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梦音前脚刚走,冼秀云和韩囯仁就过来了。

没两天,在香塂,一家不需要在意它名字的鑫鑫服饰公司成立。

这家公司甫一成立,就找到了南易这个已经在香塂服饰界有一定名气的大陆仔,想通过深国发和国内的纺织企业建立稳定的供货关系。

能创汇什么都好说,鑫鑫服饰自然很快就有了稳定的布匹供应渠道。

之后,鑫鑫服饰的“老板”启程就去了蛇口。

这个年代的蛇口,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它是特区中的特区,是一个相对比较独立的王国。

在其他地方对外资变得暧昧不明的时候,蛇口依然我行我素在招商引资。虽然鑫鑫服饰的体量小,投资也不大,可依然受到了蛇口的欢迎。

很快,鑫鑫服饰的蛇口分厂建立。

这厂房建起来也需要点时间,趁着这个空隙,蛇口分厂就跑到文昌围去进行定向招工,文昌围服装厂的女工一下子就被招走了八成,工业缝纫机也全部租给蛇口分厂。

蛇口分厂暂时就在文昌围扎根。

没办法啊,订单多,不可能慢慢等着蛇口分厂建好,只好先在文昌围生产了。

以外资的名义,发电机和柴油还是比较容易搞的。

就这样,一系列的弯弯绕下来,文昌围服装厂可以继续正常开工,不过文昌围的集体所有制服装厂表面上已经“名存实亡”。

时间进入四月初的时候,国内的钢铁价格相较之前提价1.3倍,煤的价格提升了5倍。

物价被装上了V8发动机,氮气喷射改装也已经摆上日程。

各地的清查小组开始进驻各个村乡镇集体企业,在北方,全国第一村大邱庄。

在村长的带领下,大邱庄的村民对清查组展开了阳奉阴违、刀枪棍棒两种截然不同的[八一中文网 zwdu8]斗争方式,清查组陷入了“人民海洋战争”。

同样,文昌围也来了清查组,可他们的待遇却和大邱庄有很大的区别。

首先,文昌围对于清查工作特别的配合,要看厂,马上就会被带去,要查账,真实没经过加工的账本就会奉上。

反正服装厂已经停产,业务也已经进行改组。

文昌围服装厂虽然挂的还是服装厂的牌子,可生产的产品已经从衣服变成了千层底布鞋和草鞋。

村里刚新成立了丐帮烂布头分舵,穿的破破烂烂,手里拿根竹子,身后挂两个蛇皮袋,走街串巷吆喝“烂布头有没,两分一斤”。

有人卖就收,没人卖就自己拿着打狗棒在垃圾桶里扒拉。

除了烂布头分舵,文昌围还成立了烟屁股纵队。

如果说烂布头是污衣派,那烟屁股纵队就是净衣派。

烟屁股纵队顾名思义就是和烟屁股打交道,经营的业务就是收购烟屁股,嗯,有过滤嘴的那种。

纵队一分为三:一野、二野、三野。

一野从粤省出发,进桂省,途径滇省,由西南往西北迈进;二野进福南,沿着一条直线前进;三野进胡建,途径浙省、沪海沿着东南沿海一路北上。

誓师大会以后,三路纵队高举着“卫生”、“文明”的旗帜,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

一路上,遇到清洁工就进行友好洽谈,遇到小学就和学校领导一起共商小学生的素质教育问题,鼓励老师组织学生们去马路上捡烟头。

在南易的规划中,三个纵队一年以后要在风沙漫天的海棠血泪胜利会师。

进而,烟屁股纵队会在原地进行整编……

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南易的记忆中虽然记得今年有这么一茬,可在他原来的认知里,并不以为会这么严重。

所以,他也没时间再等待鸡瘟发作后来场大洗牌,直接让村委会发动听话的村民行动起来。那些聪明的养殖者,就让他们自己接着折腾。

锅大了,要是里面没几颗老鼠屎,你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你在熬粥。

草鞋、布鞋都是服务于农民;垦殖小队是菜篮子工程,解决城市吃菜难的问题;烂布头和脏乱差打交道,城里人不爱干,不能被定性为进城务工。

烟屁股纵队就更加,收购没有“经济价值”的烟屁股,既改善了城市的卫生条件,又提高了小学生的思想品德,哪怕一琢磨感觉不是太对味,也没人敢说这个事情不好。

锣鼓升天的送走清查组后,文昌围又恢复了正常。

在村民大会上,冼耀东提出了八字方针和一句宣言:不等、不靠、不讨、不要;哪怕睡地板,也要当老板。

并给在外头打拼的文昌围人吃了一颗定心丸——创业缺钱,村委会借钱;被人欺负,村委会帮忙讨回公道;惹上官司,村委会提供法律援助。

1981年4月1日,西方愚人节,文昌围村一五计划正式启动,同时,南易特别重视的“起跑线”计划也开始启动。

文昌围完小的大门口两根立柱上,左边刻着“前有三钱”,右边刻着“后有三冼”;

教学楼的走廊里挂着三幅空相框,相框的下面刷着“冼??”,另起一行,还有一行小字:1981年,第1年,文昌围期待你的肖像被挂在墙上,期待着为你骄傲!

……

重庆大厦。

南易和一个印剫人握了握手,达成了一笔交易。

这个印剫人是一个商人,在印剫有一家做纺织品的工厂,主要生产床上用品一类的纺织品。

烟蒂里的棉絮状物体,其实是醋酸纤维,可以用来当做枕头、被子里面的填充物。

当然,想要提取烟蒂里的醋酸纤维达到卫生使用标准,成本是非常高的,甚至超过直接采购醋酸纤维的支出。

可印剫人可不在乎这个标准、那个标准的,把烟蒂回收去,在水里一泡,把纸分离出来,剩下的絮状物用点便宜的漂白剂、去味剂一处理,这软绵绵的醋酸纤维不就出现了么?

当然,后面的那些操作,南易肯定是不知道的。

他知识有限,只是一介无知农民,眼里最多只能看到烟屁股能卖钱,更深层次的东西,他肯定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