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钓鱼?”

“不错!”

一旁兵部尚书闻言对着宋寒点了点头回应道:

“这是镇北府联合北凉府镇守上报兵部内阁制定的诱敌之法,在半旬之前,北隘口就是被这些北人用同样的密法拿下。

北隘口深入草原内部,一马平川,如果出兵容易被察觉,大军压境更容易被他们弃城逃脱。

如此我们就故技重施,当做不知内情,诱敌入境来攻!”

宋寒摸了摸下巴道:

“这么简单的陷阱,他们不会看不出来吧?

这些北人之前可是遣派了不少妖人浑入了荆州各府,有没有陷入昏睡,那些妖人探子不是一眼就能看破?”

“看破他们也必须来!”

一旁乾皇眯着,目漏凶光狠狠的道:

“北隘口我乾国五万将领的血肉已经被他们吃完了!”

乾皇的话音落下,众人莫不是黯然低头。

一旁兵部尚书为宋寒解惑道:

“北凉府的探子已经被镇北府联合荆州除魔司全部肃空了”

宋寒点了点头,好像自己是有批下这份联合公文,只是最近公务繁忙,忽然没有想起来。

“所以目前的战局是,我们诱敌深入,对方知道我们诱敌深入?

如此说来,我们有后手,他们敢挥军入境也必然有依仗?”

一旁的兵部尚书点了点头道:

“镇北府已经联合了百里外两翼府城大营十万军马严阵以待!

待北人全部入境,就会挥军北上,攻克北隘口,断了对方大军回撤的路线,然后多路围合一口吃下。”

宋寒闻言不放心的问道:

“那北人的后手有探察到么?”

“有!”

兵部尚书程泽道:

“他们的后手是持续南下的北人部落。

对方此次入境的是他们先锋大军。

他们敢挥军南下,就是因为其后还有源源不断的北人部落支援!

根据监察司暗部承秉和兵部探查,草原亿万之遥,因为往年天灾横发,实行了严苛之法!

未入道者,半百而杀,易肉而食。

不想被吃的,只能从军持武,去掠夺它部!

十二年前降临的草原雄主,在一统治亿万里无垠草原之后,一直在南征北战,用其血肉,安抚其民,

只是这次雪灾太过猛烈,加上往年旱灾影响,草原枯竭,他们根本度不过青黄不接的灾后首年,如此他们才在风雪刚退之日,就全员压境!

想趁着我们应对雪灾之时,打我们各个措手不及!

根据兵部策论推演和暗部承秉,他们这次是举族六亿国民来攻!

无有留存!”

“六亿!!”

宋寒闻言目瞪口呆,连忙打开自己的信箱,翻找监察司承秉公文。

辛好往日公务他设置好了优先级和处理路径,很多时候,小寒汇总一声,他就直接批复,转教各部,如此才没有漏下要务。

只是各部事物太多,很多时候他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处理过什么公务了。

当他刚找到往日监察司暗部承秉批复过的一份草原调查报告时,随着一声炮响,北凉府城的战争打响了!

一声震天炮响,惊醒了沉寂依旧的北凉府城。

在那百里之外,白骨大军的尽头,有无数重重黑影,紧紧跟在白骨大军其后,向府城涌来!

宋寒他们的身旁展示的光影中,那双目微瞌,是睡非睡的守城将士猛然一震,瞪大了双眼。

城楼之外,已经有无数白骨在城墙下相互叠摞,构建阶梯。

此段负责守卫的军士相互四望,面面相窥,根据预先安排,此时他们应该泼下事先准备好的火油,点燃齐下预埋的火药,震塌骨楼。

只是为什校官还不出令?

有军士走到他们的长官身旁,低声通秉:

“长官?炮令以发,北人攻城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无意的嘟囔,那个负责此段守卫的校官扭过头,杵着一把长刀继续呼噜震天。

京城震天殿内,乾皇看着北凉府城墙上,那白骨大军压境攻城,但负责此处守城校尉依旧不慌不忙,闭目凝神,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周崩于前,而宁神静气,看来北凉府这次做好了万全之策!”

一旁宋寒闻言嘴角微微有些抽动,为什么我看那个胖子是真的睡着了?

“胡校尉!北人攻城了!!”

一旁的军士见细声通秉没有叫醒长官,便附身在其耳侧大声呼唤。

他那粗大的嗓门惊醒了胡非白。

他浑身一个激灵,持刀爆起,在起初的迷茫瞬间后,清醒了过来。

“放……”

只是他的话还没开口,一股神念波动传入了他的脑海里。

“北人诱敌,甲一,至甲七段城墙镇守,缓兵接敌,甲二至甲八段,全力出手,北人大军还在火炮射程之外,那是他们的唐卡鬼兵!”

胡非白刚出口的一个字的军令被他咽了回去。

他所负责的这段城墙就是甲五段,需要诱敌缓兵。

他尴尬的咧了咧嘴角,清了清嚷子道:

“放心,它们上不来!”

“本部听令,缓兵接敌,掩火熄炮,短兵相接!”

他的指令刚刚下达,那神念网络的通讯又传了过来。

“甲五段校尉胡非白,处置得当,临镇不惊,记功一分。”

胡非白接受到信息,脸上又是一喜!

……

随着城墙上的火油泼落,那依靠着城墙叠摞的骨塔在齐下引燃的火药冲击下,轰然四散,无数浑身燃烧着烈焰的白骨从骨塔跌落,碎成一地骨棒。

只是这百里城墙好像只苏醒了一半一般,虽然有些城段火光四起,杀声震天,但还是有奚落之处,那城上官兵持刀握抢,将爬上城楼的白骨推倒城下。

一阵北风呼啸而过,随着风动,那白骨大军其后黑重重的人皮唐卡炼制的鬼兵冲天而起遮星壁月向北凉府漂来。

随着黑幕临近,宋寒他们在京城接受到的光影信息也受到了干扰,光幕有些晃动不稳。

“信道遮闭,重新连接中请稍后……”

……

就在那无数人皮鬼兵组成的黑幕快要飘到北凉府上空之时,府城之内,几声震天炮火冲天而起,带动着紫光满天,那紫光照耀到了人皮鬼兵,仿佛烈阳照雪一般,瞬间在黑幕中,破开了几处大洞。

黑幕中,更有无数人皮飘荡,从天幕中向府城冲去!

城墙上,人皮鬼兵飘落笼罩的军武,顷刻间就被其吸附的血肉枯竭,宛若干尸。

当白骨军团其后无数鬼兵全部随风冲向北凉府时,在骨军,鬼军后面的几十万北人前锋军团,漏出了他们的身影。

随着两方交战愈演愈烈,这个时候北凉府已经不能在隐藏实力了,当那几十万北人大军踏入北凉府方圆百里火炮射程之内时,随着一声令下,府城之内,城墙之上万炮其鸣!

震天的炮声回荡四野,从黑幕中冲来的人皮鬼影还未靠近城墙就被炮火轰隆的震荡,震的支离破碎,紧留那破碎的人皮唐卡,犹如惨白的雪花一般,从空中飘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