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的确很变态,不过这样的能力只能针对实力大幅弱于他的人,要是实力近似的话,他就不能凌空偷取别人的五脏六腑了,必须要碰触到对方才行!”小雪道:“但是这对于他来说,也不算是多么困难的事。以他的灵活程度,几乎没有谁可以保证不让他近身碰触的,尤其是吞云兽这样的大个头。而一旦被这只老鼠近了身,那可就乐子大了。他在你身上随便摸两下,就能把你身上最值钱的部分掏出来!”

“哦,怪不得吞云兽不敢和他对战呢,这要是打起来,他身上值钱的鳞片、骨骼,甚至是内丹,岂不是都要被偷走?”崔四立刻好奇的问道。

“不错,正是这样,我猜测,那只吞云兽肯定是以前吃过这个贼头的亏,所以才在擂台上狠狠羞辱他一翻,然后便赶紧不战而退,免得被贼头偷走身上的零件!”小雪解释道。

“如此就说的通了!”崔四点点头,然后忽然好奇的道:“不过,如果就凭这点本事,我可不认为偷天手能打赢青藤仙子。那青藤仙子有傀儡替身术,神出鬼没,谁能近身啊?”

“对付青藤仙子不需要近身!”小雪苦笑道:“其实,偷天手另外还有一个变态的地方,那就是偷取真气。而这是不需要近身的。甚至不需要知道对方的真身在哪,只要能够看见对方施展出来的法术,他就可以凌空摄取里面的真气,并补充到自身。如此一来,敌人的真气越来越少,他的真气越来越多,他最后自然就可以轻易取胜。所以青藤仙子是肯定打不过偷天手的!”

“哇塞,原来还有这么变态的能力!”崔四这才惊呼一声,然后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偷天手岂不是无敌了?”

“谁知道呢?或许你可以用炫疾天火保护自己,防止被近身偷窃五脏六腑,然后趁着他没有把你的真气偷干净之前,将其击杀!”小雪指点道。

“嗯!”崔四点点头,道:“是个不错的好办法,要是以后有机会,一定得这么对付他!”

接下来,崔四便和小雪老老实实的看起了比赛。

转眼间,第一轮比试就过去了,到了第二轮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三十二个人。在这一轮里,崔四很凑巧的和七魂杀星给碰见了。

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崔四立刻就被火德星君叫了去,他也不废话,直接咬牙切齿的道:“崔四,我不管你和裂天剑宗有什么恩怨,反正这次是咱们祝融天的恩怨,你得给我狠狠的教训一下七魂杀星,如果能够废掉,就别客气!玄武天帝那里,我帮你顶着!”

显然,火德星君是真生气了,七魂杀星的做法,简直就等于是在他脸上抽耳光啊!这要是不加以反击,他在仙界的威望就会丧失,甚至连整个祝融天也会被人看不起。

就连裂天真君的老对手烈火真君也站出来,劝说道:“崔四贤侄,虽然我们对冲天剑那货都不看重,但是七魂杀星这次却也实在太过。等于是欺负我们整个祝融天,况且这次的事情也是你引起来的,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既然连烈火真君都这么说了,崔四哪里还会说半个不字啊?他马上就痛快的答应道:“请星君和真君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揍趴下这家伙。只不过......”说到这的时候,崔四是一脸的为难之色。

火德星君见状,急忙追问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场上有裁判在,那可是混元金仙啊?我未必能在瞬间废掉七魂杀星,毕竟那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崔四无奈的道。

“嘿嘿,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火德星君闻言,却阴森森的一笑,道:“演武大会可是咱们玉皇天的地盘,所有裁判都是玉皇天的人。虽然他们平时都会秉公执法,无偏无向,可是这次却是个例外!”

火德星君随后神秘的一笑,道,“我不需要他们偏帮,只要到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救援不力就行了,你说是不是?”

崔四又不傻一听就明白了,马上道:“是,只要他们救援的时候稍稍延迟一点点,我就有把握废掉七魂杀星!”

“那就好!”火德星君马上道:“不过,你也要注意分寸,千万不要闹出人命,那样就不太好了。虽然你肯定没事,可是裁判却要背上责任,我会对不起老朋友的。”

“是,我会注意的!”崔四急忙道。

“好,你办事,我放心,就比着冲天剑的伤势来,最好也让七魂杀星变成废物!”火德星君随后拍拍崔四的肩膀道:“只要此事你完成了,我会让裂天真君好好谢谢你的!”

“不敢当!”崔四闻听此言,却禁不住苦笑一声。他心说:我把裂天真君的人间道统都快灭了,他徒弟如此惨也是因为我,他岂能会给我道谢啊?

火德星君见状,也知道崔四想什么,知道崔四和裂天真君之间的仇恨不好化解,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苦笑一声,便打发崔四回去了。

第二天,演武大会上,崔四终于和七魂杀星碰到了一起。

担任这次裁判的混元金仙乃是一个面目严肃的中年人,他完全是一副公正公平的样子,就似乎火德星君压根没有找过他一样,甚至于对崔四还特别多出了一丝无言的冷淡。

可越是这样,崔四就越是放心。要是这家伙明明心里向着崔四,却还当众表现出来,那反而要让崔四郁闷了。因为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越隐秘越好啊!

崔四和七魂杀星都来了以后,向裁判施礼问候。裁判没有任何表示,冷着一张脸就开始了演讲。相比其他裁判,这家伙反而罗嗦了一些,特意严厉的强调不得伤人。

在别人眼里,这裁判是尽职尽责,知道崔四和七魂杀星不对付,所以特别提醒他们,可是崔四心里却清楚的很,这家伙完全就是虚张声势,一会打起来,他却八成要“反应迟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