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女娲宫中,一股凝重的气氛和可怕的压力正笼罩着女娲宫内的每一个生灵。

哪怕是强如“妖师”鲲鹏这样的顶级强者也同样神色凝重,甚至是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跟其他妖物一样不敢发出任何的异响。

因为他们都知道,此刻这女娲宫唯一的主宰,世间的最强者之一,功德圣人女娲娘娘——很生气!

自从在不久前,女娲娘娘收到消息,得知黄裳成为酆都之主,并借着酆都的力量凝聚了国度,实力和势力大增之后,便是勃然大怒,不仅打碎了自己最心爱的几个法宝花瓶,甚至就连平时备受娘娘喜爱的一个侍女也仅仅只是因为多说了一句废话,被娘娘一掌打成了枯骨,甚至连枯骨都风化成沙,随风而散。

也正因为如此,此刻娘娘将他们这一众心腹手下召唤过来,在场众人也只感压力巨大,甚至是心生恐惧,不敢发出半点声响,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像之前那个侍女那样被娘娘生生击毙。

“你们应该都知道最新的消息了吧?”

宝座之上,女娲将冰冷的目光从在场每个大妖的身上扫过,然后淡淡的说道:“那位道门天骄如今成为了酆都之主,又成就了国度,各位有什么看法?”

“这对我们而言……是个很糟糕的消息。”

听到女娲的话,在场许多大妖都不敢回话,唯有资历同样老的妖师鲲鹏,在沉默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由于之前陆压跟黄裳之间的恩怨,我也专门调查过这位道子……”

“而根据我的调查,这位道子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说到这,鲲鹏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他并非上古重生的强者,而是这一纪元的普通人,只是因缘际会得到道门的传承法器而已,用起于微末这四个字来形容他毫不为过……”

“没有从小接受各个宗门或者是秘传家族的培养,甚至之前从未接触过修行,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就算天资再好,其成长也会有限,毕竟前期的基础没打好,一步慢就会步步慢,更别提是缺少了那些势力资源的培养,就更会拖慢成长的速度了。”

“但这个家伙却是个异类!”

想到自己全力搜集到的那些情报,鲲鹏眼中浮现出了明显的忌惮之色:“这家伙虽是起于微末,但崛起的速度却是极为惊人,甚至是达到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根据我的调查,他能够如此快的崛起,一共有四个原因。”

“第一,天赋!”

“根据情报显示,哪怕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展现过阴、阳、生、死四种天赋能力,之后甚至还掌握了雷、火、甚至是空间的力量。这等天分,别说是在现在了,就算是在上古时期也极为罕见。”

“而根据他最开始所掌握的一些力量和施展的神通,我怀疑他是极为罕见的阴阳生死四系力量的拥有着,而修行的更是号称上古第一秘法的《阴阳生死录》。”

“也正是依靠这超凡的天赋和功法,他才能展现出超越甚至是碾压同阶的战斗力。”

“其二,是同伴。”

“修行讲究财侣法地,所谓侣便是伙伴,道侣,而根据情报分析,黄裳身边的同伴没有一个是普通人,其中那位佛门的佛子就别提了,而且居然还有一个继承了祖巫一脉传承,甚至有着万法不侵之体的巫族强者。而正是有着这一群伙伴的帮助,黄裳才能屡屡战胜强敌,夺取各种资源和机遇,然后依靠这些夺取的资源和机遇弥补了他与那些大势力传人的差距。”

“第三,是胆识与智慧。”

“在黄裳无数次的战斗中,他所展现出来的智慧绝非常人能比,甚至是一次次布局更是精妙绝伦。而且跟绝大多数依靠智慧,却胆小惜身的人不同,黄裳此人极有胆魄,而胆魄加上智慧,就能成他人所不能成之事。”

“第四,气运。”

“黄裳此人有大气运在身,哪怕是面临绝境也往往能够福星高照,甚至还有运灵相伴,再加上如今他成为道子,又坐拥酆都,背靠酆都和道门的气运,这等气运也就更加惊人了。”

分析完了黄裳的一些特征之后,鲲鹏神色变得极为凝肃,沉声说道:“由于之前一些恩怨,还有许多特殊的原因,这位心胸狭隘,有仇必报的道子是绝对不会跟我们之间和平共处的,所以他越强,对我们的麻烦也就越大。所以,我个人建议,我们最好是先下手为强,想办法除掉他,至少是废掉他,以除后患!”

“不愧是妖师,分析得很对,比其他那些只知道发呆的废物好太多了。你说的没错,对付这种潜力惊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实力就会有所飞跃的妖孽,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先下手为强。”

听完鲲鹏这方有理有据的分析,女娲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随后点了点头,道:“但是如今他已经成了气候,想要对付他并不容易,妖师,你有什么建议?”

“要想对付这样的妖孽,就要从他最强的几个点下手!”

鲲鹏似乎早已想好了对付黄裳的策略,点了点头,道:“第一,他天赋惊人,修行阴阳生死之力和《阴阳生死录》,但《阴阳生死录》并非没有破绽,我们若是找到针对之法,在交手的时候加以限制,必然能够让他的战力大打折扣。”

“第二,黄裳的伙伴实力虽强,是他最强的臂助,但同样也是他最大的软肋。此人重情重义,对于伙伴的生死看得比自己的生死还重,只要我们能够拿下他其中一部分伙伴,就能让他投鼠忌器。”

“第三,胆识与智慧。”

“此人胆识和智慧惊人,往往能够在绝境中想出破局之法,所以如果真要对付他,不妨找奥林匹斯方面,与雅典娜和阿瑞斯联手,这两人一人掌握智慧之道,一人掌握战争之道,针对的就是智慧和胆识,只要能借来这两人的力量,哪怕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干扰黄裳的胆识与智慧,都能大大提升我们行动的成功率。”

“第四,气运!”

“黄裳固然气运惊人,但气运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他是道门之子,与奥林匹斯方面是死敌,所以若是娘娘肯出面,我想命运三女神应该很乐意帮娘娘干扰黄裳的气运,到时候失去了这惊人的气运,黄裳就像是折翼的鸟,扑腾不了多久了。”

说到这,鲲鹏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而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黄裳固然是道子,能够借助道门的势力,但同样也有很多的敌人,不仅仅是奥林匹斯,甚至就连被他夺走了世界树碎片的阿萨神族也不会放过他,更别提他跟教廷方面的旧怨,我想若是有个足够分量的人从中联系,联合这些力量一同出手的话,那就算是十个黄裳也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鲲鹏就将目光移到了女娲的身上,显然他所说的那个“很有分量的人”指的就是女娲!?

PS:更新奉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