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三个人一起玩好像少了点乐子,而且不带妹妹一起玩游戏会让两个千叶人感到不安,最终凛太郎和两个片濑姐姐还是安静地等待着片濑星理浴室归来。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左右,凛太郎简单地算了下,这三姐妹洗澡花的时间每人大概是自己的两倍多,加起来四舍五入一下,一个小时就这样消失了。

本来因为坐在暴风雨的中心而无法安睡的凛太郎又在气氛变得平缓过后浮现出了睡意。她们两姐妹在聊着一些关于运动和身材的话题,凛太郎不是很感兴趣,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打着哈欠。

片濑阳莱非常不满意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啊凛太郎?我就坐在你旁边,你居然还打哈欠?”

“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姐姐你的吸引力不够,就这么简单。”虽然是平和的氛围,但是片濑叶月依旧要呛她一下。

片濑阳莱转眼就朝她看了过去。

“小叶月你是不是忘了……你也在旁边坐着呢。”

片濑叶月愣了一下,勃然大怒,拍着桌子。

“砰!”

“凛太郎你什么意思?”

我就是坐在这里,我招谁惹谁了?

因为有了新的疑惑,凛太郎终于稍微清醒过来了一些。

“没……我只是在想,西瓜已经在冰箱里放了好一会了,差不多可以拿出来吃掉了。我们家的西瓜味道很不错,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沉思,慢慢的就想睡觉了。”凛太郎编造了一个比较随意的借口。

片濑阳莱也跟着拍了一下桌子。

“你是在说我没有西瓜有吸引力吗!?”

凛太郎明白了,这两姐妹是在没事找乐子,至少片濑阳莱是这样的。

“就算是阳莱你,我也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你的魅力怎么可以用来和西瓜相提并论?”凛太郎倒是也想拍一下桌子,展现自己的气势,但是自己又没有什么表情,拍不拍桌子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片濑阳莱因为凛太郎的话而感到震惊,过了一会,她的脸上带着无比的疑惑问道:“是指我比不上西瓜吗?”

“……你就不能对你有点自信吗?”

凛太郎都已经想好该怎么夸她了,结果她来这么一句,让凛太郎有种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的感觉。

“一般来说,接下来经常会出现一些翻转过来的话才算是正常现象吧?小说啊漫画里啊都是这么写的。”

“可是这不是什么小说或者漫画。”

片濑阳莱插着腰:“你怎么知道不是?万一我们现在就躺在什么续命舱里,每个人都活在数字的世界呢?”

黑客帝国是吧?

凛太郎耸了耸肩:“那剩下的话我可就不说了。”

“说!全都说出来!”片濑阳莱又拍了一下桌子。

这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了的矮木桌,不知道会不会被片濑阳莱给拍散架。

“我说的当然是阳莱你比西瓜的吸引力要大得多了。”

“……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很微妙的被拿来和西瓜作比较的感觉。”

这不都是你自找的吗?

“不要想那么多,你只要知道我是在夸你就行了。”

“就算你这么说……算了,就当是这样好了。”片濑阳莱的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

此时,从旁边传来了让人觉得不安的视线。

凛太郎直接一手以进为退。

“叶月,你不要忘了,你和你姐姐……除了身材上稍微有点差别以外,长得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你们可是亲姐妹来着。”

敌意消失了。

凛太郎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正好,片濑星理也终于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了。三人的目光同时朝那个方向转去。

这已经是今天晚上凛太郎第三次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集中在某一处的时候发呆了。

如果说片濑阳莱是片濑大小姐变成成熟大人的状态的话,那片濑叶月应该就像是她作为高岭之花一般的高中生少女的形态,这都是比较正常的。

毕竟片濑阳莱真的就比自己的妹妹大了六七岁,也确实是一个已经成年了的大人,画风成熟一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片濑叶月呢,倒是很好地诠释了“我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我就是这样一副冷漠的模样”这个传统大小姐在凛太郎心目中的形象。不得不说,还挺还原的。

但是片濑星理就离谱了。

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蓬松的,印着带有笑脸的云朵,还有可爱的狗头的睡意,脸蛋红扑扑地站在那里,衣服并不很厚,但是布料还挺足的,几乎看不到什么皮肤,片濑星理甚至给了凛太郎一种缩在保护铠甲里面的感觉。

像个害羞的仓鼠一样,怪可爱的。

在凛太郎的注视下,片濑星理的脸变得更红了。

“真,真的吗?”

……

凛太郎疑惑了一下,直到从旁边传递过来的视线里威胁的意味变得尤为清晰,凛太郎才快速看了左右两边一眼,片濑阳莱和片濑叶月正脸色不善地看着自己。

我又干嘛了?虽然你妹妹怪可爱的,但是看都不让看了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

嗯?

片濑星理刚刚说什么来着?真的吗?什么意思……卧槽?

“凛太郎……你该不会对我妹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吧?啊?”片濑阳莱的面容扭曲,看起来就像是漫画里会出现的,真的会用带钉子的棒球棍打人的不良少女一样。

“……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可没有听到什么类似的感叹……”片濑叶月也抽着脸,但是在意的方向已经发生了改变。

凛太郎吸了一口冷气……

“阳莱、叶月,你们不要忘了,你们三姐妹……可是长得一模一样的。换身衣服的话……不都是一样的吗?我在夸星理同学,当然也是在夸你们。”

虽然这个说法凛太郎觉得挺弱智的,但是来自旁边的敌意确实有所减少,凛太郎非常庆幸。原本低着头,有些害羞的片濑星理也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走路带着小跳地来到了桌子的旁边。

虽然自己的位置被姐姐给占了,不过问题不大,片濑星理对于能够坐在凛太郎的对面并不介意,甚至有些庆幸。

面无表情的樱庭同学可是很帅的。

这是只有她发现了的秘密。

凛太郎准备跑路了。

“我先去洗澡了,你们随便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