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征被任命为监察使,巡视河东道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甚至于,在关陇人眼里,这是太子在向他们妥协,发配魏征。

而政事堂这边亦是没有异议, 他们虽然不明白这个监察使的具体作用,但是却没人敢直接反对太子设立新的官职。

五月。

苏烈和张士贵在渭州大破党项各族,迫其远遁山野。

陇西。

余下的党项各部人马,躲在山林之中。

这其中,实力最强大的属党项拓跋氏。入侵渭州时,拓跋氏也是主力。

当唐军来的时候, 受到重创的也是拓跋氏。

因此, 拓跋氏首领主张和唐军鏖战到底!

但是细封氏首领, 细封步赖却拒绝了。

“原本,我们在渭州、秦州,生活的很舒服,唐人也从来没有把我们怎么样,现在我们为什么要和打不赢的唐军交手?”

“住口!”拓跋氏首领喝道:“此番唐军来势汹汹,大肆抓捕我们的族人,你难道要顺从唐人吗?”

“可那是你先挑衅的唐人!”细封步赖据理力争。

其余各部首领议论纷纷,没人插口拓跋氏和细封氏的争吵。

其实不少党项首领都觉得唐朝皇帝这次反应未免过于激烈,以往他们也不是没有袭击过汉人,可唐皇帝却从来没有直接发兵过来。这一次唐皇帝小题大做,让他们很不满意。

不就是抢了点东西么,你大唐地大物博,抢你点东西怎么了。

当然,现在没人敢说这话。因为不久前, 唐军刚刚把他们打得遍体鳞伤。

嘴巴硬是一回事, 拳头硬,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吵来吵去没个结果。

便在此时,一支箭矢从天而降,穿透帐篷,落在一众首领面前。

“不好了,唐军杀来了!”

轰隆隆!

大地震颤,苏烈率领唐军杀入营地,直扑党项心脏所在。而在另一边,张士贵率军堵住下山道路。

苏烈猛虎如山,见人就杀,杀的血流成河。

张士贵在外围则是见人就抓,疯狂抓捕溃不成军的党项人。

一晃五日过去,党项各部首领带着族人疯狂窜进深山,打死不再露面,让苏烈很为难。

“这些党项人,一点骨气没有,打输了也不知道再来。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胆子来挑衅我朝。”

苏烈看着重重叠叠的高山,心里有些累。

这些党项人,打仗不行,逃跑第一名,窜进山里, 他也不好再动手。

张士贵道:“有点可惜,这次我只抓到两千人,不知道太子殿下满不满意。”

苏烈蹙眉道:“这次是我的过错,若是知道这些党项人如此无赖,我就应该诱敌深入,再围而剿之,如此一来,也能保证秦州、渭州等地的十年太平。”

“莫急,殿下没还有诏令我们回去,还能再试试。”张士贵安慰的说。

苏烈道:“先把那些党项人给殿下送回去吧,我可不想留着这群人吃军粮。”

“说的也是。”

十日后,李智云收到了两千多党项人。

他没有废话,直接下令,把这些人送到太原挖煤。

汉人是他的宝贝心尖子,用来挖煤他实在舍不得。而党项人,突厥人,羌人什么的,他用来挖煤没有一点点心理负担。

搞工业,哪能少得了资本积累呢。

资本积累,怎么能不压榨奴隶呢。

有了这批奴隶去挖煤,李智云也能让工坊加大力度的开始炼铁锻造板甲。

冯智玳站在路边,看着唐军骑着高头大马,用鞭子抽着党项奴隶赶路,心里面不禁感到害怕。

唐太子,果然暴躁。

党项犯边的事情,他也知道,而且他也对唐朝以前对待异族的政策有些了解。

基本上都是警告训斥。

可是这位唐太子好像不是这样。

党项仅仅是袭击汉人,便被抓了两千多人,如果他们造反呢?

想到这里,冯智玳心里暗暗决定,等晚上回家,一定要写信告诉父亲,决不能惹事!

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位唐太子,和以往那些中原皇帝不一样,他格外的认真。

尤其是对待唐人子民。

“诸位,这些党项贱奴,都是此前在渭州袭击我唐人的罪人,太子殿下有好生之德,打算将这些人送去太原劳作.......”

“好!”

围观的百姓们纷纷鼓掌。

他们对那位太子虽然比较陌生,但是岐州的事情才刚结束不久,他们能感受到太子对他们这些小民的关心。

冯智玳离开长安,来到此前实验种植占城稻的地方。

这些日子,他一有空就往这边跑。

找到负责的老农,冯智玳问道:“老丈,如何了?”

“你自己看。”老农赤脚踩地,感慨道:“我种了一辈子地,真没见过,两個月时间就能收成的稻子,这比粟都快。”

冯智玳下地摸着稻穗,心里高兴极了。

眼下这些稻子还没成熟,都是青中泛着黄,但是这已经证明,这确实是早稻,而且是品质上佳的谷物!

得到消息的李智云,领着一干大臣前来观看。

这可把裴矩等人给惊的目瞪口呆,他们可从没见过五六月就能收成的稻子。

司农少卿韦云起说道:“殿下真是神机妙算啊。有曲辕犁、土化肥,再加上这早稻,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

李智云摸着青葱却又饱满的稻穗,心里面高兴的不行。

不出三五年,大唐各地的粮仓都将能装满!

裴矩忍不住问道:“殿下,这究竟是何谷物,竟如此神奇?”

李智云绕有深意的解释道:“在岭南,也就是前汉时期的日南郡,那里天气极为温热,谷物一年两熟。甚至,孤从古籍上看见,在日南郡更远的西边还有一地,名为身毒。那里遍地黄金,谷物一年三熟!这早稻,便是从日南郡的占城得来,孤称其为占城稻。”

众臣瞪圆眼睛,显得很难相信。

倒是裴矩,若有所思道:“殿下所言,老臣确实在史书上见过。日南郡却有其地,前隋炀帝也曾派遣刘方征讨林邑小国,但是身毒......”

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身毒这个地方。

李智云也没有给裴矩解释,他只是先埋下一个引子而已。

待将来,他或许可以水路并进,先复前汉日南郡,然后借由港口,沿途设置据点,最终布局到身毒。

越想,越有可能实现呐!

李智云吩咐道:“韦卿。”

“臣在。”

“你可将收上来的稻子,当成种子,送给来帮忙的老农,让他们回去种植。”

“臣明白。”韦云起道:“臣会制定计划,一定尽快在关中一带推广此物。”

他很清楚,太子殿下,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那就是粮食哒!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