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乾天贞一千四百四十七年,春分。

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来的都要更晚一些。

随着春分的到来,积雪渐渐消融,原本集结与府城之中的难民,也在府城郡衙的安排下,逐渐返乡加紧在春分时节,种植庄家。

在前后经历连年干旱,乱情,暴雪,等灾害下,哪怕有朝廷的极力救助,其民众伤亡依旧难以计数。

返乡在野的村民看着荒废良久如今在雨雪灌溉下冒出绿色的田地,无不喜极而泣。

李运康看着自家原本干旱枯竭,以至于寸草不生的农田如今长满了希望,也是眼含热泪,他扭头和家人共享喜悦,只是他在同村反乡的人群中观看良久,那里还有他家人的身影……

他的父母早因连年旱情家境贫困,不忍拖累子女,自缢而亡。

他的妻女也因为其后的妖人做乱,化为了一堆白骨。

原本幸福的五口之家在短短三年内,仅余留他一人,逃入府城,在官府以工代振帮助下,修缮道路,讨的了一丝活路。

李运康的目光在同村一百余人的身影中不断略过,原本挂着希望面容也随之渐渐黯然化作了绝望。

……

天色渐渐深暗了。

在外劳作了一天的村民相互结伴,返回了各自翻修过但还是难掩破败的家园。

在经过村口时,有个疯子不停穿梭与人群之中,拉着人就问:

“你见到我婆娘了么?我婆娘走丢了!”

“滚!!”

原本劳作一天,已经身心疲惫的村名听到那疯子的问话心火四起!

他怒不可竭的一把将那前几天还好好的村民推倒在地。

“是你!是你杀了我婆娘!杀了我家英英!我跟你拼了!”

那被推倒在地的疯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双眼通红的爬起身,向那个将他推倒的村民扑去。

那村民见状也是怒火满天,丢下手中锄头,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两人扭打一团。

一旁村民见状也没有劝说,摇了摇头后,默默的向自家那冰冷的家园行去。

明月高悬,一阵马蹄奔鸣打断了这个刚有了一丝人烟的村落。

“李寨村全体村民,村口集合!”

“李寨村全体村民,村口集合!”

……

骑着一匹干瘦马匹的官吏,在村中绕行呼喊良久,等昏暗的院落因为他的呼喊都渐渐亮起火光后,他才纵马回到了村口静待。

“边境战事骤起,北人南下屠噬了北隘口军镇,北古府与其相交甚近,为防北人噬民,所有村民立刻前往府城安置!”

“大人。”

被命为李寨村里正的村民闻言急道:

“如今田地里的庄家刚刚下苗,没人操持,要不了一月就荒废了,怎能弃之不管?”

那官吏闻言怒道:

“你想等庄家长大,那北荒之人会等你么?

如今战事骤起,我还要连夜通秉三镇,没时间跟你啰嗦!

你们听着,从今天起,府县下拨的农务津贴全部停运!

在向北古府的道路旁每隔二十里有安置赈灾点,你们顺着指引速速连夜前往!”

那官吏交代完,也不在管村民的询商,直接调转马头,向五十里外的别村赶去。

待官吏走后,那年仅三十就已经灰白了头发的里正无言的看着全村一百多口人,他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一个人向他家院落行去。

“我跑累了,不想跑了,你们想活命的,顺着指引去府城避难吧。”

有人快步追上里正问道:

“官府前段时间送来的条条还能吃多久呀?”

“省着点吃,够地里庄家长出来了……”

一百多口村民沉默着,渐渐返回了家中,有二十几人收拢了自家贫薄的家底,无言的向村外行去。

而大多数人只是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返回家中蒙头大睡。

“你们看到我家婆娘了么?她走丢了,我找不到!”

傍晚刚和那疯子打过一架的村民看着又拦在自己身前的疯子,淡淡道:

“我看到了,她在北古府,你跟我去找她吧。”

……

北古府城外三百里,有一处命为巴山的山脉,其突兀的耸立在荆州与草原相接的大地上,蜿蜒曲折绵长千里。

具当地县志记载,那是无数年前有一条妖兽巴蛇在此与异族争斗,惨死于此。

那时的人族还未兴旺,九州还未挺立,在时光岁月的流逝下,巴蛇遗窍逐渐化为了这条山脉。

依靠巴山蜿蜒的山脉地形,这里也被南水北调衙门选做了荆州主要水库所在。

如今这座荆州水库集结了荆州近半的民众,工地之上,百万民夫同声共气,齐心劳作,人群中不时有冒着滚滚黑烟的钢铁巨兽,托运这山石,向那预选的河堤行去。

在这片方圆百里的工地之上,有一飞舟横空在上方不停盘旋,当齐下工地有人聚众惊呼时,那飞舟之上就有流光飞出,前去探察安抚。

有工部官吏看着巴山之上冰雪交融不停流下的雪水,面色凝重。

“冰雪渐消,想要荆州不化为千里泽国就努力劳作!

今日多吃一份苦!后代得享千年平!”

有劳累了半日,瘫坐在一旁休整的民众听到号声,咬牙起身,继续去转运煤炉蒸汽挖掘机,挖出的泥土山石。

“地陷啦!”

只听一声惊呼,挖掘机巨大的铲臂一口吃下,方圆百米的工地立刻坍塌了下去,一旁等待转运泥土的卡车和百多名民夫瞬间被掩盖在里面。

一旁工友见状群涌而至,打算把陷进去的工友救出。

负责此处挖掘工作的官吏连忙阻拦大喊:

“所有人远离此地!等待除魔司校尉探查,不要入内!

布紫光阵!不要靠近!”

他的呼喊声止住了人群涌动,围观的民众按照往常的预演,开始陆续向外撤离。

那空中悬浮的飞舟接到地面的通讯,一道剑光从飞舟冲出,瞬息之间便钻进了塌陷的地面内。

片刻后,仿佛土龙翻身一般,塌陷的地面内土石飞溅,片刻后一道身影手持古朴利剑从塌陷出一跃而出。

那人一跳出就连忙高呼:

“紫光阵准备!”

听到那剑客呼声,那拿着紫外线探照灯的民众连忙调转方向,站在那剑客的身后用竹竿顶着探照灯照向前方地产。

这时塌陷处的泥土一阵翻涌,一条由百位民夫首尾相连,组成的巨蛇从中钻出,而陷入地下煤炉蒸汽卡车,也被那巨蛇绞碎化做了钢铁护甲,一片片附着在了尸首表面。

顶着探照灯的民夫被这条由一百多名民夫组成的诡异巨蛇惊骇的手脚发麻。

不过好在那巨蛇好像无比厌恶这那民众手中的紫光灯,它一钻出地面,就向紫光灯的侧面游走,一路上遇人吐人,遇车吞车,好像永远也吃不饱一般,片刻间就长成了百米长短。

那剑客见巨蛇不惧紫光阵,也不惧那惶惶烈日,也是一阵头大。

当他见其开始四处游走吞噬民夫之时,也顾不得刚才在地面之下于其硬拼所受的震动伤势,他手中剑诀一转,那柄古朴长剑一声轻吟后,化作一道流光向巨蛇飞去。

而他则小心翼翼的向身后那一排举着探照灯工人身后钻了过去。

那古剑所化流光临近巨蛇之时,躲在紫光阵后面的肖自江手中剑诀再次一转,那一道剑光立刻分化成千丝万缕,如春雨绵绵一般向巨蛇网罗而去。

他那分化的剑丝飘柔,笼罩到巨蛇之时,也是绵润无声……

“淦!无法破防!”

肖自江暗骂一声,一边操控这他那把真.法宝飞剑去阻碍巨蛇的行动,一边掏出大哥大向飞舟呼去。

“妖魔势大我顶不住了!”

“驱散妖魔周边三百米内的民众,捂住耳朵,长大嘴巴,蹲在地上。”

肖自江了然,手中剑诀一引,千万道剑丝卷动这巨蛇周边千百号人,离巨蛇远远的。

“炮击!防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