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鹰”撒丫子全速奔逃,这辈子他就没像此刻这么狼狈,这般迅捷。

可让“猎鹰”绝望的是……纵使他已经是给自个儿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依然逃不出乌云扩散覆盖速度。

“差不多了。”看着对面百米外的大片乌云,唐宗翰满意点头。

紧接……“轰~”

伴着一道炸雷,天际银色匹链如同巨龙般洪泄劈下。

一道接着一道,密密麻麻,场面十分骇人。

狂奔逃窜“猎鹰”左躲右闪,闪电雷击过处,地表皆是被轰击出焦黑大坑。

这要是打在人身……结果可想而知。

奈何,纵使“猎鹰”反应再如何迅速,面对天际劈下的麻密闪电他还是无从躲避。

最后……一道山顶直挺挺砸在了“猎鹰”脑顶,电流瞬间贯穿人体。

“猎鹰”这次可没上次那般幸运了。

上次,唐宗翰身体重创,只能靠着自身气血勉励驱动“天雷噼啪轰”,期电击威力大为受限。

即便如此,还是叫“猎鹰”被雷了个外焦里嫩,昏厥当场。

可这次,唐宗翰状态完全恢复,真气催动的“天雷噼啪轰”电击力道十分强劲。

击中“猎鹰”,后者当场炸裂身亡。

郑振的第三波攻势随着远处空中乌云散去宣告破产。

郑振整个人都傻了,脑子嗡嗡的一片空白。

能不空白嘛,自己精心谋划的三部曲,每一步他都信心满满,认为可以毙杀唐宗翰。

然而事实是如此残酷,当初期望有多大,信心有多满……现在便是有多难堪。

还是华济世那家伙给的人太不中用了,这些个天赐良机都把握不住!!

郑振怨恨同时,心理也是紧张到了极点。

华济世的人如果说不中用,那他剩下埋伏在茶庄里的自己人……可就更不中用了!!

这是相当叫人绝望事情,更叫人绝望的事儿是……透过刚才唐宗翰一系列表现……郑振已经可以清楚确认男人实力彻底恢复。

重创状态唐宗翰尚且难对付,全盛状态无敌存在啊。

郑振瞬间对自个儿今日部署丧尸了信心。

“噗~”身后突然爆起一记闷哼喷血声。

郑振近乎本能扭脸后看,瞅见是“旗袍女”后方砰吐血水。

女人模样很惨,一身紧身战斗皮衣破损严重,唇角也是挂着血水。

不难看出唐宗翰适才真气震击给女人造成了不小伤害。

女人瘫坐在地,双手无力垂在地上,虽然没死,不过……情况不容乐观。

这一幕无形刺激了郑振。

想到自个儿完美部署又一次因为雇佣人不靠谱被破坏,他心理火气就蹭蹭上涌。

“妈的!!你还在那儿瘫到什么时候,给老子起来!!给老子干死唐宗翰!!”咆哮着手指唐宗翰,郑振脸颊赤红。

他没胆子跟唐宗翰叫嚣,只能是给一肚子火气发在“旗袍女”身上。

搁着过往,“旗袍女”岂容郑振如此对待?奈何,眼下的她连起身力气都没了,羸弱身子俨然成了待在羊羔。

“旗袍女”不动弹,郑振火气更甚!

“老子跟你说话你当放屁是吗?老子让你起来!!老子花钱雇你不是让你在这儿摊着的!!妈的!!起来!!草!!”健步冲到“旗袍女”近前,郑振是真的有些疯癫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旗袍女”就是一顿猛踹。

大头皮鞋鞋跟不断踹击“旗袍女”身子,踹的“旗袍女”不能自抑又是砰吐出数口血水。

眼神怒瞪郑振,“旗袍女”双拳攒的紧紧。

而她的举动再一次刺激了本就敏感暴躁郑振。

“你他妈还敢瞪老子!?他妈是老子花钱雇的你!!你个废物点心没能耐还敢瞪老子!?既然你这么喜欢躺着,那你给老子在这儿躺着吧!!”拔枪对准“旗袍女”脑袋,郑振作势就要开枪。

面对郑振怼向自个儿黑洞枪口,“旗袍女”无能为力,欣然闭上了眼睛。

只是你若仔细看,甚至可以见得其唇角挂着笑容,似乎完全不惧死亡。

“妈的!!死到临头还他妈跟老子在这儿装!!不怕死是吧?那你就去是吧!!”

“郑老大,这个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

低沉的嗓音不着一丝情感。

郑振闻声周身不由一颤,连带着握枪的手都跟着抖动。

猛的转过头,唐宗翰已经四平八稳坐在了凳上。

“不要动?你让我不要动我就不动?凭什么啊?这他妈是老子花钱雇的!!我想怎样就怎样!!没用的废物我想杀就杀!!”郑振咆哮。

唐宗翰不为所动耸耸肩:“如果你非要我给你个理由,那就是……从现在开始,她是我唐宗翰的人了。过去你想怎样我不会拦着,但从这一刻起,她是我的人,你动不得!”

“草!你傻了吧?脑子进水了吧?她是你的人?她他妈是老子雇来杀你的人!!前天茶庄,昨天晚上行刺,还有今天……她三次暗杀你……这种人你确定还要护着她?”郑振嬉笑,不可理喻。

唐宗翰平适道:“他要杀我很正常啊。杀手的工作就是帮雇主解决麻烦。我和她没有愁怨。她只是受人雇佣,赚的刀尖添血的钱。真正想杀我的人……呵呵,应该是郑老大才对吧?

某种程度,她帮你进行了三次暗杀,尽管都失败了,但还是挺敬业的。

你这样对一个敬业的人拳打脚底,喊打喊杀……未免有点过河拆桥过分了吧?”

“唐宗翰,你倒是挺会体谅人啊。横竖都是一张嘴是吧。老子就过河拆桥了怎么了?别跟老子在这边阴阳怪气的扯东拉西!!老子花钱雇了她!没达成老子要求……他就得死!!谁都别想拦住!!”

“哎哟,郑老大,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这个人呐,就喜欢爱管闲事。我最受不了敬业人受苦。尤其是被那些个无良老板打压。你说这些无良老板吧,自己吊儿郎当,屁能耐没有,遇事儿指挥躲在后面指点江山,人都见不着,只会马后炮!呵呵,郑老大,你说这种老板该不该死?”唐宗翰意有所指。

郑振不是傻子,怎会听不出对方对他的嘲讽?

“唐宗翰!!今天老子这个当老板的就要给这儿废物点心宰了!!”郑振被唐宗翰激的已经很难保持理智了。

“你敢!”多的废话没有,唐宗翰淡漠道出两个字儿来。

可偏偏就这两个简单字眼却是叫人由心而发感到恐惧。

郑振持枪的手颤抖个不停,食指明明扣在了扳机上,现下只消稍稍用力,枪击便能放倒“旗袍女”。

奈何,郑振却始终未能扣动扳机。

僵持数秒后,郑振最终还是放弃了枪击,转而给枪口怼向了唐宗翰。

“唐宗翰!!市里地盘你要抢,老子的家务事你也要管,你他妈是不是有点太不要脸了?”

“呵呵,郑老大这话怎么说的?真要论不要脸,我怎敢和郑老大比呢?郑老大,枪我劝你还是放下吧,这玩意对着我我心慌。我一心慌紧张万一做出啥出格事情就不好了。”唐宗翰笑眯眯回道。

郑振闻言,径自吞咽口吐沫。

他自然清楚唐宗翰话里意思。

反器材具击枪尚且不能要了唐宗翰小命,何况区区一把小手枪。

可就这么放下,郑振脸往哪儿搁?

再者说,枪再怎么说都是武器。

有这玩意在手甭管有用没用,最起码心理踏实点。

“郑老大,我是真心为你考虑。真不行,你就抓紧开枪,给里面子弹打光了事。你这么干举着……你不累我看着都累呀。”

郑振一口老血都快给唐宗翰气喷出来了。