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还好,两个人防御同样变态,即便是如此可怕的震荡,依旧没有人受伤,由此可见,这第一次试探,两个人以平分秋色而告终。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全部都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崔四竟然真有硬拼先天灵宝的实力!

尤其是对面的黄吉祥,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人都傻愣在当场。

崔四站稳脚步之后,看弄缓缓散去的灰尘,忍不住冷笑道:“先天灵宝赶山鞭,也不过如此吧?”

黄吉祥被崔四这话从震惊中惊醒,不过他却没有生气,反而笑道:“不错,不错,不亏是混沌巨灵族,竟然有这么变态的力量,我不得不佩服你啊?不过,你要真以为这就是先天灵宝的能力,那可就大错而特错啦!”

“此言何解?”崔四皱眉问道。

“很简单,赶山鞭,别看名字叫鞭,可实际上它并不是用来抽人的武器。我刚刚那一下,只是随便用了它的一点威能,并没有真正发挥它真正的作用。本以为这就已经足够将你击败了,但是现在看来,却是我太过轻敌啦!”黄吉祥随后笑道:“既然你这么强,那我就不得不全力动用赶山鞭,跟你好好玩玩了!”

“好,就让我见识一下赶山鞭到底有什么本事吧!”崔四毫不在意的道。

“可以!”黄吉祥点点头,然后肃然道:“崔四,在此之前,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就凭你刚才那一斧子,我就自问,没有赶山鞭的话,我不是你对手。但是现在,我有赶山鞭在,你输定了!”

“废话少说。”崔四不耐烦的道:“赶紧动手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啦!”黄吉样随即大叫一声道:“看我赶山鞭,如何赶山!”

说话间,黄吉祥抡起赶山鞭狠狠凌空抽了一下,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决斗场上空就猛然间出现了一座座的大山。

这些大山都是下圆上尖,形状如同一座座火山,每个都有几十里方圆,数千丈高。它们通体发着黄色的光芒,显然是有后土之气加持,同时还隐隐有各种灵符出没,一看就知道含有武器禁制。

它们总数足有一百零八座之多,漂浮在数千丈高空,就犹如一座座金色的堡垒一般。

黄吉祥随后大叫道:“崔四,赶山鞭的能力便是赶山,这里一百零八座大山,座座都被禁制加固,另有后土之气进行加持,不仅重量惊人,而且不怕任何道术攻击,这要是砸下来,你可挡得住么?”

崔四皱了皱眉头,然后道:“试试便知!”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我接着吧!”黄吉祥说话间,便抬手一挥,当前一座大山便轰然从天而降,砸向崔四的脑袋。

这种大山本是飞行速度就特别快,再加上是从上往下砸,那威势就更加惊人,况且它又这么大,基本上就很难进行闪避。万般无奈之下,崔四只好怒吼一声,然后抡起龙脉神斧就砍了过去。

不得不说,混沌巨灵族的恐怖力量,配合龙脉神斧的可怕威力,确实是绝配。在崔四的全力一击之下,龙脉神斧上的锐金之气全面爆发,金色的光芒划破长空,直接就把那座大山凌空劈成两半,然后分别落在地上,把整个玉石地面都砸的为之一震。

但是,区区一座大山的推毁,并不能完全扭转战局,只见黄吉祥冷笑一声,道:“好,砍的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够砍碎多少大山!”

说罢,他手臂连连挥舞,一座座大山就排着队往崔四的脑袋上砸去。

崔四不甘示弱,怒吼一声,便连续出击,随着一道道可怕的金光闪过,他一口气劈碎了十八座大山。

那轰轰的巨响,声震万里,看得所有人都热血沸腾。都不仅为崔四可怕的实力所震动,就连黄吉祥都看得一呆,以至于稍稍出现了一个停顿,没有连续砸下大山来。

崔四战斗经验超级丰富,一看就知道这是千载难得一见的良机,自然不会客气。他直接趁着这个空隙,怒吼一声,发出最强的真气,催动龙脉神斧劈出了一道数千丈长的金光,狠狠砍向了黄吉祥。

面对这锐金之气劈出的金光,人家黄吉祥压根就懒得理会,任凭金光劈在身前,然后就被赶山鞭自动放出的护体神光所挡住。

随后黄吉祥笑嘻嘻的道:“老兄,你就别想着揍我啦?有赶山鞭在,你是伤不了我的!有这功夫,你还是多应付一下头顶上吧!”

说话间,黄吉祥手臂再次挥舞,头上剩下的大山立刻疯狂的对着崔四砸过去。

崔四万万没有想到赶山鞭还有护主的可怕能力,自己全力一击竟然这么轻松的就被他挡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头上的大山又砸了过来。崔四一时间也没有好办法,只能拼命的用斧子猛砍一气。

不得不说,混沌巨灵族确实变态,崔四挥舞着恐怖的大斧子.在众多仙人震惊的注视下,愣是一下接着一下,把剩下的大山全部砍碎。

每次巨斧和大山交接,都会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坚实的大山也经受不住他变态的力量,以及龙脉神斧可怕的威力,纷纷碎裂,然后化作满天的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然,崔四再厉害,也有个限度,在连续劈碎了所有的一百零八座大山之后,他也累得不轻。不仅浑身都冒出了大汗,呼吸也变得异常粗壮,紧握龙脉神斧的手臂甚至都有些颤抖了。

众人看到这,哪里还不知道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境地啊?玉帝、火德星君、小雪、茶儿那些关心崔四的人,都禁不住把心提了起来,替他担忧。

而黄吉祥却是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道:“崔四,你这下总算是可以认输了吧?”

“凭啥?”崔四却气喘吁吁的道:“难道你赢了我吗?”

“哼!”黄吉祥闻言,忍不住冷笑一声道:“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