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尽管先天灵宝赶山鞭很变态,但是崔四要是出动大钟的话,未必就真输给它。可问题是,那大钟有可能是至尊神器东皇钟,万一要是被天帝认出来,崔四八成就要被杀人越货了。

所以崔四不得不首先考虑自己的安全,然后再论其他。虽然冰火并蒂双莲姐妹的事情很麻烦,可也不是非要拿这个第一不可,毕竟崔四现在已经在玉帝那里照过面了,说不定找火德星君说项一下的话,也能拿到手里。只要这玩意能到手,其他的奖励对崔四来说都是浮云,他才不在乎呢。

而就在崔四暗自思量的时候,场上的比试也正式结束。偷天鼠命真硬,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没有死,甚至都没有昏迷,在傻小子冲过来收拾他之前,喊出了认输。

火德星君这次自然不会再慢,急忙拦住了傻小子。但是那傻小子却不依不饶,叫道:“认输可以,把我的肉还给我!”

别看那只是一小块,可毕竟也是先天土精啊?就算是不能炼制出完整的先天灵宝,将其掺和到任何宝物里,都能瞬间提升品质,成为九品,甚至超九品的仙器都轻而易举。

所以价值极大,偷天鼠自然舍不得把到嘴的肉吐出去,于是他便叫道:“凭什么?那是我的战利品,不给!”反正有火德星君在此,他也不怕傻小子揍他。

傻小子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大叫道:“不给不行,不给就不能投降,咱们继续打!看我不抽死你这王八蛋!”

说着,他就想过去动手,但是却被火德星君给拦住了,他身为裁判,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偷天鼠被人打死啊?

偷天鼠冷笑着看着傻小子叫唤,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道:“裁判大人,我都认输了,不知道可不可以下场啊?”

“不行啊!”傻小子却立刻着急的道:“裁判啊,别叫他走,怎么也得让他把我的身体还给我啊?”

偷天鼠虽然偷的不多,可也是人家傻小子身上的一块肉,这要是叫他拿走,傻小子的实力就会下降一点,虽然不多,却也至少要几千年才能弥补过来,所以他才会如此着急。

两个人争执不下,就要听裁判裁决,火德星君皱了眉头,马上就有了主意,对偷天鼠道:“偷天鼠啊,不是我说你,你可就过分了,偷人家的东西也就罢了,怎么连人家的肉也偷啊?不行,你得还回去!”

“啊?”偷天鼠一听就急了,叫道:“凭什么还回去?要是还了,我这一身揍不就白挨了吗?”

“你是来比试的,不是来盗窃的。比试就有输有赢,挨揍只能怪你学艺不精啊?你一路杀到四强,击败那么多人,他们的揍不也白挨了吗?凭什么他们可以白被你揍,你就不能白被人家揍呢?”火德星君义正严词的道。

“可是那些人输了以后,都没有找我要东西啊?”偷天鼠振振有词的道。

的确,在前面的比试里,凡是和他动手的,都被偷了,而且事后也没有人索要。

火德星君却不管这个,直接淡淡的道:“那是因为他们输了,而这次却是你输了!我相信你,你是一个输得起的汉子,输了,就得把偷去的东西还回来!要是你赢了的话……”

火德星君没有接着说,只是淡淡的看了傻小子一眼。

那傻小子果然不傻,一听火德星君这话,马上就接着道:“你要是赢了俺,那肉就送你!”

“听到了吧?”火德星君笑眯眯的道,“光棍点吧?拿出点玄武军首席的气概来,别这么让人看不起!”

“你?”偷天鼠被火德星君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他知道,火德星君这摆明了就是偏袒傻小子,想借机拉拢对方加入玉帝一系。可是他偏偏还就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比试都结束了,他已经毫无争议的输掉了决斗,那么裁判在后来的事情上,稍稍偏袒另外一边,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况且,火德星君说的也不算是错,输了还想拿走胜利者的东西?哪有这道理啊?

万般无奈之下,偷天鼠只好依依不舍的把一块黄色的土块拿出来。结果才一出现,那东西就自动飞进了傻小子的身体里,他舒服的喘息了一口气。

“这下总行了吧?”偷天鼠郁闷的道。

“呵呵!”火德星君微微一笑,刚想说什么,却不料傻小子突然大叫一声:“哎呀,坏蛋,就给了一半,快把剩下的还给我!”说道,他又气势汹汹的举起了赶山鞭!

火德星君一听这话,心里这个气啊!心说:这家伙未免也太贪婪了吧?于是他忍不住狠狠的威胁道:“偷天鼠,把东西全拿出来,再敢私藏,小心我不管了,任凭他抽死你!”

偷天鼠一听这话,再也不敢私藏了,赶紧把剩下的也都还给了傻小子,生怕被再抽一下。

不过火德星君还是直到傻小子确认没问题之后,才宣布比试结束,并给偷天鼠进行治疗。

于是乎,这场正式的比试就这样带着无边的震撼结束了。无论是先天土精,还是先天灵宝赶山鞭,都成为众仙人讨论的话题。

由于四强以后的比赛每天一场,所以比试完之后,众人就带着震撼的心情各自回去。崔四也带着二女慢慢溜达回自己的住处。

小雪和茶儿是个坐不住的人,回去之后就马上再次出去玩了,留下崔四一个人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此时的他,见识了先天灵宝赶山鞭之后,就对第一不再抱有幻想,打算另辟蹊径,获得羊脂玉颈瓶里的先天真水,以治疗冰火并蒂双莲。

然而,就在崔四深思的时候,火德星君却前来拜访。崔四很是奇怪,不知道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但是不敢怠慢,急忙亲自将其迎接进来。

火德星君落座之后,让崔四打发走闲杂人等,然后轻轻一挥手,就在崔四面前的桌子上放下了三样东西,一个小巧的玉瓶,一块云纹玉符,一块上品仙晶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