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李凡就没能开心多久。他才布置好法阵,准备把修仙进行到底,一口气修他个十七八年的,成就真人境界之时,又有人来拜访他了。

来访之人是个月袍罗裙的女冠,李凡看着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怎么称呼,不由有些心惊,莫非他这次强行修炼五山神体,神识首创居然如此严重,连过目不忘的本领都没了!

“道友稽首了,贫尼七星观璇玑,天台山之时曾与李道友有一面之缘,不过当时不曾通过姓名,想不到道友居然如此天赋,当日一别后仅一年就成就金丹,天纵奇才,令人赞叹!”

什么成就金丹,老子再修修都快元婴了……哦,天台山,想起来了,这是张九皋的友人,她徒弟叫青果,金枣。确实没正式通过姓名,吓老子一跳!

“墨竹山李清月见过璇玑居士,不知居士来访有何用意?”

李凡也同这位女冠稽首,他能探查到还有一船人在外头等着,一时不清楚他们的用意。

顺着璇玑子的目光,看到鲲和豹在烤肉,李凡赶忙一挥袖子甩出一道掌风,把它们两个丢人现眼的一裹扔进房里,免得被人拿了要挟自己。

“哦,贫尼正同几位道友结伴,要往雷泽一行,为两个弟子寻些结丹所需的天才地宝。路过贵府,想起之前曾见天枢师叔为李道友你炼制定海珠,就想邀道友同行,有定海珠至宝庇护,路上遇险也有个照应。”

璇玑子道是挺和蔼可亲,柔声细语的,也不玩弄心机,编些有的没的,上来就直说了,冲着你法宝来的。

“我要闭关修炼,不打算前往雷泽。”

璇玑子有些遗憾得道,“也是此理,道友正是打基础的时候,是贫尼冒昧了,那也不打扰道友清修了,告辞了。”

李凡好奇得道,“璇玑居士,实不相瞒,在下前两个月也听说不少人往雷泽探险的,怎么是有什么天才地宝,神仙洞府出世吗?那现在去是不是有些晚了?”

璇玑子也耐心解释道,“雷泽终年被云遮水没,整日雷霆暴雨,霹雳轰顶,只有每年冬天不到三个月天候放晴,云散雾消,水势缓和可以行舟飞空。有时候雨季太长,有时候旱季太短,有时候雷云不散的,那就终年难以寻得机会进入,算下来能深入雷泽腹地探险的大好机缘,可能要三五年才有一次,错过了就不知什么时候再有。

也因此雷泽之中绝少人烟,灵材丰足,南方诸国的修士都会掐着点,算出雷泽开放的时点,提前去中谷道场驻留,准备入雷泽寻访机缘。

元婴期的大修士通常早几个月,天雷渐止了就动身入泽了,我等金丹期的还要等罡风停息才好动身,而且也不会太过深入,只在外围采集一些天才地宝,个把月的功夫,以防走得不及时,被困在雷泽里头一年,可就凶险了。

不过这一次是烟消云散,雷泽大开的大好机缘,哪怕是险地也要试一试的。”

“原来如此,又是泽又是水的,那定海珠确实是个防御的好宝贝。”李凡点点头,取出黑珍珠递给璇玑子道,“那此宝就借给居士防身了。”

璇玑子一惊,“这怎么使得。”

这有什么使不得的,你不是小鹤的老情人么……

当然李凡嘴上是说,“居士不用客气,我如今道行不稳,这次我就不去了,等来年雷泽再开,再与居士同行好了。”

璇玑居士犹豫了一下,点头拜谢,“多谢道友相助,璇玑就暂借定海珠三个月,这法宝就暂押在道友处……”

李凡看着她递过来的垃圾法宝剪刀,苦笑,“居士不必客气了,借用罢了……那就捎带帮我寻些金丹期可用的灵药好了。”

于是璇玑子拜谢,“道友如此大方,贫尼必定尽力而为,多采些上乘的天才地宝助道友修行。”

您真不必在意,俺每天晚上在门口拜个月,打个瞌睡的功夫就能修为大进,随便系统抽奖就能抽到九个词条的极品装备,手上的神装用不了几年就得全更新了。

相比之下,每年只有三个月的机会探访的雷泽秘境,千辛万苦才能碰到的机缘,还要费尽心机同人拼杀斗剑,最后搏命才能抢夺的‘天才地宝’,还真是看不上啊……

不过这话说出来太欠扁了,于是李凡礼貌得含笑点头,目送打扰自己清修的璇玑居士离开,为她自己,和她徒弟那充满艰难险阻的后天仙道奔波劳累。

而李凡要为拜月做的准备,比如挑个软一点的蒲团,打瞌睡坐久了,屁股会舒服一点……

当天晚上……

“吼吼吼——!”

兕牛首领发出无能狂怒的嚎叫,追着李凡屁股后面狂冲五十多里,牛群就轰隆隆打雷似得跟在后头狂奔。

“靠!不就吃你两头崽嘛!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追个屁啊追!”

李凡这会儿没用穷奇道体,就人形态左右手各抓牛角,提了两只兕牛在天上御气飞空。

真是烦,他拜月过来想偷两头牛吃吃,谁知道被那头牛盯着蹲守,一下子从泥塘里拱出来老吓人了!

偏偏他刚修了五山神体变化,现在饥肠辘辘的,五山神体还需要耗费心神镇着,李凡生怕一变穷奇又失控,只好拖着两头牛跑。

想不到这兕牛头领牛脾气上来了,硬是拖在后头不肯放弃,搞的李凡都没法安心烧烤。

“哼!畜牲找死!”

李凡看看都被追了一刻钟了,心情往下一个劲的掉,心里也一阵恼怒。他难得拜一次月,又要修炼又要捕食又要探索,时间可紧得很,哪里有空和这货这么耽搁?

当下猛得回身,甩手一掷,把手里两头牛犊朝着兕牛首领猛砸过去!

“吼——!”

兕牛头目闪避不及,把头一低一挑,居然硬生生把扔在脑袋上的牛犊挑飞,撞得和个布娃娃似得打着旋,飞滚到后头牛群里,轰隆轰隆就撞倒了一大片。

而另一头牛犊更倒霉,一头砸到地上,随机被刹不住脚的头目直接撞得横飞出去,肚子都撞裂了,内脏洒了一地。

“吼!”

“吼个屁!两头都不肯给!老子冚你全家!”

李凡甩手往虚空中一拉一扯一批,就将紫黑色的归虚道袍披在身上,面目瞬间被烟云缭绕,遮住了真形,隐身发动,突然化作一道紫电消失无踪。

下一个瞬间,后头兕群里一阵剑光闪耀,隐约间仿佛有一条墨蛇在兕群里来回穿梭,绕着一头兕牛一阵盘旋,顷刻间这巨牛就跪地一趴,脑袋滚落地上,而且骨肉分离,皮甲剥裂,居然是被包丁解牛般的,顺着肌肉的纹理和骨皮的间隙,直接大卸八块了!

一头,两头,三头,当兕群发现身边的同伴突然被倒地分尸,再也受不住了,惊慌惨叫着逃跑。

但是又哪里逃得掉呢?落在后头跑得远的,突然间就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似的,小腿膝盖碎裂,整个腿翻折过去摔倒在地惨叫,然后绊倒后头惊恐奔逃的兕群。这百来头巨兽虽然看着声势极为好大恐怖,但此刻却仿佛无力的羊群般,被看不见的猎手四溢屠戮肢解!

兕牛头目双目血红,仰天怒嚎,绕着兕群狂奔。

但是它除了看着兕牛被一个个打瘸了腿,动弹不得,只能坐等剑光肢解之外,根本无能为力。完全找不着那个偷猎它族群的猎手。

而李凡也不理它,左手掐诀,驾驭伐鬼剑,根据兕的身体结构解牛,不要伤及剑锋,右手则时不时一巴掌劈风蔽月掌打碎牛膝骨,不叫它们逃了。不到半炷香就在兕牛头目眼前把它的种群杀光,屠成了一地碎牛肉。

这时李凡才解除隐身效果,把手一抬,将剑刃上滴血未沾的伐鬼剑收回袖子里,浮空飘在兕牛头目面前把手一摊,冲它笑道,“看见了,你自找的,给你个教训。”

“吼——!!”

兕牛头目仅存的一点神智也消失了,仰天长嚎,埋头猛冲而来!周身犄角皮甲都被厚重的罡风裹挟,肉眼可见的青色炁炎包裹全身,仿佛一大团火焰,以无匹之势向李凡冲来!

李凡就背着手迎接兕牛头目的冲锋,在即将被冲撞的瞬间,突然周身紫光一闪,整个人再次消隐无踪,只在虚空中留下个紫黑色的泡泡。

于是兕牛头目的牛角在触碰到那泡泡的瞬间,它全身裹挟的青色气焰能量瞬间被抽得一干二净,而整个巨兽也如同被绞进绞盘里的碎布,这庞大的身躯仿佛是纸做的似的,一秒内绕着黑球疾速飞转了数百圈,接着以与冲锋相同的速度,猛得原路倒抛出去。

轰!得一声连番带滚,像个破布袋似的绞成一团烂牛肉,每一根骨头都碎成了粉末,完全扭曲榨碎,无法分辨外形了。

同时紫光一闪,泡泡消散无踪,李凡从半空中落下草地,顾不得一地牛肉,立刻盘膝而座,深吸了一口气,修炼化书功法,回复着体内几乎耗尽的归虚真元。

亏得这里是太素界,有无穷无尽的煞气补充归虚真元,要不然李凡的归虚元婴也要走火入魔,肢解他的道体来补充消耗了。

没错,刚才归虚道衣那个空间泡技能,消耗极为巨大,其实李凡只开启了一秒,就被耗尽了所有修炼的归虚真元,于是那兕牛头目还没被投到虚渊之中,技能就解除把它飞扔出去了。

不过任你是什么神兽,被扔到离心机里搅上几百圈的,肯定也要死球了。

不过这衣服真的厉害,那个泡泡简直是无敌神技,分身都还没来得及测试,但肯定也是小母牛坐飞机级别的神技。

而且隐身技能也很好用,刚才李凡测试隐身效果,站在那兕牛头目脑袋上了它都没发现。而且掌风打出去居然也没有明显的动静,硬是让李凡杀光了百来头兕牛。

除次以外还有自带降低心情波动概率的效果,看系统现在基本上三十秒才偶尔提示掉一点心情,这降低波动的被动,对太素界探索的帮助是真的太大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道衣消耗归虚真元,要是一天到晚用,那归虚元婴还怎么铸得起来?而归虚真元耗尽了,还会走火入魔解离他的本体。除非在太素界这样包含煞气的地方才能及时补救,若是在太极界把真元耗尽了,那恐怕就可能被步梁真人后尘了。

不过,本来李凡是打算留着这群兕可持续性发展的。这次一时激怒就出了重手灭绝了一个族群,虽然小小得测验了一下归虚道衣的效果,但李凡也估计是自己的道体太多,道心又被影响了。

好在打了这么多牛肉,用来压制住道心应该是足够了。

于是在先一番修炼恢复了一定归虚真元之后,李凡就开始接连变化道体聚餐。先让穷奇吃饱,然后按照五行相生的顺序给道体依次喂食。

于是吃光了这群兕牛之后,李凡也有惊无险得制御住了五山山神道体。虽然还需要五罗剑鬼时刻镇压住以保完全,但李凡感觉神识道心都已经清明了许多。大概再拜上两三次月,就能将这五山神体变化掌握的得心应手了。

不过这一次虽然有道衣的辅助,还是在太素界待了不少时间,李凡回到太极界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看看心情掉到200多,充能进度还不满一半,他估计着又得刷一段时间的心情才能再拜月了……

唉,又是嗑药又是炼功才能一点点张心情,这冷静一点反倒制约了修行速度,看来没个三五年,他还真修不成元婴呢。

第二天,就在李凡打算继续闭关,把无极元婴也练一练的时候,又有人来打扰他清修了。

玉衡子一稽首,“贫道想借定海珠。”

李凡就眯起眼看着他,你还真是不客气啊……而且你们七星观的都是怎么回事?就炼出那么个垃圾玩意,搞得人尽皆知的?

玉衡子也不等李凡答话,手往袖子里一模,取出个四四方方的金盒子来,“此为贫道所炼的阳燧金精,是炼宝的上品,愿以此物换借定海珠三个月。”

‘玄天剑意道,哎哟,这玩意还可以的,炼剑需要用到的,换啊换啊换啊。’

哪还有啊,机缘错过了啊。

“你也要去雷泽?”李凡有点可惜得看看那盒子,“可我已经把定海珠借给你们七星观的璇玑居士了。”

玉衡子一愣,“……不知璇玑……她用的是什么法宝同阁下质押的,我愿意帮她换回。”

“借给她用用罢了,我没要法宝相抵。就请她顺道帮我寻些修炼材料罢了。”李凡耸耸肩。

玉衡子眯起眼,“到底是元婴期的法宝,她来同你借,你就借给她了?道友未免太大方了,不知你要的是什么天才地宝,还请告知在下,我帮你去取就是了。”

李凡看他的表情,有点明白了,“……阁下误会了,我没要挟什么,单就是冲着天台山时,她来助我们一臂之力,所以我也借她防身用的。”

玉衡子仿佛明白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璇玑对张九皋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啊,啊?张……哇靠啊!你们别来和老子这搞八点档言情剧好不好!俺都躲到这么个深山老林里,还一群人上赶着打扰老子修仙呐!现在居然演起琼瑶剧了啊哇靠!

李凡简直无力吐槽。

玉衡子自己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把手中金盒抛给李凡,甩手剑光遁走,“这就算我替她谢你借宝的!”

李凡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再抬眼玉衡子已经飞走了,只好无语叫道,“看开点啊道友!大师兄和小师妹通常都没有好结果的!”

可惜玉衡子已经飞远了,当然也不一定听得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