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熢火之下 >   第845章 误入赌场

天上有云,月光显得并不明亮。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个平静的夜晚。

滑县一带由于游击队活动频繁,而且没多少老百姓,以至狗叛徒没能抓到足够的民夫,所以平原上与别的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几乎没有炮楼,更别说劳师动众挖出的那些封锁沟。

但是鬼子顾问也不是吃素的,借助其他地方的治安效果,在这种环境下安排了夜袭队。

至于刚才离开的队伍是不要夜袭,两侦察员根本就不担心,他们要是敢去九间房,营长他们不把这些汉奸狗脑子打出来才怪!

以至于两位的心情都很兴奋。

除了后边没有人盯着指导,这一次侦察,与以往唐大狗手下那几个黑心的兵,带着他们从驻地去敌占区进行实地侦察训练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还不用过封锁沟不用躲炮楼。

哪怕是抓舌头的计划失败了,大不了回去不吹嘘而已。

至于不能活着回来...两侦察员压根儿就没想过。

因为治安军大部走了,对这种根本没办法进行全面戒备,到处是防守漏洞的小镇,没有炮楼自然就没有通电,更没有探照灯。

对于这种平原小镇,镇上布局几乎没太大的差别,所以两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大街上倒是不时有三五人一伙的巡逻队,也许是因为都知道伪军才大举扫荡过,而活动在这一带的八路武装工作队又才被吴团长安排的人围剿。

再说了,那些枪没几条,成天拿大刀梭标到处窜的游击队...哪里是经过鬼子顾问教官训练过的治安军的对手?

绕着小镇转了一圈的巡逻队根本没有仔细观察。

伴随着悉悉索索细微的脚步声远去,两人快带小镇东北面,一前一后一人提步枪一人提驳壳枪,弓起腰快速向小镇。

治安军向南去,治安军留在南边观察的人警惕性相对更高,所以两人才选择这个方向,相对来说治安军应该没那么多人手到处设暗哨。

小镇外边院子围墙连成一圈,一些院墙上开着的后门也早被汉奸堵死。

两人贴在坚硬的围墙停下来竖耳细听。

好半晌没有听到院里有声音,两人细不可察的嘀咕了两句,收起手里的驳壳枪插进腰间,一个黑影踩在另外一位背靠围墙的黑影交叉的双手慢慢攀上围墙。

围墙原本不太高,仍然有两米多,冷风从墙头吹过,攀上墙头的战士露出头仔细观察。

月夜昏暗,镇中临街的地方尚有灯火,稀稀拉拉,小院一家接一家,光线从空隙处四处散漫。

转身将后边的黑影拽过围墙,随着刺刀被拔出来时皮革与金属摩擦声,蹑手蹑脚的顺着院墙朝镇里摸。

两侦察员已经摸了好几个院子,都没抓到一个舌头,镇公所还有俩治安军呆在大门外岗亭,里边人声嘈杂,里边的人应该不少。

情况不明不敢贸然进去。

两人顺着围墙下的阴暗处摸向镇公所旁边不远的院子,院子里有光线,也有人声。

院子里二层小楼。

一层大门厚厚的布帘边缘透出一丝丝光线,屋里的人应该也不少,听声音应该是在赌钱。

屋里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

两侦察员一前一后,翻过围墙抽出驳壳枪,顺着墙根慢慢来到大门口,枪口慢慢挑起门帘。

“老子压一块,我赌这把开大!”一赌徒输红了眼。

坐庄的瞪了那赌徒一眼:“哎...我说你小子声音小点,你们老大下了严令不准赌钱。”

赌徒满不在乎:“吴老四都带着人走了,你一个做生意的...就少拿吴老大的话鸡毛当令箭使!”

庄家警告道:“既然你知道老子是做生意的,不是当官的,那规定可管不着我!真出了事你小子也挨揍!”

“呃...你信不信老子马上去给四哥举报,让大家以后谁也没得玩。”

庄家怒了:“你去啊?你不去你就是龟孙...是驴养的!”

“你娘的倒是来劲了...老子明天就派人把你们北边那暗娼窝子给端了!”

庄家忍不住转怒为笑:“呵呵,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你要是敢去,三天之内你不被你那些兄弟们打黑枪老子跟你姓!”

赌徒气得浑身发抖:“你...你...”

“你什么你?要下注就赶快,不下赶紧滚蛋...”

“老子不买大,改买小...”

“你是谁?呆在门口这干屁?”侦察员根本没注意到,旁边厨房屋里突然闪出来一个治安军。

月色下根本看不分明模样,那治安军以为是哪来看热闹的人,上前两步直接扯着正挑开门帘观察的侦察员膀子。

旁边提着驳壳枪的战士枪口对准了那治安军的后背,压下扳机,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开枪。

黑暗中那治安军转过头:“都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玩两手!”

那治军安根本没有怀疑,因为经常去八里营做生意的商队住在白道口镇!

商队不住八里营很正常,毕竟八里营那边的食宿比白道口镇要贵上一倍!

虽然都是靠着狗叛徒过日子,商队的人也在算计,一个人光吃饭食宿一天就能省上一块!

从北而来的小商队当然会节省下这一块钱,等天亮再去八里营又不误事儿!

那治安军拖着门口的侦察员直接进了屋,屋里烟雾缭绕,乱哄哄叫下注叫买定离手后悔的声音响成一片,根本没人理会从外边进来的三位。

“刘大膀子,我说你就算再上两次茅房也是输,噫...你这是从哪找了两个帮手?”坐庄的治安军刚来了通杀,兴趣正浓。

能在九营当侦察员,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有,治安军人多,这时候动手容易坏事儿。

前边的侦察员意识到那些治安军好像对陌生人并不怎么忌讳,立即将手中提着的刺刀塞进了袖子,转回头对后边那位摇了摇头,他觉得...倒是可以趁玩牌的时候先打听些消息。

后边那位正要举枪大叫缴枪不杀,手中的驳壳枪却刚好被前边的两人给遮住,看到前边那位示意,愣了一下,赶紧把枪插进后腰。

经验告诉他,赌钱的这些治安军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大烟味,看来,应该没什么威胁,他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

见来了陌生人,背向大门的几个治安军也转回头,立即像看肥羊一般看着一副老百姓打扮的俩侦察员。

一治安军简单介绍:“咱们这玩法简单,三粒骰子,你可以押单双,也可以押大小,四到十为小,十一到十七为大,豹子通杀,轮流作庄,不过当庄的得有十元筹码...”

就一个碗盘作盅,轮流作庄,看起来倒是挺公平。

“你刚来,只能认闲,一圈过后才可以作庄。”旁边另外一三角眼补充了一句。

有老秦在,九营当然禁止赌博,但有大狗那个班在,而砍九又经常出入九营,又怎么可能真的禁得了?

既然把九营当成自己人,平时在九营驻地也没钱可赌,每次赌博也都是赌烟。

每次砍九弄到的物资都会有侦察员配合运送,时间长了跟砍九自然也慢慢熟悉,某次砍九喝醉酒得意时,给经常到县城出侦察任务的侦察员们也传授过他自己珍藏的几种必胜绝技!

前边那位侦察员很幸运,偏偏就学过砍九的玩骰子必胜技!

前提是只当闲不当庄,只要遵循下注规律,每一把只押大小或者单双,在第一把是只押一个筹码,第二把押两个,第三把押三个,即下注玩的时候1、2、3,三把为一个回合,只要赢一次那就从下一把重新开始这个规律押注。

当然还有另外的押注规律1、1、3、5或者1、1、3、6。

没有人注意新来的这两位,他们只上了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在后边助威,顺便跟旁边的赌徒拉家常,前边那位每一次押注金额都不大。

时间不长,十多次骰盅开过,五块钱起家的侦察员面前就变成了八元!

------题外话------

当然,也可以下注筹码1、2、4、8玩,这种下注方式容易让赌徒心里失衡。

因为在珠海呆了五年,隔壁岛上的赌场都是庄家先摇盅后下注,轮盘更简单,如果没有特别大的筹码,庄家一般不会作弊,心态论平衡的话,这种玩法绝对只赢不输...除非你被庄家盯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本逃兵曾经被老家开私彩的列为了黑名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