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36贼人

四面烛光下,婉姨娘瞧着站在老夫人身侧的偲初,额头上竟然出现细密的汗水。

偲茶就这样看着婉姨娘,纤长的桃花眸微微眯着,眼角上翘,在夜色的点缀之下,俏而妖艳,水遮雾绕的,宛如有一层层的媚意荡漾开来。

“婉姨娘这话好生奇怪,我不在这里又该是在哪里呢?”偲茶扶着祖母慢慢的靠近,心里却止不住的下沉,她原本希望是自己多想,却不想今夜真的是婉姨娘动手。

婉姨娘心里不住的转动,若是此时偲茶在这里,那么房间里有人吗?今日的计划失败了吗?计划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若是偲茶清楚知道自己的计划,那么偲茶会无动于衷吗。

老夫人瞧着后院竟然站着这么多人,还有很多僧人在搜查着什么,连忙询问发生何事。

婉姨娘此时有些魂不附体,竟然没有回答老夫人的话,好在站在一侧的小桃连忙将事情告知老夫人。

老夫人听后先是深深的“阿弥陀佛”了几声,然后瞧着身边的孙儿庆幸的说道“还好茶茶你今夜陪我这个老婆子睡,万幸!万幸啊!”

偲茶跟着轻轻的蹙着眉“是啊,我原本换了地方睡不着到了祖母这里歇着,还好有祖母您在身边,若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不得吓死!”

“不怕不怕!”老夫人连忙安慰道,一边让周嬷嬷去瞧瞧那贼人捉到了没。

站在那里的婉姨娘瞧着偲茶,难道事情真的是这般巧合吗,偲茶竟然逃过一劫?也就是在此时,原本正乖巧低垂眉眼的偲茶突然目光投向婉姨娘,偲茶那粉红的唇微微勾起一个笑容来,唇角的笑容越发甜美如蜜,纯净的近乎妖异的眼底,仿佛暗黑色的秘银,潋滟流淌,魅人心神。

婉姨娘的脚步轻轻的不可控制的后退一步,此时僧人们推开偲茶的厢房,里面自然空无一人。僧人继续寻找,就在僧人推开另外一间厢房的时候,突然几位僧人连忙朝外退去,一脸的尴尬。

就是偲茶也有些好奇这僧人到底瞧见什么,其实她本不知道婉姨娘的计策,只是为了确保安全才去祖母那里歇着。刚刚听到贼人原本偲茶只是以为婉姨娘这是准备毁了自己的名誉,毕竟若是有贼人闯入自己的屋子,自己又恰好在屋子睡着,哪怕没有什么也败坏了名誉。可此时瞧着僧人们的神色,偲茶突然觉得或许自己想错了。

“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贼人就在那里?”偲茶不禁开口。

僧人们瞧着周围的香客们一个两个好奇不解的目光,为首的僧人百般艰难的开口“阿弥陀佛,佛门圣地竟然有人在此行...”说着,僧人已经说不出口。

老夫人瞧着僧人这样子,直接对着身边的周嬷嬷等人吩咐“去,竟里面的人给拖出来,老身倒是要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算身份的话,也就老夫人的身份最高,故而她开口就是僧人都未曾有任何阻拦。

周嬷嬷点头,带着几个丫鬟就准备入那间本是空置的厢房,可此时有人却从厢房里走出。那人一身娇俏的粉红衣裙,一张小巧的面容之上带着不安,可不安之上却有几分兴奋。

老夫人震惊,可此时婉姨娘却不禁喝道“初儿,你在那里做什么!”

不等偲初回答,就瞧见那厢房内再次走出一道身影,只见顾尘依旧是白日里那身衣服,他的面容带着几分尴尬,瞧着这么多人瞧着自己顿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婉姨娘觉得头昏目眩,若不是身边的小桃扶着她,她怕是都要站不稳。婉姨娘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自己精心布置的一场局,却没有将偲茶给请进去,反而连累自己的女儿。

偲茶挑了挑柳叶眉,这...又是怎样的一出戏?偲茶瞧着婉姨娘的神色,难不成婉姨娘原本想设计自己和顾尘,却不想竟然变成了偲初?可,自己只是不在厢房,按说偲初不该出现在这里,偲茶沉思几许。突然,偲茶瞧见偲初悄悄伸手扯着顾尘的衣角,一副羞涩的模样,偲茶顿时瞪大眼睛,难不成这一切是偲初心甘情愿?

偲茶本不该这样想的,可偲初爱慕顾尘如痴,婉姨娘又从中作梗,保不准偲初就走了下策,偲茶都不知道说偲初什么了,简直就是愚蠢至极。不过,瞧着婉姨娘深受打击的模样,偲茶也只能说自作自受。

老夫人的神色阴沉,哪怕此时乃是夜晚也可以清楚的瞧见老夫人的脸色多么的可怕。偲初今日这举动,可是丢的是偲府的脸面,一个未婚女子深更半夜和一个男子同在一处房间,想想也知没什么好事,瞧着周围那些人的目光如针般刺的老夫人心头发疼。

“孽障,还不快给我滚回来!”老夫人呵斥,周嬷嬷等人连忙低头,她们都清楚的知道这次老夫人是真的动怒了。

偲初被老夫人给吼的整个人一颤,平日里祖母虽对自己苛刻,却从未对自己如此疾言厉色过。

“顾大哥...”偲初不禁朝着顾尘瞧去,目光里都是祈求。

顾尘此时也是一脸的尴尬,他今夜原本睡的好好的,突然觉得浑身燥热不安,迷迷糊糊中他感觉有人背着自己入了一间包厢。顾尘本大为吃惊,可后来竟然有人喂自己喝了解药,他清醒过后瞧见的竟然是偲初。

偲初拉着自己从原本偲茶的包厢中到另外一个包厢,告知他今夜的事情都是父亲的设计的局面,为的就是坏了偲茶的闺誉,让自己娶了偲茶。得知这一切的顾尘当时气的就要回去理论,可偲初却抱着自己不肯放开自己,她委屈自己的父亲不喜她还让自己另娶。

顾尘身子里的药性本就还没有解个完全,当时偲初细腻柔软的身姿贴着自己,还对着自己诉诸婉转情话,顾尘哪里受得了直接就压着偲初动了手脚,虽然两人还没有真的做到那一步,可偲初这清白却让顾尘给占了便宜。

“老夫人,有话不妨好好说!”顾尘开口,他此时心里却觉得是偲府占了便宜,不过想到自己这次违抗父亲的命令,终于不必再整日里要违心的和偲初在一起,顾尘这心里舒了一口气。

老夫人的目光瞧着顾尘,那目光是如此的厌弃,让顾尘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还不给我滚过来!难不成你要老身亲自动手吗!”老夫人瞧着到了这个时候还粘着顾尘的偲初,心里失望透顶。

而此时,婉姨娘已经回过神来,她忍住怒气一把将偲初给扯回来,再也受不了直接一巴掌甩在偲初的脸上“你!你太让为娘失望了!”

偲初的脸色没有半分的内疚,顾尘瞧着偲初被打还想要开口,可此时老夫人已经吩咐“将这个孽畜给我关入厢房内,周嬷嬷,大家今夜都累了,好生安抚一番!”

说完这些,老夫人转身就入了厢房,而偲茶在入厢房的时候瞧了眼顾尘,那目光里带着玩味,让顾尘咬着牙不知为何觉得竟然如此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