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北凉府城内,哄鸣的炮声在府城内来回震荡。

随着万炮轰鸣震震响起,城墙下的骨塔,百里外的北人大军,都在呼啸而至的炮火轰炸下,四散而飞,残肢碎骨散落一地。

胡非白带领着他们甲五卫众人,不停劈砍着爬上城楼的白骨,一个时辰下来,就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也已布满了豁口,趁着炮火的掩护,他难得暂歇片刻喘口粗气。

空中雪花飞舞,白絮漂落。

胡非白伸出手接下一片,放眼近看,这哪里是晶莹剔透的雪花,分明是惨白腥臭的人皮!

恍惚间,一道五官空洞,黑雾缭绕的人皮鬼影从天而降,在快要扑到胡非白身上时,忽然打个弯,扑向了一旁军士身上。

一声惨叫惊醒了胡非白,他扭头回看,那个叫醒他的下属,此时已经血肉干枯,无声静卧。

那张黑雾缭绕的惨白人皮还紧紧的贴在他的身躯上。

胡非白怒目圆睁,内气鼓荡间,血气缭绕,他将血气引入长刀,挥舞而起,瞬间将那人皮鬼兵和已经成为干尸的军士斩的支离破碎。

看着城墙上满地的残肢,胡非白肝胆俱裂!

他持刀向北,仰天怒吼,想要一舒心中抑郁,可惜他不善言辞,腹中笔墨不多,最后只能仰天大骂:

“北人我淦你奶奶!!!!”

这时一股狂暴的神念席卷整座城池,将城池内所有的军武全部拉进了神念网络之中。

“各部坚守其职,待午时三刻,烈阳蒸腾,准备反攻!!”

天越来越亮了,但是被黑幕遮掩的北古府方圆百里依旧昏暗一片,只有那一发发紫光通明的炮火,映的众人宛若枯魂野鬼。

在一个多时辰不停轰鸣的炮火轰炸下,城外无边的枯骨军团只剩下了一地的残骸,原本百里外几十万北人大军,也散落着靠近了府城十里,炮火渐熄,黑幕中冲下的鬼影越来越多。

城墙之上军武,城中四野集结的民众,在那鬼影的冲击呼啸下,死伤一片。

“列阵!御!!”

一声号令响起,府城中一直预留的军武相互凝结互联!

随着气机相连之下,一道道血气缭绕的光幕凝结一片,从军阵中逐渐扩大,最后化作百里方圆穹顶,掩盖住了整座府城,黑幕中冲下的鬼影也在这血气缭绕的光幕中,相互抵消泯灭消亡,没有一只可以穿过。

随着光幕的掩盖,城墙上弑杀多时的军武一屁股坐在一地骨茬的城墙上,有早已备好吃食的民夫,提框背篮,向每个军人下发条条。

胡非白接过发下的白蛋条和甜甜棒,也没了心思去想那恶心的制作方式,咬牙切齿的啃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光幕外慢慢靠近府城的北人大军。

“甲五卫,喘气的报个数!”

“喘气一!”

“喘气二!”

“我还活着!”

“呜呜~”

……

听到长官的下令,那啃着吃食的军士嘟囔着回复。

胡非白再次狠狠的咬下一口蛋白条,他麾下三百来号人,回应的只有近半而已!

忽然胡非白觉得屁股底下有些刺挠,他伸手一掏,从屁股下掏出一根劈砍骷髅军时散落的骨茬。

不知为何,那一根碎裂的骨茬拿在手上,竟然有种要脱手而出的感觉。

胡非白眉头一皱,也顾不得去吃手中吃食,他起身一脚将手中骨茬踩的粉碎,站起身隔着光幕向城楼下看去。

昏暗的城墙下,被他们砍碎散落的白骨累累叠摞,快要和城墙持平了。

在散落的白骨堆中,无数碎骨嗡嗡震动,顷刻间竟相互组连,爬出了一具枯骨,那骷髅军拿着一个骨棒踩着碎落的骨架,向被笼罩着城墙的光幕敲去。

白骨力弱,没有对光幕照成一丝影响,但是从碎骨中组合而起的白骨越来越多,组成的白骨骷髅也越来越大。

随着十万百万的白骨大军疯狂的敲击光幕,肉眼可见光幕开始扭曲晃动。

府城中,组建防御阵列的军阵也在这疯狂的敲击下,有些涣散。

“准备接敌!!!”

一声号令从神念网络中传开,那还没吃上几口吃食的军武再次挣扎爬起,无力的拿起布满缺口的兵刃,走近墙延。

胡非白看着一旁下属拿刀的手不停晃动,眉头一皱。

“你晃什么!”

那军士嘴角一咧,漏出了一个比哭还满脸的微笑。

“脱力了,手麻!”

随着光幕逐渐的收缩,不管手脚有多麻木的军武,嘶吼着重新投入了战场。

“校尉小心!!”

胡非白还在拼命清理爬上城楼的白骨,没等他会过神,忽然一旁一位军士一跃而起,向他扑了过来。

跃来的军士和他撞个满怀,将他撞飞了出去,也在这时,一根由百根胫骨相连的巨大骨棒,一棒子打在了他原本接敌的地方。

那将他撞飞出去的军士挣扎怒吼着,架起兵刃,犹如螳臂当车一般,当在身前。

骨柱落下,巨大的冲击力,让哪怕是三米开外的胡非白都感觉城楼震动,墙石飞溅!

当骨柱抬离时,城墙上哪里还有刚才救他一名的军士身影。

巨大的冲击力将那将士浑身的血肉与铠甲融为一体,嵌入了墙体,惨白的骨茬和血浆泥肉从铠甲的缝隙穿出,一切都那么的刺眼。

胡非白紧紧咬着他厚厚的嘴唇,拿起跌落的长刀,内气鼓荡间,血气缭绕,宛若神魔附体。

他大吼一声,单脚在地面上重重一踏,以不符合他体型的迅捷,向抬离的骨柱冲去。

奔至墙垛,胡非白一脚再次在墙延猛踏,他那肥胖的身影一跃而起,踩着骨柱疯狂的向黑暗深处奔行!

“轰!!”

一声炮鸣响起……

随着炮响,一枚照明破邪的紫光弹冲天而起!

借着紫光闪耀,胡非白看清了那抽回白骨巨柱的身影。

那是一具由万千枯骨连接而成的宛若魔神般的百丈巨人,而他脚下奔行踩踏的,就是那百丈枯骨枯骨手中百米骨棒。

白骨巨人也看到了踩着他手中骨棒向他奔来的微小身影,他那由无数骷髅凝聚而成的头颅无声张合,好像在嘲笑那蚂蚁般身影的不知量力。

天空中人皮飞舞,又无数的鬼物向白骨巨人扑去,化作巨人的血肉,继续连接着地面散落的碎骨。

当胡飞白踩着骨柱奔行到白骨巨人的身躯时,白骨巨人的身躯上,无数人皮手掌挣扎而起,向胡飞白抓去。

胡非白挥刀斩落人皮手掌,继续向着白骨巨人的头颅奔去。

巨人也从新将他黑洞洞的眼眶投向的胡非白,瞬间白骨巨人犹如巨轮一般的眼眶内无数人皮飞舞,向胡非白冲了过来。

胡非白持刀怒吼,继续前冲!

“王八蛋!老子把命还给你了!别想让老子欠你人情!!!”

……

城墙之上,无数军武骷髅挣扎弑杀,胡非白的莽撞没有引起一丝波澜。

军武相连的神念网络中,传来新的军令。

“甲五卫,林立方百夫长接任校尉职务,各部严守,等待换防!”

“中军列阵,结阵五虎!破敌!”

随着神念网络中的军令下达,五声震天的虎啸响起!

恍惚间,城墙上接敌的军武,仿佛置身虎口一般,让人心惧胆颤。

一阵狂风从府城内盘旋而起,随着狂风相伴,五只百丈大小,斑斓狰狞的巨虎光影,御风而行,一步跨过城墙上交战弑杀的军武身形,向城外那巨大的白骨巨人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