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仪的神色已恢复如往常般的不苟言笑,让伏云和伏陌一时间又有些许畏缩。然隔壁桌的动静却让好奇的两小不由得分神细听。

一个脸色稚嫩的男性孩童对着旁边的年长男子说道:“父亲,为什么我们不回族里?父亲在族里过得也不好吗?过得不开心吗?我想回族里了,父亲您带我回去好吗?”

年长男子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得先找到你的兄长和阿姐,现在族里并不安全。”

男孩歪着头继而问道:“为什么会不安全?族里不也有兄长吗?为什么要先找大哥哥和小姐姐呢?”

男子眉头一蹙,冷声说道:“哼!你二哥德不配位,他不配做你的兄长。你只要记得你的殇哥哥和苓姐姐就行。至于你二哥,哼!他不值得一提!”

男孩不太懂继续问:“为什么二哥德不配位?那殇哥哥和苓姐姐配吗?殇哥哥和苓姐姐一定比二哥厉害多了对吗?嗯,一定是二哥平时不上进,惹怒父亲了,对吗?父亲?”

男孩还有一堆的问题,想继续问。可却被男子打断:“别问了,你快吃。以后你会明白的。”

伏辟和若仪当然也不例外将对话听了进去,可伏辟并未在意,倒是若仪的神色有些异常。她将嘴唇抿地发白,眼神甚至有些恍惚,伏辟见状抬覆上她的左,才发现那冰冷得很。若仪抬眸,露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随后朝他眨了眨眼。他不明白她的意思,却听她用着隔壁桌听得见的音量说道:“你说,2年了,我们何时才能找到无殇和无苓?”

伏辟瞬间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若他没记错,无殇还有一个弟弟叫无宸,妹妹叫无苓。她会如此说,便是用来试探。世上同名者众多,若按照这隔壁桌的说法,小孩有一个大兄长,名有殇字;二哥未知,且在族;姐则是名有苓。

且不说无殇是否还有一个弟弟,单凭这简单的几句便能与无殇做出些许联想。他们父子显然在找他们,那她先说出2年,再提到两人名字,便可以再让听者判断他们讲的是否为同人了。然伏辟之所以明白若仪是在试探,也是因为她刻意加了无苓的名字,毕竟他们并没有见过无苓,甚至也不可能在找她。

他淡淡一笑,随即说道:“会找到的,毕竟我们现下已经找到小杨的线索了,他们必然是在一块的。”当然为了避免有心人的查探,他刻意掩去杨织的名字也不难理解。毕竟杨织在世人眼是静坛宗的弟子,若将他的名字说出来,很有可能会引来其他的麻烦。而他们若猜测无误,那这男子极有可能是乐王本人。思及此,一个杨字便能引鱼上钩。

语毕,他们不再言语。匆匆进食完将伏云和伏陌安置回房,立起一个简易结界保护他们,伏辟再跟着若仪回到她的厢房内坐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