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宫女素心也有一天会成为皇后乌雅氏的军师。

皇后与潇妃对视一眼,向素心齐声问道:“谁是幕后凶手?”

素心神秘一笑,“娴嫔娘娘如何?”

“娴嫔?”皇后乌雅氏瘪起嘴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十分满意。

潇妃也直接嘲笑了起来,“娴嫔那个胆小鬼?算了,算了。别说谋害皇后了,就是让她杀只鸡都不敢。”

素心:“潇妃娘娘,敢不敢不是咱们说了算的,而是要她本人说了算。”

“什么意思?”潇妃停止了嘲笑。

皇后乌雅氏问道:“素心,你的意思是让娴嫔自己承认?”

“回禀皇后娘娘,素心正是这个意思。无论是威逼利诱也好,严刑逼供也好,总之让娴嫔自己亲口承认,就不怕皇上不信。况且,奴婢可以说那些有毒的玫瑰酥全都是娴嫔娘娘带来的。”

乌雅氏:“这样能行吗?”

潇妃:“我看行,素心这个主意不错。皇后娘娘,咱们就这样办吧。要不让我来解决那个娴嫔如何?”

皇后乌雅氏招手让素心过来替自己揉着太阳穴,“你若想去办就去吧。十处打锣,九处有你。真是一刻钟都闲不下来。”

“为皇后娘娘办事当然要积极点才行嘛,如今只要把这件事处理好了,咱们便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潇妃说着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娴嫔。

结果还没走出门去,就被昭帝堵在门口了。

“真巧,你也在这里?”这几日因为侍寝的缘故,昭帝原本对潇妃态度有了一些好转。但不料却在皇后宫中遇到了她,好感度瞬间就被消除得一干二净。

“皇上……”潇妃也感到意外极了,皇上怎么来了?而且还带着满脸的怒气。

昭帝极其冷淡的扫了她一眼,问道:“你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到哪里去?”

“臣妾是要……”潇妃舌头打结,她不敢看向昭帝那双愤怒的眼睛,只能将自己的头越埋越低。

皇后乌雅氏听到昭帝的声音,感觉让素心扶着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先规规矩矩给昭帝请了一个安。然后对宫里的太监们大吼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皇上来了也不通报!”

潇妃埋着头心想对啊,这些太监也太不像话了。幸好她们已经聊完了,若是正巧被皇上听见,那岂不是惨了。哼,待会儿等皇上一走,非要好好收拾这一帮太监们不可。

“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怎么了?皇后难道还要向朕发火吗?”昭帝冷冷的刮了皇后一眼,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皇后乌雅氏觉察出不对劲来,于是笑道:“臣妾不敢。臣妾也是怕这些奴才们偷懒,坏了规矩。”

“规矩?哼。在你的眼中还有规矩吗?”昭帝也不磨叽,直接开门见山道:“说说吧,万贵妃滑胎是怎么一回事?”

“万……”皇后乌雅氏冷汗直下。

她知道皇上这是来责问她了,她稍不小心就很可能会后位不保。

后背狂出着冷汗,面上却还要依旧展现最精湛的演技。

“什么?万贵妃滑胎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臣妾并不知道啊。”

乌雅氏面上的表情融合了惊讶、担心、不可置信,她只要越是这种时刻,就越要做出夸张的表情来,否则太淡定了就说明自己一早就知道似的。

“皇上,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万贵妃怎么可能滑胎呢?而且臣妾还听好几个太医说起过万贵妃的肚子,说她那肚子有些奇怪,看上不去并不想是有孕在身,倒像是扣了个枕头的腰上。”

昭帝指着乌雅氏大骂道:“你这个女人果然心肠歹毒,朕的皇子都被你给害死了,你还要招摇说万贵妃的肚子是假的!”

“皇上,这可不是臣妾造谣呀,明明就……”

“明明就什么?明明就是你推了万贵妃一掌!”

皇后乌雅氏疯狂摇头,“不,不是这样的。臣妾没有推她!”

乌雅氏的确挺可怜的,她确实没有打算要推到万贵妃,即便两人之间有过小小的肢体接触,那也是被万贵妃逼的。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是小小的碰了她一下,根本算不上推。

“还在狡辩!”昭帝龙颜大怒。

他本就不喜欢因为政治目的而联姻的皇后乌雅氏,再加上乌雅氏还生下了一个智力不正常的太子。于是便愈加嫌弃,已经有十年从不翻乌雅氏的牌子了。

这一次乌雅氏竟敢害了他心爱的万贵妃已经万贵妃的孩子,他说什么也绝不会轻饶这个女人。

乌雅氏也知道自己在皇上心中的份量,此时无论她如何解释,恐怕皇上都不会信。于是只能将目光投向了潇妃身上,希望一向伶牙俐齿的潇妃能帮上自己的忙。

潇妃也已经嗅出了一股极其危险的信号,她不停的吞咽着口水,来缓解着自己的紧张。

见到皇后投来求救信号,她也只能壮着胆子向皇上进言。“皇上,依臣妾看,这件事错综复杂,有待查证。皇后娘娘一向宅心仁厚,是不会推万贵妃的。另外,皇后娘娘昨日才剪伤了手指,现在疼着呢。又怎么会有力气推万贵妃呢。”

提起剪伤手指一事,乌雅氏反应了过来。连忙将缠有绑带的手伸到了皇上面前,“是啊,皇上您看。臣妾昨日修建牡丹花时真的剪伤了手指,伤口其深见骨,如今不碰都疼痛不止,更何况用这只手去推万贵妃了。”

“那你不会用另外一只手吗?”昭帝翻起一个白眼。

乌雅氏:“这……”

这怎么有一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感觉?

意思是反正皇帝认定是自己推了万贵妃,是呗?

“皇上,关于皇后娘娘是否有推过万贵妃,这件事光靠万贵妃一个人说是不行了。奴婢斗胆向皇上建议,还是将此时交由刑部调查吧。”

“交给刑部调查?哼,也行呀。”

昭帝转过脸来,看了一眼。哼,原来说话之人是宫女素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