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平看见苏靖愣住了,碰了碰她的胳膊:“怎么了,没见过爆竹?不应该呀,江家也算是曾经的豪门望族,什么样的烟花爆竹没有?”

苏靖徐徐说:“五彩的烟花就没有。”

白清平走到小孩子们跟前,从衣袖里掏出一大把糖放到一个小女孩的跟前。

小女孩充满童真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白清平手上的糖果,其他的小孩子也围了上来。

白清平说:“小孩,叔叔可以用手里的糖果换一支你们手上的烟花吗?”

那些小孩瞬间将手中的烟花抽出一支递到白清平的手上,然后一拥而上拿走了他手中的糖果。

白清平蹲在那里被小孩们团团围住动弹不得,苏靖看他这样很是好笑,一直等小孩们走了,白清平才站了起来。

苏靖走上前嘲笑她,眼眸中闪烁着欢喜:“你这么大人了,出门还带着糖吃呀?”

白清平将烟花递到苏靖的手上,注视着她的眼神,那里终于有了光彩:“糖果嘛,是给一个人准备的,可惜这些年都没用上,给你,看你刚才愣在那,一定是想玩,可惜没有大的,改天给你找找,保准比你见过的烟花都好看。”

给一个人准备的,苏靖一直不知道白清平心里的那个姑娘是谁,她不会在意白清平把给他准备的糖换成了烟花给苏靖玩吗?苏靖再胡思乱想着。

小烟花是民间传统手艺做成的,极细的一根,听说这种长长的小烟花可以燃很长时间,这些贫民玩的东西,上不了台面,江府中从来不会买,偶尔下人的孩子在江府玩一玩,江妍和江姝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要是被江夫人和江震涛知道他们两个碰这种危险的东西,难免会连累买烟花的人。

白清平看苏靖一脸好奇地盯着小烟花,微微一笑,拿出火折子点开了前头的红纸,金黄的火花从这根小细棍里喷出来,火光的尽头好似还有一个火花。

苏靖脸上笑颜展开,以往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放,放这个的人都是一脸开心,当苏靖第一次将这小烟花握在手上,感受到她在自己的手上“绽放”,她才知道为什么她们这么快乐。

这“小烟花”生命力很强,燃了好一会儿,一根才燃完。

白清平啧啧赞叹:“汉州的手工艺果真名不虚传,不仅兵器工业发达,这一根小烟花都能做得于此好。”

当白清平再一次将火折子靠近其他的烟花时,苏靖连忙把手缩了回去:“这些留着吧,咱么赶紧去办正事。”

其实苏靖是想留着回去和苏瑶一起放,放小烟花对以前的江妍和江姝来说可是一种奢望。

宗伯李勇当年是被冢宰周庭提拔起来的,如今两人都居高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周庭这么老奸巨猾,他手里肯定握着李勇的把柄,不然李勇怎么会对他恭恭敬敬至今。

周家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周二小姐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两个儿子整天在外花天酒地,周庭今日恰好去了李勇的府中商议事,所以他们两人打算直接去周府,他们不信了,把周府翻个底朝天,还翻不出有用的东西来?

苏靖一路都是被白清平拽着袖子飞檐走壁的:她不熟悉这里的世家。

到了周府旁,他们靠近院墙,白清平在苏靖的耳边低语:“一会你去翻周庭的书房,一个时辰后我们在这里会和。”

苏靖讶异地看着白清平:“你不和我一起去?”

“我从正门进,向他们打探点事情。”

“你找谁打探?”苏靖很疑惑,从正门进,他有认识的人?

白清平得意地告诉苏靖:“周二小姐。”

苏靖睁大了眼睛:“周二小姐不会就是……”苏靖其实想说周二小姐不会就是你的心上人吧?话还没说完白清平就捂住了她的嘴。

“想什么呢?这不是为了打探消息吗?前些日子刚认识的,别多想。”

苏靖相信了,毕竟这种人,勾搭几个世家小姐也不奇怪。

“那我去了。”苏靖翻过了院墙,院墙内就是周家后院,苏靖在一棵树后躲了一会,直到周二小姐走去前院,苏精才轻手轻脚地进入了周庭的书房,周庭的书房内没有下人,周庭曾吩咐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书房。

苏靖走进去一看,倒还像点样子,里面的陈设古色古香,估计是早上写过字,砚里的墨还未干,散发着墨香。

乍一看没什么奇怪,仔细一看,这些摆饰,笔墨纸砚都是珍品,有些甚至是进贡来的。

胆子实在太大了,连御赐的东西都敢从里面捞油水,苏靖更是愤怒。

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罪证”,难不成在别的地方,不可能呀,周廷家人多嘴杂,除了书房是他比较私密的地方,还能放在呢?

苏靖又环视了一圈,将目光定格在一个柜子上,那柜子上摆的东西不多,却紧紧地靠着墙壁,其他的陈设都离墙壁有一二寸的距离。

苏靖将柜子移开,果然,柜子后面凹陷下了一个暗格,里面有一个小匣子。

苏靖将匣子拿出来,推回柜子,摘下头上的发簪,插进锁眼,手指试探着,开锁的本事他早就跟师兄学会了。

苏靖的师兄经常逃出谷中,每次被抓回来都要被锁在屋子里,每次他都能自己开锁并且成功地逃出来,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苏靖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就把师兄逐出去了。

苏靖打开匣子,里面叠放着许多名单和地图,地图上标记着许多商铺,估计就是周府藏钱的联络点。那些名单里有很多苏靖这些日子很熟悉的名字,果然,看他们平日里那奸诈之态,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书房外脚步声答答。

“我刚才明明听见书房传出了声音,怎么现在没了。”

“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听错了,大人严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会不会是贼?要不要进去看看。”

“别进去了,小心大人发现,我们两个肯定得挨板子。”

白清平早就在院墙外等着苏靖了。

幸好周府的两个下人没有进来,苏靖等他们走后,翻墙出来了。

白清平看苏靖已经找到东西了,赶紧拉着她:“咱们赶紧走,周庭一会就回来了。”

两人回到开议殿后,一股脑地将小匣子里的地图名单还有许多信件一股脑地倒了出来,苏靖仔仔细细地打开看了一通,怒火更大了。

书信里竟然有他和四州边防将领的通信!!!

当着白清平的面,苏靖直接吼了出来:“好个周庭,敢在军饷和军粮上动手脚,我直接把他五马分尸。”

“王上,作为一个君王,遇事要冷静,微臣已经告戒过王上很多次了。”一声冷语从侧边传出来,原来许玉言一直在开议殿看奏折。

苏靖被他浇了一头冷水,但苏靖不怕他:“证据都在手上了,人也都查清楚了,我已经很冷静了,这个时候不除掉这些祸害,许相你说,什么时候除。”

许玉言行礼后缓缓开口:“此时牵扯甚广,微臣建议王上先想办法稳住边防,以免名单上的人趁机起兵造反。而且陛下切不可动作太大,一旦打草惊蛇,收拾起来就麻烦了。”

苏靖听了许玉言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一面对自己刚才的冲动表示羞愧:“那等着让阿辰领黯罗门先把地图上周庭存放财物的商铺端了,这老东西,不知吞了多少不义之财。可是四州边境怎么办?”

白清平笑着走向前:“微臣认识风尘帮的九姨娘,或许她会帮到我们。”

苏靖疑惑地看着他,却见白清平一脸自信,姑且相信他。

风尘帮的客栈遍布十四州边境,能进入风尘帮的个个都是好汉,如果能得到风尘帮的帮助,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而且听说风尘帮的帮主九姨娘对这个称王的少女也是很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