生僻字,给天下百姓让道。

李智云则更加干脆一点,两个字不连用就可以了。

反正,他‘智云’这个名字,又不是什么多用词。甚至于,这都不算词。只是将两个字用在一起而已,不会如何打扰百姓。

如果有人真的取名‘张智云’‘王智云’,那你就是故意和皇帝李智云对着干。

不然,取名‘张智’‘张云’,甚至于叫‘李智’‘李云’都没问题。

历史上李世民倒是省事,就不改名,搞得整个天下为他让道。

不过这也无可指责,不改名的皇帝多的是,不缺他一个。李智云不改名,主要是习惯了,懒得改。

紧跟着,他又道:“朕之后,登基为君者,或依朕今日事,或改名,不得打扰百姓。”

于世虔答应道:“臣遵旨。”

随后,几位相国纷纷称赞皇帝仁厚爱民。

杨恭仁问道:“先帝大行,陛下准备何时尊封太后、太妃,诸王公主?”

李智云道:“再等等吧。”

“是。”

“那登基大典呢?”

“待先帝下葬之后再说。”李智云还没急迫到马上就要搞形式登基。

反正,他已经控制朝堂,掌握军队,不急在这一时。

现在事情一大堆,李智云还是决定先处理大事,然后再来考虑册封以及登基大典的事情。

跟着,李智云又开始和相国们商议先帝身后事。

主要是关于葬礼这一块,李智云将李渊的意思传达给几位相国,大体上,大家都同意一切从简。

有部分事情,大臣们有不同意见。

“陛下,臣以为,先帝临幸过的妃嫔,无论有无子嗣,都要前往寺庙修行,以免放出宫后,坏了先帝之德。”裴寂说道。

李智云想了想,答应下来。

先帝临幸过的女子,那肯定是先帝的女人,若是放出去嫁人,那不是给先帝戴帽子么。

“可。”

裴寂又道:“不过,先帝既然有命,那未临幸的女子,可以放出宫。”

“可。”

旋即,裴矩又问道:“陛下,废太子和李元吉,迁入先帝陵寝,该以何规模为宜?”

秦王李世民自然不用多说,按照顶级大王陵墓规格修建。但是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是反贼,这就不好决定了。

李智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追赠废太子为隐太子,李元吉为胶东王,一应规模,稍次秦王李世民。他们的子嗣,以及先帝旧日功臣,都迁入其中。”

“遵旨。”

李智云还不至于和死人一般见识,哪怕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曾想过杀他。

他和李世民可不一样,不会去故意恶心死人。便是将来能和二嫂琴瑟和鸣,生下子嗣,他也不会将孩子过继给李世民。

二哥,不用感谢我,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你也不想看见二嫂大好年华,整日消瘦吧。

让小弟,代你好好照顾可怜的二嫂吧。

想到这里,李智云嘴角微翘。

众臣旋即又提起下葬日程,礼仪规模,守陵卫戍士兵人数。

直到深夜,先帝的身后事,依旧没有说完。相国们担心皇帝陛下身体,故而主动提出,他们愿意下去商量完所有事情,然后上文书,呈交给李智云决定。

对此,李智云欣然接纳。

众相国走后,李智云唤来内侍,送上素食,稍微用了一些。

起身来到太极殿主殿,李智云缓步上前,跪在母后身侧。娘子杨氏、韦珪、淮阳等人,都与万皇后跪在一起。

万氏满脸憔悴,见到李智云,说道:“皇帝,你要处理国事,这边有哀家在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母后,让孩儿陪陪先帝吧。”

见状,万氏轻轻一叹,言道:“先帝临走前,嘱咐哀家,一定要劝你注意身体。先帝曾告诉哀家,虽然你年轻,但是身体不可不重。而今你已不是太子,而是皇帝,天下万民之兴亡,系于你一身,你不可不重视。”

李渊弥留之际,一直是万氏服侍在身旁。

太子妃,不,或许该说准皇后杨氏,也跟着劝道:“陛下,请先回去休息吧,这儿有臣妾在,无需担心。”

先帝驾崩不过是昨夜的事情,李智云登基大典都没有举行,何况是册封皇后,众妃,诸王公主这样的事情呢。

是故,目前朝臣们私下里虽然已经改口称呼万皇后为太后,但是太子妃等人的称呼却是没变。

毕竟,万皇后是皇帝生母,日后尊封太后是必然的,改口也没问题。但皇后么,只要皇帝没下旨册封,大臣们可不敢改口。

不过,朝臣们都知道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